话题就此打住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想深入探讨,也压根不想掺和黄平野的明争暗斗。

    高秃子家族是个特例,主动欺负到家门口,哪有不还击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野妹,给唱首歌呗!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请吩咐,只要我会的就行。”野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那首,吹啊吹啊,我的骄傲放纵……”牛小田哼出了跑调的旋律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野妹大笑,随即拿起吉他,大声地弹唱起来!

    小院里飘满了歌声,牛小田也跟着唱,摇头晃脑,神情陶醉。

    可惜,原本美好的旋律,就这么被不和谐的嗓音给破坏了。

    当网红也不容易,野妹闲暇时间都在练吉他,说是一放下手就生。

    牛小田听着小曲,干劲十足,找来艾草、茅香、白芷等材料,制造了一批普通符纸备用。

    又翻开《秘术拾遗》,找到驱使幻刀符的咒语。

    在死又生那里,还得到了两张幻刀符,可以用来攻击刺猬仙。

    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,牛小田漫不经心地接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牛大师吗?”

    话筒里,传来一个陌生中年女人的声音,略带着沙哑。

    “是我,你哪位?”

    “俺叫孟山芹,三湾村的。”

    “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家里闹鬼,牛大师,可得救救俺们。”孟山芹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从哪儿知道我的手机号?”牛小田谨慎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杨水妹啊!她跟俺说,你就跟她兄弟一样!”

    看在给自己拉活的份上,就不理会杨水妹在外吹牛的事了,牛小田放下心来,又问:“啥样的鬼,咋个闹腾法?说详细点儿。”

    孟山芹讲述,她男人名叫吴礼河,采山的时候挖药材,无意间挖到一座坟。

    看到腐烂的棺木,当时吓一跳,连忙又给重新盖好土,还跪下来磕头祷告求原谅。

    本以为,礼多鬼不怪,况且其他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两天,一到半夜,屋内就格外冷,然后就隐约看到一个白影,像是个穿裙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飘来飘去,像是蝴蝶,还留下了白色的痕迹,形成了六个字,挖人坟,以命还。

    两口子吓尿了,拉开灯,鬼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可是关了灯,不知道何时又出现,最恐怖的一次,居然就躺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看清鬼脸了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听到鬼哭吗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这鬼不算很凶,这样吧,明天上午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牛大师,你今晚不过来,俺可咋办?”

    “开一宿灯啊,还能咋办?”

    牛小田没有马上行动,不能断定那只刺猬仙,晚上会不会再来,留下一家子女人,可对付不了它。

    “牛大师,你要是今晚能过来,俺给五百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明天,还得一千的费用。”

    “忒贵了吧!”孟山芹心疼的声音都在颤。

    “嫌贵就算了,正好我也没时间,多少人都排队呢!我姐,杨水妹,没告诉你?”牛小田嘘呼道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孟山芹,停顿了有五秒钟,这才答应道:“一千就一千,明天上午,俺们等着你。牛大师,你可千万要来啊!”

    赚钱就是这么容易!

    牛小田认为,驱赶这样灵力平平的怨鬼,简单至极,两道符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正好,牛小田也想再去一趟三湾村,看看能不能再找点寒玉蜘蛛,最近使用频繁,存货也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一晚,刺猬仙没来,白狐当然也不敢出去探查,唯恐一不留神,就被刺猬给扎成了漏斗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一件事,牛小田疑惑道:“白飞,不对劲啊,我想起来了,你们狐狸才是刺猬的克星。”

    “拼法力的时代,哪有的事儿,当然是强者为王。”白狐讪笑。

    民间说法,刺猬最怕狐狸,因为狐狸的屁,杀伤力极其强大。

    狐狸一个屁崩过去,刺猬便晕倒在地,然后便被掀过来,开膛破肚,吃得只剩下带刺的皮。

    “别蒙我,你的屁,一定能熏晕刺猬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,我修到这个地步,不吃五谷杂粮,也没有屁啊!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开始吃,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太粗俗了,跟一名优雅的狐仙,谈论放屁,本狐的脸都要羞红了。”

    白狐推三阻四,极不情愿,心里想,其实不用这么麻烦,只要内丹在,本就有跟刺猬仙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“大敌当前,啥手段都得用。别矫情,说吧,怎样才能让你臭屁连连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要是跟它正面接触,不等放屁,就被抓走了。”白狐很崩溃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用你对战,可以在*后面绑个塑料袋,将屁搜集起来,味道还在就行。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老大,跟着你,三观尽毁啊!”白狐叹息连连。

    “总比丢了小命要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赶紧想办法放屁!你还真想嫁给他啊?”

    没法子,白狐只能提供了放恶臭屁的配方。

    黄豆、黑豆、绿豆、豌豆和红小豆,碾碎后混合一起,为了口感好些,可以适当加入点虫子。

    当然不需要臭屁收集设备,白狐能够在体内存储臭屁,保存期可长达三个月,做到延迟释放。

    而且,白狐也有信心,让臭屁的范围,覆盖几十米的范围。

    到时候,现出原形放个屁就跑。

    牛小田心花怒放,只要能把刺猬仙一个屁干倒,就可以用破体锥,迅速将它扎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兴许,还能再得到一颗珍贵的内丹!

    郁闷不已的白狐,早早结束了聊天,回了养仙楼,冲着女鬼丫鬟,一通乱发火。吓得三只女鬼,差点又死一次。

    上午,白狐又被牛小田叫出来,一起去三湾村驱鬼。

    感应鬼魂方面,白狐更为专业。

    如果孟山芹家的女鬼,白天就藏在家中的某个阴暗角落,白狐立马就能发现,也省得拿着量人镜到处找。

    为了一千块钱,开着豪车,似乎太装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决定还是低调出行,选择骑摩托,也带上黑子,上次寻找寒玉蜘蛛,黑子就立下了大功。

    双肩包里,藏着一只白狐狸,摩托车的后座上,站着一只大黑狗。

    牛小田以极其拉风的方式,骑着摩托上路了,一路吸引了不知多少眼球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