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黑子现在的分量,跟一个大人差不多,还有生长的空间。

    已经展示出不同凡响的一面,站在摩托车后面,稳如泰山,以深邃的目光,看着四周的景色。

    但在白狐看来,黑子有牛小田的袒护,还有巴小玉的细心呵护,稚嫩有余,野性还不够,应该多锻炼。

    最好能与狼群一战,在战斗中多积累搏击的经验。

    另外,黑子的体质亟待改造,当一名看家狗,是没有前途的。

    一路来到青云镇,摩托车转向,赶往三湾村。

    天空渐渐阴了下来,飘起了小雪,迎面吹来的风,带着冬季才有的寒意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并不觉得冷,进入真武三层,御寒能力明显提高。

    从死又生那里得到的补气丹,也让身体热量积聚不散,始终保持着温热,难怪这货可以躺在棺材里睡觉。

    三湾村到了!

    牛小田拨通了孟山芹的手机,询问具体地址。

    孟山芹回复,就在村西头,山脚下,朝东开门开窗的三间砖房,门前有个长条石凳。

    石凳上有她男人的名字,吴礼河!

    东北民居设计,多是坐北朝南,这种不同走向的房屋,很容易找到。

    原地转弯,牛小田飞快地骑着摩托,很快到达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没看见有人站在门前迎接,大门却露着一条缝隙,里面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果然有个长条石凳,上面用粉笔歪歪斜斜三个字,吴礼河。

    不像是孩子写的,有必要自报家门吗?

    难道说,是其他江湖术士给的辟邪之法?

    当牛小田绕到石凳的另一侧,却隐约看到了两个字,危,敬。

    啥意思?

    正在琢磨,白狐的话语传入脑海。

    “老大,屋里有六个人,五男一女,一个男人被捆着手,女的在另一个屋里偷偷哭呢。”

    奶奶个腿的,闹鬼子虚乌有,居然是个陷阱。

    再琢磨那两个字,牛小田突然懂了,对孟山芹夫妇的恼恨,也消除了大半。

    危,危险。

    敬,应该是没写完的警字。

    连起来,有危险,报警!

    孟山芹两口子被人挟持了,性命攸关,这才打电话将自己诓来,也是被人逼迫的。

    不用怀疑,这伙歹徒的目标,就是牛小田。

    应该是怕牛小田找不到,一再打电话联系露出马脚,这才让孟山芹出来写上字。

    而孟山芹良心未泯,偷着留暗号,慌乱之中,没有写完。

    黑子也很警觉,眼睛注视着院内,耳朵不停动着。

    “黑子,在这里等着,出来人就咬,锻炼野性的时候到了。”牛小田拍拍黑子的脑袋嘿嘿一笑,大踏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四名歹徒,不足为惧!

    牛小田自信能够轻松搞定。

    院子里很安静,不是没养狗,旁边的仓房上,挂着一张新鲜的狗皮。

    可怜的狗狗,保护主人时多叫了两声,就被恶人害死,变成了热腾腾的狗肉。

    牛小田正在感叹,嗖嗖,两柄钢锥从左右窗口中射出,快似疾风,直奔胸口和面门。

    猛然侧身,牛小田轻松躲过,然而,又有两个圆溜溜的珠子,再次袭击而来。

    小把戏!

    牛小田不以为然,双脚在地面平移,再一次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珠子落在地上,爆裂开来,居然流出了液体。

    是硫酸!

    兔崽子们,还真是够狠,要是刚才打破珠子,肯定要被飞溅到身上,搞不好就成了麻子脸。

    攻击并未结束!

    钢锥和珠子再次袭来,四名歹徒同时展开进攻。

    牛小田左躲右闪,终于靠近了房门,猛然飞起一脚,直接将房门踢开。

    一秒,两秒,三秒!

    咣当一声,一块大石从空中落下,砸的地面都抖了几下。

    居然设计了机关,没少费脑筋啊。

    还没完,一个铁链系着的铁锤,随之抡了过来,速度极快,硬生生将牛小田逼退好几步。

    太生气了!

    牛小田腾空跃起,一脚踢在铁锤之上。

    铁锤立刻飞了回去,趁着空当,牛小田已经稳稳落在屋内。

    铁锤继续荡来荡去,发出呼呼的风声。

    四名壮汉,清一色黑衣打扮,出现在东西屋的门口。

    一手拿着小型的弓弩,一手握着雪亮的匕首,齐齐对准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一声惨叫传来,一名黑衣壮汉,被同伙的匕首,刺中了大腿,顷刻间鲜血便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面的两名壮汉,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又是惨叫!

    同样的戏份表演,对面的一名壮汉,也被同伙刺中了手腕,弓弩啪的一声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白狐出手了,轻易入侵了两人,让他们莫名其妙地攻击同伙。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一笑,抽出蛇皮鞭,啪啪啪,声音悦耳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四名壮汉愕然发现,两手空空,弓弩匕首全部落地。

    眼中尽是惊恐之色,两名壮汉掉头进屋。

    很快,哆哆嗦嗦的吴礼河和孟山芹就被分别推了出来,挡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吴礼河被反绑着手,孟山芹虽然没被*,但脸上好几道清晰的手掌印,眼睛更是肿成一条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把精巧的小刀,就压在两人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牛,牛小田,快束手就擒。否则,立刻杀了他们。”一名壮汉不自信的威胁着。

    “嘿嘿,杀人的是你们,跟我何干。”牛小田满不在乎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,就是因为你而死,你,你得愧疚一辈子。”壮汉继续威胁。

    “他们死不了,但是你们,必须剥一层皮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容收敛,就见挟持人质的两人,突然被同伙大力板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接着,牛小田的身影宛如鬼魅,迅速冲过去,将吴礼河夫妻一把拉过来,顺势拽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一场精心布置的陷阱,彻底被破除了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牛小田展开了暴打模式,不能打死,只用了五分气力。

    哀嚎声不绝于耳,眨眼间,就有三名壮汉被放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打你们,真是脏了老子的手。”牛小田极度轻蔑。

    这时,唯一站立的那名壮汉,不地道抛弃同伙,撒腿便冲了出去,速度赛过活兔子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壮汉刚出院门,就见一个黑影迎面扑来,挡住了所有视线。

    还没看清,壮汉就被撞倒在地,紧跟着,一张长满利齿的狗嘴,冲着他的脖子就咬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壮汉惊恐大叫,拼命侧头!

    肩头传来剧痛,一块皮肉,就被黑子生生撕扯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