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疤壮汉的手,已经是血肉模糊一片,异常费力地从兜里捏出手机。

    顺利操作手机的难度很大,也只能放在地上,使用一指禅。

    找到高三毛的号码,刀疤壮汉猛吸两口气,这才壮着胆子拨打。

    提示音,对方已关机。

    “打不通。”刀疤壮汉如释重负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真他娘的是个孬种!”牛小田骂道。

    “三,三爷经常换号码。”刀疤壮汉努力挤出可怜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牛爷爷在此,哪来的三爷?喊三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三,三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三孙子,有事冲他牛爷爷来,别连累无辜,算什么英雄好汉。”牛小田极度鄙夷。

    “一定转达。”

    刀疤壮汉拱着肿成猪蹄状的手,使劲咳嗽几声,居然吐出了一颗带血的槽牙。

    就这样吧!

    牛小田命令壮汉们,将兜里的钱和手机,全部都掏出来,连个钢镚都不许留。

    随后一脚一个,将他们踢了出去,关闭院门。

    天空下着雪,壮汉们凄凄惨惨,相互搀扶着,逃离了三湾村。

    地上的钱,差不多有五千多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要,全部塞给了这对夫妻,补偿下他们的损失。

    高三毛在设计暗器方面,确实具有一些天分。

    弓弩改造过,形状小巧,力道更足,还能折叠。

    稍感不足,射程近了些。

    匕首里面安装了弹簧,可以伸缩长短,而且也足够锋利。

    将屋里的大石,以及铁锤都搬出来,扔在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暗器、凶器和手机都塞进双肩包里带走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进屋坐下,点起一支烟,跟吴礼河夫妻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前天晚上,四名匪徒突然闯入家中,挟持了这对夫妻。

    看家狗不停叫唤,让他们反感,于是便杀狗炖肉,更丧心病狂的是,还逼着夫妻二人也吃了好几块。

    昨天,匪徒们设计好机关,便逼着孟山芹给牛小田打电话。

    家中闹鬼的故事脚本,也是匪徒们提前编好的,还为此很得意。

    “是编得不错,连杨水妹都搬出来了。”牛小田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提到水妹,也是希望牛大师能打电话向她求证下。”

    孟山芹哭丧着脸解释。

    因为,三湾村的人都知道,吴礼河从不去采山,家里有一项赚钱的副业,种植食用菌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稍感后悔,要是跟杨水妹通了电话,今天大概率就不会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留下吃午饭,牛小田安慰夫妻一番,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在村里的食杂店,买了些熟食填饱肚子!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黑子,骑着摩托车继续向南,来到了三个月牙状的大型池塘。

    进入冬季,四野荒凉,这里更加寒气逼人,池塘的水面上,还升腾着一层薄薄的雾气,透着些神秘的色彩。

    四下无人,白狐也在地上现出身形,抖了抖蓬松的毛发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里是寒泉,冰寒刺骨,万物不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是寒泉,里面没鱼,也不能浇地,没啥用的泉水。咱们这次过来,主要是找寒玉蜘蛛,能解百毒,用处大着呢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既然叫寒玉蜘蛛,其耐寒能力极强,现在的季节,百虫或隐遁或消亡,而这种蜘蛛,恰恰是活力最强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老大,寒泉呢,也不是随便形成的,肯定有制造寒气的宝贝。”白狐分析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眼睛立刻亮了,连忙问道:“宝贝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哪儿知道,估摸着,也应该在寒泉的发源地。”

    发源地?

    可能在山里,寻找太难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可没有愚公移山的精神,只能遗憾放弃了探宝的想法。

    等修为到了高级阶段,再琢磨这件事儿吧!

    “老大,寒泉对兽仙有杀伤力,我以前就很少过来。不如带回去一些,对付那只臭刺猬。”白狐给了个建议。

    “扯淡吧!带回去,那还叫寒泉吗?还是老老实实攒你的屁吧!”

    “水凉不凉的不重要,主要是水中的气息,会让兽仙感到极度不适,行动速度缓慢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发现,白狐所处的位置,一直距离泉水较远。

    有道理!

    先找寒玉蜘蛛再说。

    如今的黑子,感觉更灵敏,它不是兽仙,也不怕泉水的寒意。

    不用吩咐,黑子已经开始行动了。

    很快,就发现了一只寒玉蜘蛛。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小瓶子,准确地装进去,摇晃几下,寒玉蜘蛛便死在里面。

    忙碌了半个小时,抓了几十只寒玉蜘蛛,收获相当可观。

    让黑子等在原地,牛小田骑着摩托,重新返回村里,买了一根绳子,又买了两个塑料桶。

    蹲在寒泉旁边,牛小田用绳子将塑料桶绑好,小心翼翼灌了些水,用盖子封严严实。

    一人一狗,两个水桶。

    摩托车发生超载,排气筒里冒出了黑烟。

    雪开始变大了,纷纷扬扬,铺天盖地,牛小田和黑子一道,骑着摩托,顶风冒雪,呼啸着按照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时,天色已经快黑了!

    看到披着一身雪的牛小田,安悦心疼不已,连忙拿着鸡毛掸子出来,替他拍打,不由埋怨道:“小田,你现在两份高工资,城里的白领也没你活得滋润。不愁吃喝的,用得着这么出去拼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跟钱无关,术士嘛,扶危济困,替人消灾,实乃我辈之本分。”牛小田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你就是入错了行。”

    “姐可别嫁错郎。”

    “没正经的。”安悦翻了个妩媚的白眼,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女将们也跑出来,将水桶搬到仓房里,都嚷嚷天气真冷了,提桶水都冻手。

    那是寒泉!

    牛小田不免叮嘱,谁也别碰桶里的水,留着有用的。

    喜欢养狗的巴小玉,又去帮着黑子梳理毛发,长时间接触,她已经获得了黑子的绝对信任。

    都有农村生活的经验,天气冷了,不用特意安排,女人们便升起了火炉子,带着两侧的火墙,也是热力四射。

    屋里暖如春日!

    牛小田先在炉子上烤烤手,这才进屋换了干爽的衣服,出来坐在餐桌旁。

    刚操起筷子,准备吃饭,一阵手机*,从里屋的双肩包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返回屋内,还关严了房门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