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道说,父母还活着?

    不,这纯属天方夜谭,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东山的坟头还在,虽然牛小田从不去祭拜,却清楚位置在哪里。

    更何况,火化推行多年,父母早就化为了骨灰,住进了两个小盒子里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,小田的救济金给了吗?”闵奶奶又问。

    “一直给着呢!对了,您老今年涨了百分之十,生活有困难,就跟村部反应。”安悦随口应和,不能计较一个糊涂老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嗐!一个老太婆能吃多少。安主任,小田该娶媳妇了!”

    “他不愁媳妇的,都排着队呢!”

    “得挑个*大好生养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的小的都有!”安悦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结婚就赶紧要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嘿嘿,让安悦缠着吧!

    牛小田炉子已经点上了,很快屋里就会温暖起来。

    老人家爱忘事,以后这活得交给巴小玉。

    随后,又拿着扫帚开始扫雪,将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,怕老人出门滑倒,又铺上些草帘子。

    本以为,安悦会黑着脸出来,却是红着脸。

    “姐,不对劲啊,老人家跟你说啥了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这老太太,不知道怎么了,突然就喊上田儿媳妇……”安悦脸色更红,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别介意啊,老人家迷糊,上次夏花来,她也当成了我媳妇。”牛小田呵呵一笑,饶有兴致地又问:“还说啥了?”

    “老封建!”安悦埋怨一句,撇嘴道:“她居然还问,那晚炕上,有没有铺一块白布,什么梅花一类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瞪大眼睛,随即发出了一阵爆笑。

    “笑个头!”

    安悦瞪起眼睛,抓起了个雪球,直接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打不着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在前面跑,安悦在后面追,雪球一个个扔来,打在身上也不疼,两人的笑声,铺满了村路。

    安悦去了趟小卖店,买了两包姨妈巾,这才跟牛小田一起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西屋,响彻着雷雨般的搓麻声,四个女孩正撸着袖子酣战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东屋躺下,安悦伸手过来,勾住牛小田的小手指,闭上了眼睛,很快进入了梦想,嘴角还挂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刺猬又来了。”白狐的声音传入脑海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?”牛小田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没靠近,就在后面的路上转悠呢!”

    白狐报告了准确位置,牛小田却不想主动出击,显而易见,不可能抓到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使个美人计,先宽限几年再过来?”牛小田调侃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要动了心,我逃都逃不掉的。”白狐气哼哼道。

    “安全范围内聊几句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聊个屁,他说话慢的像是便秘,能急死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聊过,你咋知道他说话慢?”

    “刺猬都这个德行,不光说话慢,脑子也慢。”白狐不以为然,动物们的脾气秉性,它可比牛小田清楚多了。

    “多探查点,一旦这货接近院子,立刻告诉我。”牛小田一边看着小说,一边吩咐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,他像是在踩点,寻找合适的进攻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它除了扔自己身上的刺,弄点儿大雾,还有什么歪门邪道的法术吗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兽仙嘛,都擅长意识攻击,刺猬也不例外。你要是没有那张护体灵符,肯定会被他搞得晕头转向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它也是拿我没辙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不可大意,他最厉害的法术,是种刺。将一根小刺,悄悄藏进你的身体里,然后,它就可以控制这根小刺,扎心扎肝,扎血管扎脑子。”

    哦。

    牛小田神色淡然,其实是看小说溜号了,没听清白狐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老大,能不能认真听我说话?”

    白狐*,还飘过来挡住了手机屏幕,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一惊,这玩意就太恐怖了!

    一根刺藏在内脏里,还会移动,几乎是难以排除的。

    取出一颗化气丹,扔在炕上,白狐立刻现出原形,一口吞了,舔着小舌头,意犹未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咋防备刺猬仙种刺?”牛小田给完了甜枣,立刻提问。

    得了好处,白狐没有保留,说出了防备方法。

    普通人嘛,不必担心,刺猬仙是不会给他们种刺的。

    因为种下没多久,人就挂了,得不偿失,还积累了天谴。

    啥叫积累天谴?

    简单说,就是夺人性命,招来雷劫。

    兽仙杀人越多,就越容易遭雷劈。

    所以说,如果没有深仇大恨,兽仙通常都不会杀人的,最多是捣乱折磨人。

    刺猬仙种刺的目标,一定是牛小田。

    正所谓病从口入,只要不喝敞开杯子里的清水,就不会被种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牛小田最好喝瓶装的纯净水和矿泉水。

    “简单,明天买几箱矿泉水回来。”牛小田放松道。

    “喝完就盖好盖子,别离身。”

    “白飞,我越来越喜欢你了。”牛小田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讨厌啦,人家都害羞了!”

    白狐嗲声嗲气,糖度五个加号,牛小田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连忙吩咐它好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从明天开始,每天给我一颗化气丹好不好?”白狐商议道。

    “吃那么多,不怕撑死啊!”

    “化气丹会让我的气息变淡,只要刺猬仙探查不到我,可能就会放松警惕。”白狐给出了理由,真假难辨。

    牛小田还是选择相信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心里不由感叹,养狐仙也很费钱,还得多赚。

    刺猬仙在外面了转悠了两个小时,然后就消失了,并没有发起任何进攻。

    按照白狐的说法,这只刺猬是想闯进屋里来的,避妖符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,没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第二场雪,依然没留住,只是半天的光景,就在阳光下融化了。

    滑雪基地的建设工程,已经快速展开。

    李工亲自登门,给牛小田送来一堆礼物,盒装的烧鸡、塑封的酱牛肉、饼干糕点等等。

    感谢牛顾问的提醒,他去了医院检查,确实出现了肾炎的症状,还好发现早,完全可以治愈。

    病因是熬夜喝水少,作息不规律导致的。

    送走李工,牛小田又去食杂店买了两箱瓶装矿泉水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就看见一辆蓝色的小轿车开了过来,下来一名妖娆的女子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