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狗叫,巴小玉过来打开院门,一看到这个女人,立刻就拉脸了。

    正是安发房地产公司董秘舒婉,之前养鬼的那位。

    “是舒秘书啊,真是稀,欢迎光临寒舍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则是笑容满面,上前嘘呼着,送钱的来了,就该气。

    “牛大师,打扰了!”

    舒婉展颜一笑,媚态少了,多了稳重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舒婉秀眉微蹙,也是没想到,堂堂牛大师,居然就住在如此普通的乡下民宅里。

    很快,舒婉就觉得,实在小瞧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房子虽然一般,可同住的都是美女。

    夏花、冬月还有野妹,看起来都长得不错,还很有城市范。

    黑子叫得很凶,舒婉吓得往后躲,牛小田连忙喝退,笑道:“别介意啊,它在你的身上,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哦,传说黑狗辟邪,看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没理这个茬,做了个请进的手势,院子里冷了,只能到东屋落座。

    炕边的红布蒙着一件东西,看起来有点瘆人,舒婉不由一惊,下意识坐远了些。

    她哪里知道,之前的那些鬼友们,就住在红布下方的小竹楼里,正在伺候一名自以为是的狐仙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,带了一万块钱,不知道够不够?”舒婉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熟人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请牛大师帮帮忙吧,我想回归正常,开始新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要相信你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点点头,又正色道:“舒秘书,治疗方法有点特别,病不忌医,多担待吧!”

    “我能接受!”

    在舒婉身上,依然能看到阴气,道理相当简单,养鬼后,她的身体就呈现开放的状态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的鬼友被带走了,但肯定会被其它的孤魂野鬼惦记。

    鬼都是很闷的,也想找人聊聊天,诉诉苦,以免生前的怨气不断累积。

    舒婉坦诚讲,这几天过得很难受,不只是因为失去鬼友,她总能感受到身边有鬼魂的存在。

    看不清、摸不到,这恰恰是更恐怖的。

    晚上睡不好,白天就没精神,工作上还差点出错。

    实在受不了,只能请假来求助牛大师,希望能得到真正的解脱。

    处理舒婉的病情,培元固本是第一步。

    从巴小玉那里,要来一颗女版的强武丹,端来一杯清水,让舒婉当场服下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舒婉的眼睛就亮了,身上也觉得格外轻松,还有热流在涌动,渐渐遍布各处。

    体内的阴气,就这样被排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真神,我感觉已经好了!”舒婉露出了笑脸。

    “不彻底。”牛小田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舒秘书,脱了上衣,露出后背,我需要在你身上,刺一道避阴符,这样一来,鬼魂就不敢靠近了。”

    嗯!

    这方面,舒婉很大方,立刻脱下了套头的羊绒衫,露出了红色的内衣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将巴小玉也喊了进来,作为旁观者。

    就像是妇科男医生,做检查时,身边总要跟着个女*。

    舒婉理解,按照要求,趴在铺好的被子上,随后单手解开了后面的扣子。

    一片雪白!

    牛小田揉揉眼睛,取出银针,蹲在炕上,全神贯注,继而运针如飞,一针针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类似鬼头的符箓,便以针孔的形式,出现在舒婉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痛感必不可少,好在舒婉提前吞服了强武丹,能够忍得住,只是发出轻微的哼声,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。

    微微渗出的血珠,迅速敛去,皮肤依然白皙如玉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收好银针,放松地点起一支烟,舒婉快速穿好衣服,忙不迭从包里取出一捆钱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将钱塞到枕头下面,牛小田问道:“舒秘书,那三个养鬼罐,从啥地方得到的?”

    “从书上看到养鬼的知识,我也是到处寻找。后来,在丰江市古玩城里,看到了这三个陶罐,每个十万的价格买来的。”

    想想,舒婉还是觉得肉疼,这么贵的东西,就这样被牛小田毫不气地带走了,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“谁卖的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那个店铺叫做奇宝阁,掌柜是个中年人,名字我忘了,说拜过道家*,不知道现在还开不开了!”舒婉不隐瞒道。

    “三只鬼又是哪里找到的?”

    “哦,买陶罐自带的,都是美女呢!”

    “以后,都不要再接触这个人,遇到了快点躲。”牛小田正色道。

    舒婉笑容僵住,连忙问道:“难道那人还会找上门来?”

    “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听大师的。”

    闲聊几句,舒婉便告辞离开,开着车离开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奇宝阁!

    养鬼卖鬼,这钱赚得相当*,品行败坏。

    牛小田记住了这个名字,下次再去丰江,一定要登门拜访下。

    先解决那只讨厌的刺猬。

    牛小田找来五种豆类,全部捣碎混合一起。

    找虫子太麻烦,于是买了点蚕蛹,混合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种独特的放屁食丸就这样制成了。

    白狐含着眼泪,吃下了一颗,心里将牛小田悄悄骂了不知道多少遍。

    处理了寒玉蜘蛛,得到解毒药粉。

    牛小田忙忙碌碌,对这些事情兴趣盎然,不知疲倦,俨然已经忘了,自己还是加工厂的厂长。

    晚饭时,安悦不得不提醒,

    “小田,明天上午,崔兴富带人来视察工厂,你必须得到场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早点起。”牛小田答应道。

    “野妹有时间吗?”安悦又转头问。

    “有,每天都有时间的。”

    野妹连忙回答,目光却看向了牛小田,重大事项安排,还要听老大的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“咋了,崔兴富还是追星族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吧,也想见见野妹,感谢她为加工厂做宣传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野妹就去一趟吧,给钱就收着哈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以为然替野妹答应。

    野妹也挺开心,不拿钱白吃白住,打麻将还总赢夏花冬月的钱,心里总归有点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能为工厂做点贡献,不至于被说是吃闲饭的。

    这晚,刺猬仙没来,不知道在憋什么阴招。

    次日,牛小田带着秘书巴小玉和网红野妹,连同安悦一道,驱车赶往加工厂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