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兴旺山特产品加工厂,已经正式投入运营。

    遍地都是穿着工作服的村民,成为一名光荣的工人,个个胸脯挺得老高。

    见到牛小田,无不是笑脸相迎,牛厂长的称呼此起彼伏连成动听的乐章。

    吃水不忘挖井人,这份工作福利,都是牛小田带来的。

    作为主管收购和加工的副厂长,季常军最为忙碌,大嗓门隔着很远都能听到,时不常摆一个挥手的动作,俨然把自己当成了统领全军的大将军。

    身为监事的林大海,也经常过去帮忙,在稳定人心方面,也起了很大作用。

    提前收到了上级视察的消息,整个工厂都打扫得一尘不染,一些都是崭新的,充满了活力。

    野妹的到来,并没有引起轰动,因为提前收到了警告。

    牛小田背着手,先在工厂巡视一圈,这才带着大家,等在了大门口。

    九点半,三辆豪车远远驶来,正是崔兴富带着集团领导来到。

    从车上下来,崔兴富立刻上前跟牛小田热情握手,精神状态相当不错,满面红光,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“崔先生,看你这气色,最近一定是发财了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很顺利,签订了几个国外大单,加工厂的产品,非但不愁卖,简直是供不应求。”崔兴富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祝贺崔先生财运滚滚!”

    “共同发财!”

    这次,集团来了七个人,崔兴富分别进行介绍,都是重要岗位的高层管理人员。

    安悦也介绍了厂领导班子,崔兴富逐个握手,象征性地夸了几句,其实,也不太在意用谁。

    寒暄几句后,一行人便开始参观厂房。

    牛小田和崔兴富并肩走在前面,煞有其事的摇着手介绍厂里情况,相当有领导派头。

    “小田兄弟,你知道替身入鬼这种法术吗?”崔兴富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容收敛,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,反问道:“崔先生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崔兴富尴尬一笑,“过一会儿,到你的办公室详谈。”

    替身入鬼,是一种非常*的法术。

    如果某人命中注定必死,施法者可以找人替他去死,如此,这人还能继续活着,享受人间的富贵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找替死鬼的法术。

    《秘术拾遗》记录了详细的操作方法,而《灵文道法》中,却对此提出了严厉警告,不可使用,有违天道,必遭天谴!

    崔兴富前来视察,不过是走个过场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还是有求于牛小田,涉及私密,不得不当面拜访。

    一行人很快看完了厂房,崔兴富表示非常满意,始终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同行的集团高层,倒是挑出几个小错误,都无伤大雅,能改则改,不改也行。

    安悦连忙记录下来,表示一定尽快全部整改完毕。

    总之,满意度能打九十分以上。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五楼的会议室坐下,崔兴富盛赞,兴旺加工厂在牛厂长的带领下,管理有序,稳步发展,必将创造一个又一个的辉煌。

    掌声此起彼伏,接连不断。

    牛小田洋洋得意,好领导就该这样,不必凡事亲力亲为,善于用人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当然,牛小田还是首推安悦的功劳,这位村主任兼常务副厂长,兢兢业业,呕心沥血,新一代女强人的典范。

    掌声再送给安悦!

    随后,崔兴富宣布了两件事。

    首先,集团方面综合其他工厂以及市区平均工资,认为兴旺加工厂的全体人员,薪酬偏低。

    集团决定,一律上浮百分之十!

    掌声如潮,涨工资是天大的喜讯,每个人都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容最灿烂,他当然是涨工资最多的那个,起身代表全体职工,向集团表示由衷的感谢。

    其次,网红野妹运用自身影响力,宣传加工厂,起到了很好的社会反响。

    集团决定,奖励十万元,这笔钱从集团账户上出。

    野妹也是喜出望外,这是她一次性收到的最高的一笔收入了。

    崔兴富起身跟野妹握手,然后两人面向镜头,咔嚓一声,合影完毕。

    时长半个小时,会议结束。

    中午食堂就餐免了,崔兴富让其余人在车里等着,却跟着牛小田来到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进屋就表示不满,屋子太小,装修太普通,办公家具档次也过低。

    “崔先生,厂子还没盈利,不好铺张浪费的,我觉得挺好,宽敞舒适,还有暖气,瞧这布艺的沙发,坐上去暖烘烘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呵呵笑,崔兴富的不满,就是想哄他高兴而已,不能当真。

    “怪我提前没交代,让他们按照村里的标准,来规划厂长办公室。”崔兴富又自责一句。

    两人在沙发上坐下,巴小玉送来两杯茶,便自觉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兄弟,看得出来,你很不赞成替身入鬼这类法术。”

    崔兴富递给牛小田一支烟,说话倒也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是极不赞成,坚决反对。”牛小田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到之后,也觉得匪夷所思,但事关女儿的安全,总不能坐视不理。”崔兴富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崔先生,说说具体情况吧!”

    崔兴富抽着烟,脸上笼罩着浓浓的忧虑,缓缓道出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三天前,妻子在接女儿放学时,遇到了一名中年女子。

    这女人告诉妻子,孩子命数已尽,死神正在追杀,不达目的不罢休。

    妻子当然不信,还差点直接骂出口。

    女人又说,不要以为孩子刚躲过一场车祸就度过了劫难,死神不走,灾难不休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妻子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女人很有本事,滔滔不绝,说出了一串家庭里不为人知的秘闻,把妻子也给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要想保住女儿的命,避开死神的追杀,方法只有一个,替身入鬼。

    就是找人替死,如此,便可以继续使用替死鬼的寿元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不理解做父亲的心情,我就丹丹这一个女儿,她就是我的命。”崔兴富的眼圈湿润了,坚定道:“所有的罪孽我来承担,但丹丹得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找谁替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那名渣土车司机,造成这么大的车祸,赔偿没几个钱,也只是判了七年。”崔兴富很生气,又说:“我能搞到做法使用的物品,这也是他恶有恶报。”

    看牛小田不说话,崔兴富又说道:“兄弟,需要多少钱,你开个价。实不相瞒,如果你不答应,我也会找别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崔先生,你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,将来走的是渣土车司机的人生轨迹吗?”牛小田认真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拿了人家的寿元,当然要过那人的生活,孩子不会进监狱,会感觉住在监狱里,岂不是很可怜?”牛小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