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崔兴富彻底傻了,目瞪口呆,僵在当场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法术居然还有这样残酷的副作用,当然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小田兄弟,我女儿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崔兴富捂着脸,伤心不已,又说:“要不,用我的命去换。”

  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    “换什么换!”

    牛小田直摆手,认真道:“我既然能把你女儿从死神手里拉回来,那就说明,孩子命不该绝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死神不肯放手啊!”崔兴富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孩子有异常表现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,别听莫名其妙的女人瞎忽悠。孩子没病没灾,茁壮成长,在你们夫妇二人的精心栽培下,也会有出息。你就等着将来当老丈人抱外孙吧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崔兴富转悲为喜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信我?那女人估计会看相,发现一些家庭隐私,没啥奇怪的。”牛小田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崔兴富释然,终于真正的开怀大笑起来,拉住牛小田的手激动道:“哈哈,多谢兄弟,我这趟没白来,心里这块石头压好几天了,差点就着了道。”

    崔兴富的问题解决了,但牛小田还有问题,索性一次性问清楚了。

    女人长啥样?

    崔兴富听妻子说,中年女人一枚,模样普通,要体型没体型,要个头没个头,很像是农村来的家庭妇女。

    牛小田怀疑是宫桂枝,但崔兴富也说不清具体长相,因为妻子当时心乱如麻,也没记住。

    谁来做法?

    女人指出问题,却不负责处理,倒是给了一张纸,写明了替身入鬼如何操作。

    崔兴富也不隐瞒,这次过来,就是希望牛小田能帮忙做法。

    这一招,就叫做嫁祸,牛大师当然不会上当。

    崔兴富带着那张纸,交给了牛小田,大致扫了一眼,跟《秘术拾遗》上记录的方法,基本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女人的联系方式,没有!

    崔兴富也派人寻找过此人,影踪皆无。

    “崔先生,虚惊一场而已,我能保证,孩子一定平安。但有一点,少跟这种歪门邪道的陌生人接触,更不要听他们忽悠,反受其害。”牛小田叮嘱。

    “多谢兄弟,以后我绝不自己吓唬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崔兴富拍着胸口,一颗心终于跳安稳了。

    外面还有人等着,崔兴富道谢后,起身告辞,牛小田将他送到楼下,目送考察团一行渐渐消失在乡路上。

    安悦凑过来,低声问道:“小田,崔兴富单独跟你聊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让我帮着害个人。”牛小田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不能答应,这群企业家,没一个好东西,眼中只有利益。”安悦气愤地骂道。

    “姐放心吧!咱心里有数,伤天害理的事儿,绝对不干。”

    “他,没迁怒于你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他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难为你了,我也该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不该让你参与这么多的是是非非。唉,我的能力也很有限,只能做这些。”

    安悦微微叹气,心疼牛小田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“姐,我已经长大了,知道好歹的,别整天为我发愁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就大了!”

    安悦嗔了句,问完俏脸一红,觉得自己像是开车,好在牛小田没在意。

    让人欣慰的是,牛小田不过才十八岁,初中没毕业,也没有任何势力背景,就要面对这么多老奸巨猾的商人们。

    在金钱的*下,能守住一份底线,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全体涨工资,每个人都喜气洋洋,干劲十足。

    安悦急忙又召开了领导班子会议,重申工厂管理制度,戒骄戒躁,严把质量关,进一步打响兴旺的品牌。

    会议室没有牛厂长,又先一步返回牛家庄,着手研究另一种药丸。

    生灵丹!

    天下少有的奇药之一,能够开启兽类的灵智,让普通兽类,有望跨入兽仙的行列。

    在牛小田看来,对他忠心不二的,唯有从小养大的黑子。

    白狐有句话是对的,只做看门狗是没有出息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可不希望黑子一直是普通狗狗,过了十几年,在自然规律下,渐渐老死,成为悲痛后的回忆。

    奇药的配方,当然也非常另类。

    《医仙真诠》中记载,生灵丹涉及的另类药材,多达三十多种,一半以上都是非常罕见的种类。

    黑水龙,纯黑色的泥鳅,要求三寸长。

    黄玉蛙,纯*的林蛙,体表不能有任何杂色。

    白头官,另类的白头蟋蟀,牛小田曾经得到过一只,制作食饵,干掉了黄鼠狼精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琢磨了半天,牛小田感觉头很大,目测这些材料搜集齐了,怕要耗费好几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捷径也有,那就是找到真正的灵芝仙草。

    比如九品叶灵参。

    只要给黑子服下一块,就能彻底改变它的体质。

    事实上,别的兽仙也是机缘造化,偶遇这类的宝贝,吞服之后,才摆脱了寿元限制,打下了修行的基础。

    下午,牛小田躺在炕上,叫白狐出来,商议此事。

    白狐对黑子的印象一直很好,也是有缘由的。

    百年前,白狐遭遇了一次罕见的雷劫,那是一个雨夜,天雷滚滚,不断有电光冲向地面,声势骇人。

    白狐吓蒙了,慌不择路地奔跑在山野里。

    危急关头,它逃进了狼窝,非但没遭遇狼群的围攻,还在狼王健壮身躯的掩护下,躲过了一次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黑子身上,就有那只狼王的气息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黑子的狼妈,就是那只狼王的一脉后裔。

    “老大,黑子的事情,我也很上心的。配制生灵丹,要看机缘,急不得。目前,还是要从那只刺猬仙下手。”白狐比划着小爪子,发表看法。

    “总不能干掉刺猬仙后,将内丹给黑子用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有些不舍,黑子说到底,也是一只狗,而内丹太难得,他也非常需要。

    “内丹也不能改变黑子的体质,只能增加它的体力。”

    白狐并不赞同,又说:“刺猬也有收集癖的,我怀疑,他有藏宝地点,或许就能找到对黑子有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眼睛放出了亮光,偷和抢,无疑是发财的捷径。

    嘿嘿,将一个对自身有威胁兽仙的私藏品,据为己有,不会有任何道义上的负担。

    “白飞,咋样才能找到刺猬的藏宝地点?”

    牛小田已经急不可耐,恨不得马上就扛着铁锹去挖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