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大,稍安勿躁。”白狐制止,“先观察它到底想干啥。”

    忍!

    牛小田没动,很快,白狐又说道:“它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它土遁了,我感受不到它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招潜伏玩得溜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夸赞,不得不承认,对付一只兽仙的难度,远高于对付高秃子那伙人。

    “老大,它正在时隐时现!”白狐继续汇报情况,又分析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,它想在你的后园子里,建设一处根据地。”

    “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,这货智商有提升!”牛小田要给这只刺猬一个大大的赞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,天太冷了,他不想总在外面跑。”

    白狐不认可牛小田的说法,进一步解释,“只有距离你近了,才能一边睡觉,一边寻找机会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它需要睡觉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别抠字眼,它睡觉就是修行,灵敏着呢!”

    大约等了半个小时,牛小田都有些困了,白狐突然说道:“老大,它走了,我去追踪。对了,它在后园子里打了个洞,你装没看见,这夯货就以为你真的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白狐就在窗缝里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只刺猬很贼,外面正在下雪,此时挖个洞,被大雪覆盖后,一眼看过去,很难发现。

    土遁术,只能在土中暂时停顿,刺猬仙平时也需要有个温暖的小窝。

    到底是兽类,刺猬仙都*到凝聚人形的程度,依然不懂得开辟个洞府,享受生活,收几百个雌性徒弟伺候着。

    灵智方面,白狐远高于刺猬仙,也是常年跟人类厮混培养的。

    很久,白狐才回来,报告了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发现了刺猬仙的土洞,就在泥鳅河的水泥桥下方,位置相当隐蔽。

    “老大,明晚它要是再来,就想个办法拖住它,我派出丫鬟们,去它的洞里看看,有没有宝贝,直接给偷回来。”白狐兴奋得转圈圈。

    “不,先干掉它,再去直接拿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考虑得周全,那三只鬼,随便就能被它弄死,确实有风险。”白狐没有固执己见。

    “那些东西上面有它的气息,在偷运的过程中,很可能会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小心驶得万年船。”

    “白飞,文化水平有提高嘛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肚子里的墨水多着呢,就是不喜欢咬文嚼字,太酸气了!”白狐得意笑了。

    头枕着胳膊,听着身边安悦的呼吸声,牛小田进入思索模式。

    抓刺猬还是杀刺猬,犯了犹豫。

    抓住审讯,就能得知幕后指使者的情况。

    目前已经证实,刺猬仙绝不是来救白狐的,目标就是本老大。

    审讯的风险太高,一不留神,这货就会逃走,绝不会有第二次再抓到的机会。

    还是直接杀吧!

    反正也是它挑衅在先,不能怪小田哥辣手无情。

    既然它想靠近,牛小田的脑海里,就有了干掉刺猬仙的计划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些兽仙,都不是真正的强者。

    那种彻底能变成人的兽仙,才是可怕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早,安悦醒来,发现牛小田正在穿衣服,吓了一跳,连忙看看手表,没迟到,“小田,起这么早!”

    “嘿嘿,瑞雪兆丰年,想出去看看雪景!”

    “看了十八年,还没看够?”

    “有些景色,永远也看不够,比如,美人酣睡,吐气如兰。”牛小田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田狗子,你学坏了!

    安悦暗自嗔骂,心里却是甜丝丝的。

    习惯成自然,安悦也不避讳,就在牛小田的面前,慵懒地换上了衣服,还故意……

    此处省略三百字。

    一夜大雪,深度达半米,小村已然成了雪村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银装素裹,分外妖娆!

    牛小田起这么早,就是想告诉女将们,不要清理后园子里的雪,练武场暂时废弃。

    刺猬仙既然想来,不能惊动它,一定要将它弄死在新家中。

    安悦简单吃过早餐,急匆匆地蹚着雪上班去了。还在群里发了个消息,鉴于天气原因,员工可晚上班一个小时,先将自家的雪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安悦还协调了几辆滑雪基地的推土机,先帮着清理村路上的积雪。

    另外,兴旺村通往青云镇路上的积雪,也一并给清理了。

    近水楼台,附近几个村屯,兴旺村第一个完成了扫雪的任务。

    下大雪,对滑雪基地来讲,是个好消息,省去了不少人工造雪的费用,只是工程进度,还要进一步提高。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女将们,将房顶、院子和门口的雪清理完,立刻集体又转战到闵奶奶家。

    这次,老人家倒真的挑花了眼,左看右看,觉得哪个都不错,都像是小田媳妇。

    “长得都不错,就是身子太单薄了些。”闵奶奶将牛小田拉到一旁,小声挑毛病。

    “别看长得瘦,骨头里面都是肉!”牛小田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瞎说,那不成螃蟹了?”闵奶奶观察着忙前忙后的女孩子,又笑了:“干活都不惜力气,这样的姑娘好,持家。”

    北方的冬天,终于来到了!

    空气中,温暖的气息彻底消失,取而代之的,则是冷风中透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寒冷,造就了北方人豪爽的性格,也造就了乐观向上的精神。

    童心未泯的牛小田,还在门前堆了两个雪人,胡萝卜的鼻子,冻梨的大眼睛,戴着小红帽和花围脖,非常的喜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哪个顽皮的孩子,在雪人上留下了字,左边是田田,右边是悦悦。

    白雪,形成了白夜!

    夜晚不再一片漆黑,四周的景物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刺猬仙再次来到,加紧了后园子里挖洞工程,经过白狐的探查,刺猬仙只是挖了一米半深就停工了。

    随后,刺猬仙找来些干稻草,在里面编了个温暖的小窝。

    在刺猬仙看来,这个小窝无比安全。

    一旦发生险情,他立刻土遁逃走,管保让攻击者扑个空。

    再等等!

    白狐认为,当刺猬仙进入深度睡眠时,才是下手的最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尽管四仰八叉睡大觉,我会关注那只死刺猬的。”白狐说得很仗义。

    又给了白狐一粒化气丹,牛小田嘿嘿笑:“你也是为了多得点这东西吧?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作为兽仙中的叛徒,我早晚必成众矢之的。”白狐很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以后,就好好跟着本老大混吧!

    就在牛小田磨刀霍霍向刺猬时,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