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下午,一名肥头大耳的男人,来找牛小田,正是勾彩凤的男人牛望天。

    有道是,脑袋大,脖子粗,不是大款就是伙夫。

    应用在牛望天身上,恰如其分。

    原本,牛望天只是身材魁梧健硕,现在目测至少增肥三十斤以上,轻松将牛小田整个人都能装进去,啥都不会露。

    “望天哥,在你面前,太有压力了!”牛小田比量下身材和个头,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就是当厨师的坏处,随便吃几口,就吃得胖成球。”牛望天摸摸锃亮的光头,又嘘呼道:“小田,半年多没回家,你混得太像样了,可给咱老牛家争光了。”

    都姓牛没错,但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,牛望天倒是懂得往自己脸上贴金。

    “咱这姓自带光环,牛!”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一笑,张罗着让牛望天坐下,递过去一支烟。

    吸着烟,聊着天!

    牛望天表示,这次回来就不走了,学了一身本事,就该给家乡做贡献。

    这话听听而已,要不是守家在地,工资待遇又不低,牛望天才不会回到这个小山沟里。

    远景旅游集团不差钱,给牛望天开出的培训费,每月六千,照比城里赚得还多。

    另外,等青云山旅游酒店盖成,还想让牛望天去担任首席大厨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这兄弟够意思,俺都知道,彩凤帮着做个饭,你给的钱可不少。”牛望天感激道。

    “让嫂子受累了,要不,我再找个厨师,你跟嫂子开个农家乐的夫妻店吧!”牛小田商量道。

    “别,可别!”

    牛望天连连摆手,“做人不能那样,过河拆桥的事,咱干不出来。彩凤挺喜欢帮你的,另外,还不耽误照顾家里。女人家,在外面抛头露面的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,做个饭还有钱赚,多美的事。”

    大男子主义!

    “说句话,你可别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哪能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嫁给你,真是一朵鲜花,插在了牛粪上。”

    牛望天先是一愣,继而哈哈大笑起来,笑得肚子上的肥肉都在起波浪,这分明是夸奖,厚着脸皮道:“咱这牛粪,养料足,别的不说,你嫂子就是照比同村那些娘们儿,更显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还不在家好好看着。”牛小田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次不走了。没瞧见嘛,你嫂子这几天,又是秧歌又是戏,高兴着呢!”

    说笑一阵子,牛望天谈到了正题,想请牛小田给老娘治病,钱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小田啊,树有根,人有娘,出门的这些日子,最挂念的还是老母亲。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,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”

    牛望天拽了首古诗,眼窝里出现了泪光。

    这事儿,勾彩凤也提过,牛小田含糊其辞,说没有药材,并没有任何行动。

    牛婆婆的半身不遂,好些年了,脑血栓的后遗症,真正意义上的实病,治疗难度是很高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,牛小田说道:“我会治病不假,但不是啥病都能治,更擅长虚病和急病。老人家的这个病,不能包治,而且,治疗的过程会很长。毕竟,半边身体长时间不用,反应能力很差,需要一点点来。”

    “唉,不指望别的,哪怕能自己出去遛弯也行。再这么躺下去,俺娘她自己那份活着的心都没了。”牛望天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吧,日常*,舒筋活血,还得你们自己来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自诩孝子的牛望天,连连答应,他当然会照顾老娘,并且向牛小田表示真心感谢。

    一笔写不出两个牛!

    牛望天使劲拍着胸脯,今后,不管啥事,喊一声老牛,一定毫不含糊,冲锋在前。

    拿起针盒,牛小田离开家,跟着牛望天一道,去看望牛婆婆。

    一进屋,勾彩凤已经沏好茶水,还是城里带来的好茶,香气飘满了屋子。

    炕上的牛婆婆,也气打招呼,一只手比划着,让牛小田快坐下。

    上次牛婆婆出言不逊,是被黄鼠狼精给迷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,老人家待人还是蛮和气的,只是身体原因,显得郁郁寡欢。

    “娘,把小田请来了,给你看看病。”牛望天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声干啥,听得到,吐沫星子喷俺一脸。”牛婆婆还不乐意,又试探地问道:“小田,俺这病真能治吗?”

    “能治,但你要有信心,不能怕疼怕折腾。”

    “那俺先谢谢你,不怕,你就可劲地下针吧!”

    牛婆婆只有半边脸在笑,看起来,有那么点诡异。

    也不见外,牛小田拖鞋上炕,让老人家脱下棉衣,慢慢躺好,手拿银针,按照经脉穴位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尤其是手三里和足三里,更是多深入半分。

    一盒针基本用完了,牛婆婆也疼得冒汗了,一直咬牙忍着,并没有发出哼声。

    一边针灸,牛小田还一边讲解,如何进行经络*,要每天坚持,日久才能见效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都听得很认真,勾彩凤没忘用小本本记录下来,还仔细询问具*置,牛望天嘴上答应的好,实际操作,还得这个贤惠的媳妇。

    其实,不需要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有一种特殊的草药,叫做通脉草,就能治疗牛婆婆的毛病。

    属于半灵草的范围,但没地方能找到。

    留针半个小时,牛小田这才依次取下,牛婆婆嚷嚷道:“俺感到有股子热气,在这边身体窜来窜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是神医,娘,你一定能好起来。”牛望天激动道。

    有热气流动,距离真正好转,还差很远。

    贵在坚持。

    牛小田提笔写下个药方,交给牛望天,*加服药,不要间断,几个月后再看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,千恩万谢,将牛小田送出家门。

    走在安静的村路上,远眺群山,白雪皑皑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,牛小田神识一阵恍惚,往昔的记忆,突然变得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扎着羊角辫,穿着花棉袄的小女孩,脸庞冻得像是红苹果,正朝他无邪地笑着,顽皮地扔来一个小小的雪球。

    人啊,为什么要长大?

    那么多的美好,就这样随风消散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