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“我了解的,也都是道听途说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故作不在意地吐着烟圈。

    白狐讲,灵王并非传说,凝结内丹的兽仙们,都知道这个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灵王是简称,全称万灵之王。

    这称呼,足以惊天地泣鬼神,却绝非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据说,灵王的本事绝不逊色于天上的神灵。

    灵王是男是女是人还是妖,没人知道,只是感觉它来了,见不到真容。

    它能找到你,但你绝对找不到它。

    兽仙们都怕灵王,多年修为烟消云散,只在灵王的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要想保全性命,必须主动奉献。

    方法是:吐出内丹,由着灵王拿走上面的丹元,而灵王拿走的并不多,几十年就能重新补齐。

    通常,灵王夺取丹元,只有一次。

    有倒霉的,比如白狐认识的一名黄仙,就自称被灵王夺走过两次丹元,足足折损了百年修为。

    也有幸运儿,被灵王相中,收为门下一员,从此背靠大树好乘凉。

    标志性特征,被灵王赐给姓氏,登记在册。

    白狐害怕的是,刺猬仙扎扎这个名字,虽然烂到极致,但它可能就在灵王的花名册中。

    杀灵王下属,当然等于得罪了灵王!

    “白飞,听起来,你从来没被灵王夺过丹元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这都要感谢玄通真人,他帮我躲过雷劫后,又教给我一种法术,让内丹和神识融为一体,互相滋养,互为补充。说起来有点复杂,总之,这种方法,让我的妖气很弱,这才没被灵王发现。”白狐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张二娘不是兽仙,怎么也在灵王门下?对了,我把她打残了,你咋不提醒我,可能会得罪灵王?”牛小田一连串问题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!”

    白狐很不满,继而解释道:“既然叫万灵之王,当然要辖制所有具备灵力的特殊修仙者,也包括鬼。这个群体中,首推就是妖,其实,我们兽仙也是妖,称呼兽仙,被矮化了。鬼,肯定被排在最末位,还不如僵尸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即使张二娘被灭了,灵王也会不在乎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会,它是废材,又不能提供丹元。灵王收了她,只因为她是千年鬼,非常罕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*知道灵王吗?”

    “你*?”

    “玄通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!差点忘了,你还是玄通真人的徒弟,这差别可真大啊!”白狐唏嘘感慨。

    “别磨叽,快说。”牛小田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玄通真人当然知道,他留在青云山的目的,就是为了干掉灵王。可惜,他连灵王的影子都没抓到。”

    白狐说完,突然变得激动起来,急急问道:“老大,你知道玄通真人去了哪里吗?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了!只要咱们到他老人家身边,灵王也不怕!”

    “*游历四方去了,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没说实话,*早就仙逝了,正因为大限来临,一身才学无法托付,才无奈收了他这样的废材徒弟。

    差距,就是这么来的。

    哎!

    白狐蔫了,悲观道:“老大,多吃点好的吧,指不定哪天就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丧气话,本老大运气无敌,灵王也不怕。”牛小田厌烦摆手,“快回去吧,死了一只笨刺猬而已,灵王未必就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!”

    白狐回了养仙楼,牛小田却毫无睡意,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青灵门跟所谓的灵王,关系亲密,甚至可能是一家。

    将来要面对的敌人,也太特么的强大了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牛小田又想起了*念叨的那四句诗:

    青云山下不太平,妖魔鬼怪借势生,魅灵掀起千层浪,日月合形方始宁!

    以前,牛小田认为,魅灵只是灵体类的统称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魅灵居然是一个名字,还是邪物们口中的万灵之王。

    青云山附近,暗流涌动,都跟魅灵有关。

    是它故意掀起了千层浪,也难怪,会出现这么多的兽仙,甚至还有千年鬼。

    魅灵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不知道!

    *也没说,让牛小田去对付魅灵。

    *临终前,只有一个遗愿。

    那就是,只要牛小田修到真武五层,就可以拿着诛妖剑,去一个地方,拯救一名假死多年的姑娘。

    啥地方?

    画在一张特殊的符纸上,只有牛小田的修为够了,才能看懂。

    牛小田估计,*对这个遗愿,也不抱希望,只是快死了,不得不交代。

    毕竟牛小田既没有仙根,也没有灵骨,文化不高,甚至方向感都一般般,否则也不会在深山老林里迷路。

    在*看来,这样垃圾的资质,是没可能修到五层的。

    唉,可怜的*!

    最后一口气得咽的多不甘心啊!

    牛小田差点流泪了,感慨了一阵子,还是说服了自己,不能活在忧虑里。

    俗话说,该死该活,那玩意都是朝上的,今天不管明天事,开心一天是一天。

    谁来挑衅,跟它干到底就完了。

    回去睡觉!

    次日上午,牛小田带着西屋的女人们,一行五人,浩浩荡荡,前往滑雪基地。

    听安悦讲,初级雪道已经完工,大家对此都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除了野妹,三名女将都是滑雪爱好者。

    而冬季里的牛小田,对打爬犁也是情有独钟,从高岗上一冲而下,即便栽进了雪堆里,也掩盖不住开心的笑声。

    最喜欢跟林英抱在一起打爬犁,虽然拥抱是常态,但贵在心无邪念。

    唉,还是不想了!

    工程进度很快,山脚下,出现了联排的单层建筑,锅炉和暖气到位,大烟囱上冒着烟,旁边还有一座煤山。

    牛顾问带人来了,李工闻讯,连忙从屋里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李工,我带来的首批体验用户,都是一等一的滑雪高手。”牛小田傲气地指指身后。

    女将们立刻下巴高昂,挺胸抬头,倒是颇有气势。

    “非常欢迎,一定多提意见,以便我们改进。”

    李工热情张罗,将众人迎到暖烘烘的屋内,又派人立刻将专业的雪具拿来。

    随后,将牛小田单独邀请到临时办公室,李工小心关上门,搞出一幅神神秘秘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