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狐高参的判断,跟牛小田基本一致。

    有人控制鬼魂,故意到滑雪基地制造恐怖气氛,进而影响基地建设,其心可诛!

    作为坐家里就拿高薪的顾问,牛小田不能坐视不理,另外,这也涉及兴旺村许多人的生计,岂能让这个孙子给破坏了。

    夜晚,等安悦睡熟了,牛小田将养仙楼拿到了厨房,又将后面的小窗户,打开了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立刻有寒风灌进来,这感觉还真是不爽。

    不得不披上一张毯子,牛小田点起一支烟,大手一挥,行动立刻展开。

    白狐带出三个鬼丫鬟,兵分两路。

    大灵做事谨慎持重,被单独派往滑雪基地,查看鬼魂出没情况。

    二灵、三灵则前往刺猬仙在桥下的洞穴,将这货积攒的宝贝给带回来。

    白狐不想出去,跟牛小田一道,坐镇家里,指挥行动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该研究下收灵术。”白狐建议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居心,我才真武三层,收灵是有风险的。”牛小田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关系,休戚与共,生死之交,我还能害你不成。”白狐赔着笑。

    “不行,防火防盗防狐狸,大原则不能丢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根本不吐口,白狐一直言听计从,只是因为内丹被收,无力反抗。

    否则,一定是本狐仙一类的傲慢自称,完全不把牛老大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所谓收灵术,就是在身体开辟一处空间,允许灵体入驻,如此就可以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但是,《灵文道法》中,对此也有警示。

    除非灵体绝对可以信任,才能允许上身。

    否则,可能鸠占鹊巢,反而容易被灵体控制,变成傀儡。

    之前的路发久,就等于拥有了某种收灵术。

    白狐想进就进,想出就出,路发久也被折磨得不轻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修为足够深厚,心性足够稳定,灵体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认为,白狐怀揣着恶意,它只是想给自己留后路。

    一旦遭遇强敌,可以躲进老大身体里,等于增加了一重安全保障。

    防狐之心不可无!

    牛小田认为,自己目前的修为,还不能随便进行收灵。

    毕竟,白狐也是强大的存在。

    二灵回来了!

    吧嗒!

    一样东西放在桌子上,二灵掉头又出去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探身一看,不由乐了!

    居然是一枚白金钻戒。

    村里年轻人结婚,有条件的也流行买一枚钻戒,但钻石小的得用放大镜才能看见。

    这枚戒指上的钻石不小,得有黄豆那么大。

    话说,一个刺猬仙搜集钻戒干什么,难道也有心上人?

    牛小田捡起来,用水仔细冲洗干净,又打开手电筒反复看了一阵子,火彩璀璨,晃得人眼睛都疼。

    牛小田满意至极,嘿嘿笑了,在手里掂了掂,“这么轻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这都得一克拉呢。”白狐提醒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,绝不会是死人的物件,没人会把值钱的东西陪葬。

    必定是遗失品!

    牛小田心安理得的收好,标志爱情的珠宝,不能随便送人。

    紧接着三灵返回,放在桌上一根草。

    蹲在桌上的白狐,眼睛立刻亮了,“哇,好东西,通脉草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凑过去看,锯齿状的叶片,密布着浅*的不规则纹路,就是通脉草无疑。

    刺猬不懂保鲜,这是一株干枯的通脉草。

    但也无妨,不影响药性,这株通脉草品相一流,个头也不小,处理后,可以多次入药。

    牛婆婆的病,应该可以治好了,这也是老人家有运气。

    又等了片刻,二灵、三灵同时返回,放在桌上两颗干瘪的红色果子。

    白狐兴奋的直跳,连忙跟两个丫鬟沟通,从动作上,二鬼表示,只有这两颗而已。

    洗血果,兽类吞服之后,能改善体质。

    这种果子,通常生长在灌木丛中,跟一种叫做鸦雀果的小浆果很相似。

    如果鸟类误食,死亡率百分之百。

    果子有毒性,兽类服用后也会昏迷,时间长达三天之久。

    改善体质,要付出巨大风险,对于兽类而言,这就是生死考验。

    试想,一只在野外昏迷的兽类,一旦被其它兽类发现,下场必然很惨,沦落为腹中餐。

    “这两颗洗血果,能让黑子不平凡了。”白狐欣慰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黑子的造化。劝说工作,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也很高兴,目测黑子不会吃这种味道很差的果子,必须是白狐深入做工作才行。

    “必须滴!”白狐爽快答应。

    二灵、三灵来回往复搬运,像是勤劳的小蜜蜂,桌上的东西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过去了两个多小时,放在灶台上的一盆水,也冻上了冰碴。

    金耳环、金戒指、玛瑙手链等等,都不在值钱。

    两鬼合力,还搬回了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牛小田看到后,差点笑出声,是个玩具,小型打地鼠的游戏机。

    三灵带回了最后一样东西,摊摊手,表示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根柳枝,非常细,上面有着数不清的芽孢,当然,也是干枯的状态。

    白狐凑上去,仔细嗅了嗅,又观察片刻,不认识。

    但是,刺猬绝不会无缘无故,搜集一根柳枝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东西看起来,也跟普通的柳枝不同。

    搜索脑海中的知识,牛小田发出了笑声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本狐才疏学浅,不认识这是个啥玩意?”白狐拱拱手,虚心请教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一种法术,叫做执草*吗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“哦,听说过,算是神通术了。”

    “屁!”

    牛小田鄙夷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该给这只骄傲的狐仙,上一堂正规的法术课了。

    此为灵柳枝,非常罕见,是柳树成精前,脱落的最后一根枝条。

    兽类成仙尚且不易,柳树就更难了,各种天时地利齐备,还需要几百上千年。

    执草*,其中的草,指的就是灵柳枝。

    再用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,进行处理后,这根柳枝,就成了保命的物件。

    所谓*,当然不是想象中那样,可以隐去身形,大摇大摆,随便去逛女澡堂子,尽享春色无边。

    *,只是隐掉气息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只要不是面对面,就无法通过感应,获取到位置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