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井房,就是早年村民的取水点,拥有最深的水井,还有当时最高级的水泵。

    随着经济发展,打井技术的不断成熟,兴旺村早就家家有水井,到这里排队取水的壮观场面,只留在了老照片中。

    根据上头的文件,水井房被当做战备物资,一直保留至今。

    这里早就没人管,还有杜撰的各种恐怖小故事。

    诸如晚上有亮光,听到女人哭声,喝醉了在这里绕不出去一类的。

    家长常用这个地方吓唬不听话的熊孩子,因此孩子们也从不过来玩。

    这名法师,居然藏在水井房里!

    门锁没有破坏,那就是从窗户进去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感慨,干哪一行,赚钱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里面不但有垃圾,温度也跟外面差不多,虽然厚厚的砖墙能抵挡寒风,但待在里面,也肯定冻成了狗。

    可怜这位法师三秒后,牛小田冷哼一声,立刻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几步冲过去,伸手将门锁扯断。

    紧跟着,猛然飞起一脚,木门就被踢成了满地碎屑。

    几块木板铺在地上,一名蜷缩在睡袋里的中年男人,急忙起身,慌乱地拉开睡袋上的拉链。

    对待敌人,不能有丝毫怜悯。

    牛小田挥动蛇皮鞭,啪啪几声,抽在男人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顷刻间,羽绒服就被扯开几道口子,里面的羽绒四散飞扬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疼得大叫,腾得一下跳起来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,却是夏花冬月凶狠的拳头,打脸、砸胸、踢裆,密集如雨点,又把中年男人打的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踩住他的手腕!”牛小田冷声命令。

    夏花冬月一左一右,飞脚踩住中年男人的手腕,与此同时,手中的匕首也抵在此人的咽喉处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,干什么?”中年男人惊恐地瞪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别他娘的装蒜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屑,跨步上前,中年男人脚尖刚刚勾起,就听到了冰冷的声音传来,“再反抗,踢断你的狗腿,本老大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再也不敢有小动作,心中窝囊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袭击来得太突然,完全猝不及防,否则,岂能毫无半点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没气,牛小田立刻开始搜身,手机、匕首、现金、符箓、小养鬼罐、收魂牌等,全部装进塑料袋里。

    搜到最多的,居然是暖宝宝,睡袋内侧贴了满满一层。

    地面上,还有自加热的盒饭,以及冻成冰坨的矿泉水。

    “条件很艰苦嘛!”牛小田摆弄着冰坨般的暖宝宝,斜眼儿问道:“傻货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不说话。

    夏花不气的一记炮拳,打在他的鼻子上,原本就在淌血的鼻子,鼻梁骨都塌了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,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冬月跟着又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无力反抗,又怕被打死,中年男人一五一十的都交代了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侯春,四十一岁,安平县人。

    开了一家风水馆,起名、看相、看风水,帮人推算个吉凶啥的,日子倒也过得去。

    法术是跟爷爷学的,隔代传授。

    爷爷是一名大术士,通宵天文地理,法术百科,最知名的案列,就是准确算出自己的故去时间,村里人无不称奇。

    “大术士?还教你养鬼?”牛小田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没有,是我自己在书上学来的。爷爷不让养鬼,有违天道,折损德行。唉,我不是想赚钱吗,养个鬼,就能打探出别人的秘密,说话更有准头。”

    侯春眼角挤出了泪珠子,这种时候,装可怜也是求生之道。

    “养了几个鬼?”

    “就一个,是我死去的朋友,在罐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,收魂牌里,就有三个鬼。”牛小田揭穿他的谎言。

    “这是别人给我的,我不想养怨鬼的。”侯春辩解。

    继续交代问题。

    侯春这次过来捣乱,就是受到了高三毛的指使,提前预付了十万,事成再给五十万,收魂牌也来自高三毛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牛小田,高三毛说过,牛小田是个邪道人物,千万要小心防备。

    大前天,侯春在夜晚悄悄潜入兴旺村,就发现了这处废弃的水井房。

    于是,从窗户爬进来,选择在这里藏身。

    前晚施法成功!

    滑雪场风平浪静,好像没动静。

    昨晚施法也成功了,可施工还是一点都没耽搁。

    效果咋样,侯春也不清楚,打算第三次施法。

    万没想到,只是两晚,就被牛小田这个煞星给发现了,准确地堵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前天才到的兴旺村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能有假!天寒地冻的,再多呆一天,都会冻死!”侯春哀求道:“牛大师,你就放了我吧!我也没做啥太缺德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和二女交换眼神,看来工厂闹鬼事件,跟此人无关。

    都拿鬼来说事,没创意!

    “滑雪基地,投资八千万,涉及兴旺村男女老少的生计。你想搞黄了此事,这还不够缺德吗?”牛小田厉声质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*无奈,高三毛那伙人,太凶恶了,不答应,他就要抱我家孩子下井。”侯春叫苦。

    “你这年纪,孩子不小了吧!”

    “大女儿十六了,小儿子六岁。”

    “任务惨遭失败,放你回去,高三毛那里怎么交代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法交代,只能带着家人跑路。”侯春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不许养鬼。”牛小田瞪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不养!”

    “我呸!你爷爷不让养,你还不是照样养了?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激灵,侯春带着哭腔道:“要再养,我给牛大师当孙子!”

    牛小田又凶神恶煞似的扬了扬拳头,“还有,如果你还跟我作对,下次,就将你活埋了沤肥。”。

    侯春吓得一个激灵,连忙表示,“牛大师,借我个胆子也不敢,这次也是背后暗戳戳。”

    “暗戳戳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誓,再跟牛大师作对,不得好死,活埋,沤,沤肥!”

    求生的本能,让侯春很配合地发下了重誓。

    想想,牛小田还是从塑料袋里,取出手机,重新塞进他的羽绒服兜里。

    其余的物件,当然要没收,留着他的小命,已经是莫大的恩赐。

    吩咐夏花冬月放开侯春,牛小田带着两名女将,昂首阔步,离开了水井房。

    背后传来了侯春虚弱的两个字,谢谢!

    对他而言,兴旺村是个恐怖的地方,永远都不想再来。

    急忙简单收拾下,侯春忍着蛋碎的剧痛,立刻沿着村边逃离,不敢走大路,只能费力地穿过雪野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