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管侯春的死活,又挫败高三毛的一场阴谋,心情比天空还晴朗。

    这次,高三毛找来了法师,他已经意识到,寻常的流氓手段,无法奏效,斗争的强度正在持续升级中。

    谁来捣乱也是一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英明神勇的牛老大,天不怕,地不怕,傲立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躺在火炕上,牛小田抽着烟思索,觉得事情的发展,正朝向愈演愈烈的态势。

    高三毛花重金想要搞乱滑雪基地,不该是为了阻挡牛小田的财路。

    这是,对黄平野的挑战!

    桂漫云无疑跟黄平野是一伙的,难说这笔投资里,就有黄平野的钱。

    丰江市的那伙新势力,正在跟黄平野争夺地盘,试图将其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高义帮,无疑就是冲在前面的排头兵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想卷入太深,但对方没完没了的折腾,总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还是给黄平野打个电话吧!

    “小田,有什么事情吗?”黄平野很快就接了,说话倒是气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刚刚发生了一件事,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之间,没什么不能说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,牛小田将高三毛派来法师的事情,大致讲述了一遍,已经搞定,滑雪基地一切正常。

    “这话要不是从你这里听到,我还真不信,居然还能派出鬼来吓人,制造恐怖事件。”黄平野颇感意外。

    “嘿嘿,看不到的,不代表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难为你了!”

    黄平野感慨一句,也没隐瞒,这笔八千万投资里,有他一半,跟桂漫云的关系,亲如异姓姐弟。

    有人要搞事情,黄平野比谁都清楚,具体是谁,涉及哪些人,他也没说。

    “小田,把春风秋雪也派过去保护你吧!”黄平野道。

    “可别,没地方住啊,有夏花冬月就够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拒绝,人多乱,龙多旱,牛家庄不能再新添人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地方确实小了点。现在的季节不行,等开春了,给你翻盖了三层小楼吧!”

    “现在住着就挺好的,明年再说吧!”牛小田含糊其辞,盖楼容易,一大家子人临时住在哪里,也够头疼的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需要什么特殊材料,就联系阿生,尽量帮你搞到。”黄平野道。

    “先谢谢黄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兄弟,不用这么气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牛小田小郁闷了半分钟,从黄平野口中,并没有听到有效的解决措施,一切还得靠自己。

    还是清点战利品,让人心情欢乐。

    收魂牌,里面三只鬼,养鬼罐蛮精致的,里面一只鬼。

    等晚上再把鬼弄出来,问清楚到底咋回事儿,该放的还是要放,鬼也有灵,没有恶行,不能随便杀了。

    符箓有六张,纸张很旧,年代久远,应该是侯春爷爷留下的。

    侯春应该不会画符,面对强大的牛老大,干脆将家底子全部都带来了。

    最上面一张,是平安符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也未能保得侯春平安,到底被胖揍一顿,惨淡逃亡。

    下面的两张符一样,牛小田却暗自吃惊。

    幸亏及早下手,打了侯春一个冷不防,否则,胜负还无法预料。

    这是两张冥火符,跟宫桂枝曾经使用的冥火珠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能杀人,能放火,攻击力很强大。

    进入真武三层的牛小田,冥火不能伤害,真武之力可以击碎,但也会导致行动迟缓,无法及时展开攻击。

    真正对战,胜负往往就在刹那间。

    夏花、冬月要是中了冥火符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表现为,身上毫无伤痕,魂魄却被烧得一干二净!

    接下来一张符箓,暗灰色的线条,牛小田也认识,定魂符,能让鬼魂无法移动,乖乖的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昨晚,大灵看到侯春出示的符箓,应该就是定魂符。

    还有两张,银色符纸,上面的符文呈现金色,非常复杂,牛小田一时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搜索脑海,对比《灵文道法》上的内容,片刻后,牛小田得到了答案,却不禁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好东西!

    是幻雷符,高级符箓,一旦催发,就可以虚拟数道天雷从空中坠落。

    任何邪物,都害怕天雷。

    牛小田无法预料,会不会再出现什么兽仙,这两道符箓,绝对是可以保命的。

    将幻雷符贴身收好,牛小田又清点那些现金。

    穷鬼!

    只有不到两千,这也好意思出来找事儿,可见风水馆也不怎么赚钱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了自行车的*,是安悦回来了。

    豪车停在了工厂里,离家较远。

    安悦也不想开车上下班,一则太显摆,再则,村里有小朋友在村路上乱跑,出点事故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因此,安悦买了一辆新自行车,用于通勤,还是无极变速的那种,花了两千多。

    巴小玉开了院门,安悦进来后,将自行车靠在窗台下方,挺胸抬头的进屋了。

    “姐,红光满面,一定有喜事。”牛小田嘘呼道。

    “本人,被市里评为了新农村创业标兵!”安悦高声道。

    四女撇嘴,又多了个姓牛的!

    “恭喜!”牛小田也很高兴,指挥道,“鼓掌!”

    四女连忙跟着拍手,纷纷道喜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家。”安悦开心一笑,又发出邀请,“明天去市里开会颁奖,小田,跟我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能进会场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想动,安悦却是撒娇的口吻,“一个人开车很无聊的,你可以等着我,好不好嘛!”

    女人们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至于特意守着人这样吗?

    但两人一直同住,关系嘛,根本不用猜测。

    被甜到了!

    牛小田答应道:“好吧好吧!那就陪你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安悦不想带着女保镖们当灯泡,网红也不行!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牛小田点头。

    “悦悦,俺们可不是管闲事的,得保护老大的安全。”夏花表示不满。

    “开个会而已,跟着我能有什么危险?”安悦反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近身保镖?吃喝拉撒都得跟着!”冬月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当我不知道,家里比外面更危险。”安悦哼道。

    “有危险的时候,俺们都在老大身边啊!”夏花瞪起眼睛。

    吵得脑袋都成了浆糊,牛小田压压手,做出决定:“别吵,就这么定了,明天我单独陪安主任进城,晚上就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