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牛小田明白,再扭捏下去,怕是要坏了黄平野的兴致。

    可是,该要点啥呢?

    房子有,轿车也有,女人嘛,身边有一堆。

    要太贵的,显得自己太贪心,太便宜,又像是在随口敷衍。

    有了!

    “黄先生,如果有可能的话,帮我弄点野生麝香吧。我知道这玩意挺贵的,一丢丢就可以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黄平野一口答应下来,闲聊几句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野生麝香不但价格高昂,市面上基本买不到,而不少法术里,都要用到这种值钱的材料。

    所以,术士也是个非常烧钱的行业,除非甘心做个半瓶子醋,以坑崩拐骗为生。

    回桌继续吃饭,牛小田商场救美的英雄事迹,又成了大家的谈资。

    并非安悦泄密,而是春风给夏花发来的消息,她也看到了那篇寻人启事,断定英雄就是牛老大。

    “老大威武!”夏花大赞。

    “老大爱心,誉满天下。”冬月拽了个自我得意的词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愿意做你的粉丝。”野妹眼睛发亮,“我想给你创作一首歌!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容灿烂,嘴上却说道:“随手救个人而已,不当讲,要保持一如既往的低调作风!朴实无华才是哥的本色,润物细无声嘛!”

    “润物细无声,可是圣人的境界。”安悦直撇嘴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不介意当圣人的。”

    胡闹了一阵子,牛小田问道:“野妹,创作新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完成了一首,还没对外公布。”野妹举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我们尝尝鲜,大家呱唧呱唧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率先鼓掌,大家也都跟着拍手,气氛刹那间变得很热烈。

    野妹比了个ok的手势,去西屋取来吉他,边弹边唱,非常投入,大家打着乱七八糟的节拍附和。

    “赶着牛,牵着羊,潇潇洒洒去远方。青山下,花丛旁,你我相拥入梦乡……”

    很不错的歌曲,旋律流畅抒情,带着浓浓的民谣风,一曲完毕,大家纷纷给野妹鼓掌点赞。

    新一代的歌坛巨星,就要在牛家庄冉冉升起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首没完成的,大家都帮着想想词啊!”

    野妹也来了兴致,干了一杯啤酒,甩甩碎发,拨片划动,吉他声刹那间变得激烈起来。

    “窝窝窝,我有很多窝,眼窝、鼻窝和耳窝,肩窝、腰窝,胳肢窝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顿时笑成一团,于是纷纷填词,小鸟窝,茅草窝,烂泥窝、还有花被窝,乱七八糟,令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欢乐的气氛,又他娘的被一个电话给打扰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手机响了,来电显示,是个来自丰江市的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懒得动弹,牛小田当着众人接起来,不耐烦地问道: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“兔崽子,你来丰江跟阿生见次面,老子就被点炮了。说,是不是你背后捣鬼?”手机里,传来一个男人的骂声。

    “*,骂谁呢,啥点炮捣鬼的,你到底是谁?”牛小田顿时火了。

    “高四毛!”

    “槽,老子不知道你在放啥屁,送给一句话,屎壳郎遇见马粪蛋,赶紧滚球吧!”牛小田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老子死之前,一定会拉上你,到了阴曹地府,咱俩接着斗,走着瞧吧!”

    嘟嘟,电话挂断,牛小田气得对着话筒,又骂了好几句,也难解心头的火气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安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高四毛,威胁要杀我呢!”牛小田哼道。

    “快记下手机号,报警啊!”

    安悦有点慌,她隐约听到了丰江两个字,后悔今天带着牛小田。

    “出门一趟,就让俺们老大惹上麻烦。”夏花脸色也冷下来。

    这回,安悦没辩解,难过的烤串也吃不下去了,将签子默默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说话都注意点儿,跟悦悦急啥眼呢?”牛小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悦悦,对不起了。”夏花先是道歉,又说道,“报警肯定是没用的,一定是高四毛从路上抢来的手机,抓不到他人影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由着他威胁啊!”安悦苦恼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他要是敢来,一准先废了他,必须拔光了毛。”牛小田发狠地咬着肉串。

    安悦长叹,也无奈。

    自从牛小田跟黄平野交往以来,收获丰盛,但也是麻烦缠身。真不知道,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,啥时候才是个头。

    睡觉前,牛小田收到了阿生发来的提醒。

    在警方抓捕的过程中,4了,通缉中,亡命之徒,不计后果,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4所指自然是高四毛,阿生用了数字符号代替。

    同时阿生也向牛小田道歉,到底让高四毛捕捉到了蛛丝马迹,给兄弟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牛小田回了个大拳头,跟了两个字,不怕!

    打心眼里,牛小田也真不怕。

    高4个屁,又不是高4g,凭本人现在的功夫,都不会给他任何还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接下来三天,安然无事。

    在白狐的劝说下,黑子吞服了一枚洗血果。

    之前吃过大补的刺猬肉,黑子居然只是昏迷了一天,便重新振作了精神。

    于是,又让它吞服第二枚洗血果,只昏迷了半天。

    黑子彻底变了!

    具备了修仙的体质。

    毛发极为有光泽,像是擦了油,眼中神采奕奕,似有精光射出,性格却趋于沉稳,不乱叫也不乱跳,还会露出思索狗生的姿态。

    巴小玉赞叹不已,这是她见过最有灵性的狗狗,通人性了,照顾得越发细心。

    白狐前辈引路,黑子的修行不在话下,成长速度必然是惊人的。

    又是雪夜!

    小村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后半夜三点多,正在酣睡中的牛小田,被白狐的小爪子碰醒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情况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扑腾一下坐起来,抓过衣服就往身上套,只听白狐又说:“一个魁梧男人,骑着摩托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背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玻璃瓶,用布条塞着瓶口,腰间还有一把剔骨刀。”

    肯定是高四毛,牛小田忙问:“玻璃瓶里装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又感知不到味道,有白色的,也有黄绿色的,像是汽油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心头一惊,这一招非常凶狠。

    高四毛搜罗来一些汽油,只要点燃瓶子,扔过来摔碎,着火就在瞬间。

    十几个瓶子,足以成为一片火海,扑救怕是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赶紧阻止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