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“老大,他身上有个特殊的符箓,防入侵的。我现在的水平太低,臣妾做不到啊!”

    白狐很是为难,没内丹的狐仙,那就是兽仙界的废材。

    眨眼间,都能听到外面的摩托车声。

    牛小田心急如焚,衣服都没穿好,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老大别慌,黑子踩着柴火垛,跳出去了。”白狐报告道。

    更麻烦!

    高四毛穷凶极恶,黑子怕是有危险。

    牛小田已经不顾一切拉开了屋门,却听到了一声高亢的惨叫,还有瓶子碎裂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大,黑子把他给扑倒了,正在狠咬。”

    白狐发出笑声,又夸赞道:“黑子到底是狼族血脉,够机敏也够凶狠,小崽子有前途!”

    趿拉着鞋,牛小田快速打开了院门。

    却见一个黑影,扶起了摩托,疯了一般的逃离了现场。

    黑子正在打喷嚏,用爪子挠着鼻子,很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黑子!”牛小田连忙过去查看。

    “这货防备还不少,带着防狼喷雾,黑子被喷了!”白狐恼火汇报。

    黑子的鼻头红红的,倒也没大事,这点辣椒水,很快就挥发掉了。

    追是追不上了!

    地上一滩血迹,还有个大袋子,里面都是玻璃瓶,有两个已经碎了,散发着刺鼻的味道。

    果然是汽油!

    “黑子咬了那货的肩膀和裤裆。”白狐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黑子,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拍拍黑子的头,非常心疼,就这么冒失失跑出去,狗狗这么单纯,哪里知道高四毛的复杂。

    此时,三员女将也跑了出来,看到眼前的情形,也大致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黑子!”

    巴小玉连忙冲过来,查看黑子的鼻子,心疼的用袖子去擦。

    “老大,四毛想要烧家啊!”夏花抽着鼻子鼻子。

    “多亏黑子机敏,差点就让这个*得手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也怪俺们,明晚轮流值班。”夏花后悔道。

    黑子被巴小玉带回院子里,清理嘴巴和鼻子,牛小田则吩咐下去,“冬月,收拾下战场,将完整的玻璃瓶都带回去!”

    “嗯,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将来咱们用这些汽油烧死高四毛!”冬月理所当然这么想。

    “烧死那龟孙子!”夏花跟着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想吃烤猪,里面的汽油倒出来,可以给摩托车加油!”牛小田皱眉。

    老大的理想,总是这么远大……

    将门外清理干净,大家回到屋内洗净手,继续上炕睡觉。

    高四毛企图烧房子的阴谋破产,又被狗咬伤,估摸今晚不会再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,高四毛的伤情很重,肩膀被撕掉一块肉,碍事的三件套,也碎了一件,剧痛难忍,恨不得去跳河。

    牛小田判断错了!

    高四毛作恶多年,从未失手,一朝在牛小田这里马失前蹄,对他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极度的仇恨,会让人一个非常疯狂,高四毛将抢来的摩托车,开到雪地里藏好,只拿着剔骨刀,又重新返回了兴旺村!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被白狐派出的大灵,给探查到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麻烦了!”

    刚刚睡着的牛小田,又被白狐给弄醒了,真想急眼。

    “又咋了?”

    “大灵告诉我,高四毛那货,扔了摩托,去了一户人家,还把那个老头给劫持了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就怕牵连无辜,牛小田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哪一家?”牛小田再次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灵说,桌子上有个棋盘。”

    张棋圣?!

    高四毛居然跑到了张棋圣家里,他可真会下手。

    “白飞,人命关天,别矫情了。你亲自去探查下,里面什么情况,立刻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白狐没再推辞,化作一道虚影,从窗缝出去了。

    张棋圣是个好人,也是忘年交的棋友,他要是有个一差二错,牛小田都无法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白狐回来了。

    探查的情况是,张棋圣的手机,被高四毛没收了。

    此刻,老头在剔骨刀的威逼下,正在给高四毛处理伤口,高四毛疼得呜嗷乱叫。

    高四毛还命令张棋圣,待会给他做点饭,要是泄露半分消息,立刻杀人,将这里变成凶宅。

    不能冲动,稍不小心,反而会害了老人家。

    “老大,咋办?”白狐问道。

    “按兵不动,再想策略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重新躺下来,努力让自己睡着,张棋圣的面相上,没有飞来横祸的标记,应该是能够化险为夷的。

    但也不能尽信命运,否则,就没有君子不立危墙的说法了。

    次日,雪停了!

    村民们嘻嘻哈哈,各扫门前雪,然后去上班赚钱,一切如常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一个满身都是罪恶的杀人恶魔,就潜伏在张棋圣家里,还将老人家当场仆人般使唤。

    白狐吃过化气丹之后,又去探查。

    高四毛在睡觉,手里拿着刀,威逼张棋圣躺在他身边,用根绳子系住两人的手腕。

    可怜的张棋圣多年独居,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个亡命徒陪着他。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白狐带来消息,高四毛在跟张棋圣下棋,好像还赢了,大嘴咧着在笑个不停,相当得意。

    张棋圣哪有心思下棋,肯定是故意输的,哄这个匪徒开心,也为了保存自身。

    事情不好办,张棋圣被近身挟持,牛小田也是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看目前的架势,高四毛至少要伤情稍稍恢复,才会离开。

    或者,他干脆把张棋圣家当成藏身的据点,寻找机会再次对牛小田发起猛烈攻击。

    没想报警!

    如果那样,张棋圣必然更加危险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判断下,高四毛戴着的符箓,到底是那种类型的?”

    牛小田认为,这才是关键的突破点,只要能破坏这张符箓,白狐就能入侵。到那时,高四毛根本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就挂在胸口上,带有雷电气息,所以,我才不敢靠近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符箓上的法力很充足吗?”

    “谈不到,如果我要是有内丹,完全是小菜一碟。”白狐说完,跟着就是讪笑,“老大别敏感,就这么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他这张符箓,能挡住幻刀符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估计能挡一下,然后就失效了。”

    白狐很确信,这种符箓都跟修为相配合,高四毛就是个凡人,无法发挥符箓的最大威力。

    牛小田冷笑,这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高四毛,死期不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