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布袋里装着的,正是令白狐难以入侵的符箓,留着回去研究下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高四毛费力地爬了起来,目光呆滞,捡起不远处的剔骨刀,插在腰间,刀尖方向,居然就对着裤裆。

    随后,高四毛便朝着大门口踉跄着走去。

    女将们想要拦截,却被牛小田摆手制止,由着他去吧!

    “小田,你,你怎么把他放走了?”张棋圣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被我一番教育,他幡然悔悟,决定投案自首,也算是良知未泯。”牛小田抱着膀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张棋圣瞪大眼睛,和高四毛朝夕相处,此人心狠手辣,不像是个好劝服的,担心道:“小田,万一他跑了,又得去害人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打得走路都不稳,哪有本事害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由分说,牛小田拉着张棋圣,“走,咱们进屋杀几盘。”

    “不玩,没睡好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我咋能赢你。”牛小田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就没有不沾的便宜!”张棋圣也笑了。

    高四毛的怪异表现,当然是被白狐给轻松入侵了,做出无意识的举动。

    就这样,高四毛找到了藏在雪地里的摩托,跨坐上去发动,一路摇摇晃晃,直奔青云镇。

    找到青云镇派出所,高四毛停好摩托,又捡起了一块砖头。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高四毛砸了派出所的玻璃,拎着刀就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如此嚣张大胆,见所未见!

    警员们立刻采取行动,迅速将高四毛*,戴上了手铐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白狐才脱离高四毛的身体,眨眼间便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此时,牛小田已经回来了,正躺在炕上,研究那张从高四毛那里得来的符箓。

    银色符纸,算是挺高级了。

    上面确实有雷电的能量,牛小田分析半天,认定是用雷击木的粉末绘制成的,其符箓纹理,就是个护身符。

    这种画符的方法,倒是可以参考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回来了,任务完成。”

    白狐现出身形,仰着脸很是骄傲,“高四毛砸了派出所玻璃,持刀进入,没机会再跑了!”

    “白飞,这次你立了大功,本老大言出必行,重重奖赏。”牛小田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唯老大牛首是瞻!”

    白狐拱了拱小爪子,眼中露出了期盼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从兜里,取出一根细长的人参须子,扔了过去,上面还带着酒气。

    六品叶的山参须!

    这份奖励堪称牛小田最大的手笔。

    白狐乐颠了,毫不犹豫,跳跃着立刻吞进了肚子里,赶紧闭上眼睛,趴下来炼化。

    牛小田打开,发消息给阿生。

    “生哥,4青云镇派出所,自投罗网了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阿生很快回复,不可置信!

    “当然,从兴旺村赶过去的,揍得不轻。能不能别牵连我?”牛小田继续发消息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马上告诉黄先生!”

    “恭喜!”

    “兄弟,就服你!放一百个心,这回绝对不会再连累你了。”

    阿生跟了个讪笑的表情,结束了聊天。

    搞定高四毛,对高义帮而言,是个沉重打击!

    招惹牛老大的下场,一定很惨,但愿他们能够长个深刻的教训。

    牛小田心情愉悦,哼着小曲,又去查看浸泡的刺猬内丹,颜色开始泛白,但水质有些浑浊,又重新换上清水。

    正所谓,居安思危,牛小田又找到灵柳枝,开始研究执草*法术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书中,涉及的避劫类法术,多达几十种。

    执草*只是其中一种,因为灵柳枝不好搞,难度系数很高。

    处理步骤可以归结为三泡三埋,较为复杂。

    材料能找全,牛小田整理好思路,开始处理这株灵柳枝。

    要想灵柳枝发挥作用,先用无根水浸泡三日,也就是天空中雨水。

    但看芽孢情况,应该是被刺猬仙泡过,可以省略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在土里埋七七四十九天。

    这一步也可以省略,也被刺猬提前完成了。

    第二泡,必须用土太岁的水,再混合木云芝、艾草等,浸泡三日。

    从刘会计得来的那块土太岁,也派上了用场,很快,牛小田就制作完毕,倒在一个长条塑料槽里。

    提前还有个步骤,却让牛小田颇有些头大。

    要在小小的灵柳枝上,刻下完整的普召咒。

    这就必须用放大镜了,注意,不是量人镜。

    于是,牛小田抽出银针,拿着放大镜,成为了一名安静的微雕工艺师。

    不能有错字,否则就失败了!

    牛小田一丝不苟,累得眼睛发酸,终于将完整的普召咒,刻在了柳枝上。

    一声感叹,干哪一行都不容易!

    牛小田将柳枝浸泡好,锁进保险柜里。

    滴滴!

    门外传来轿车的喇叭声。

    巴小玉连忙过去开门,只见两个女孩,傲气地从一辆中巴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“巴小玉!”其中一名女孩,直接喊出了名字。

    “春风老大,欢迎,欢迎!”

    巴小玉也认出来了,连忙赔着笑脸迎接。

    来的正是四美中的另外两个,春风和秋雪,巴小玉没见过本人,却见过照片。

    “这里只有牛老大。”春风傲慢纠正。

    “对,对!”巴小玉连连点头,改了称呼,“春风大姐!”

    夏花冬月听到熟悉的声音,连忙奔出来,姐妹们彼此拥抱,开心的笑声充满了小院。

    野妹倒是见过这两位,也出来忙不迭的打招呼,表示热烈欢迎。

    牛小田刚滴了点眼药水,最后一个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俺们来了,意外不?惊喜不?”春风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非常惊喜,老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一笑,心里却在嘀咕,晚上的就寝安排,可就有点成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俺们知道你担心啥。”

    秋雪回到车上,拿下一床被褥,递给巴小玉,又拿下一床被褥。

    牛小田就有点笑不出来了,这是打算常住的节奏啊!

    六个女孩挤一铺炕,也能行,大冬天的,挤挤也热乎。

    要怪,就怪黄平野吧!

    “老大,黄总让俺们,把这个给你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春风说着,从小挎包里,取出了一个方形的盒子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接在手里,沉甸甸的,牛小田打开,立刻一股子香气飘出来,看清后,心里顿时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