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听范志辉讲,钱同聚的媳妇,名叫杨艳梅,年纪比男人还大一岁。

    杨艳梅不上班,居家操持家务,比清洁工还细心,在她家,永远是一尘不染,很难找到一根头发丝。

    但是,杨艳梅不知道信了哪路子野佛,平日里坚持吃素,从不碰荤腥,偶尔给钱同聚做几个鸡蛋。

    能忍!

    反正钱同聚多半时候都不在家里吃,在外可以胡吃海喝,回家倒是能清清肠。

    关键是,只有初一十五,才让钱同聚碰。

    这也能忍,老夫老妻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过程中还叨叨咕咕念经忏悔,非常扫兴!

    如果这期间,正赶上身上的亲戚到来,那就只能错过,不会找补。

    杨艳梅坚信,念佛能战胜一切,当初范志辉女儿生病,她就过来念了三天佛经。

    虽然没用,但看在她一片苦心,范志辉夫妇忍着头疼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过不下去,可以离婚。”牛小田不屑。

    “成年男人,离婚是需要勇气的。再说了,他那媳妇也不好惹,嘴里念佛,手上却是敢动刀的。”范志辉替钱同聚辩解。

    “但不管咋说,搞人家的媳妇,破坏别人的家庭,就是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赞同兄弟的观点,也劝过他,这人好像有病,跟上瘾似的,就是憋不住。”

    一路说着话,钱同聚家到了,距离范志辉家不算远,也是一栋独立的二层小楼,看面积小了些。

    两人下了车,按响了门铃。

    春风秋月也停好车,紧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对此,范志辉没有反对,牛小田这个行业,容易产生争议,带人可以避嫌。

    大门开了,一名中年女人,瘦小枯干,长相倒也过得去,可能是缺营养,头发干枯,脸上也缺少光泽。

    正是钱同聚的媳妇杨艳梅。

    看见范志辉,微微一笑,居然还做个单掌行礼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带来高人,给同聚看看病。”范志辉笑道。

    “唉,俺给他念了两天经,倒也安静。人生是苦海,盼着他能悔悟。”杨艳梅微微叹息。

    念经救不了钱同聚,悔悟倒是可以。

    一行人进屋,来到二楼,看到地上的脚印,杨艳梅的眉头拧成一根细绳,强忍着没有立刻擦干净。

    卧房里,钱同聚正躺在大床上,屋内有暖气,温暖如春,但他依然盖着厚被子,脸色灰暗,身体轻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志辉,辛苦你了。”钱同聚翕动着嘴唇,倒也可怜。

    又看到身后的牛小田,眼中这才放出异样的光芒,颤声道:“牛大师,总算把你给盼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你这个德行,当初我就不该管。”

    “唉,悔不当初,我也真是贱。”钱同聚骂完,又颤巍巍抽了自己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从钱同聚的气色看,命不久矣,邪术入侵非常猛烈,不只是破坏运气,而是直接攻击,想让他死。

    牛小田上前,让钱同聚侧身,掀起他的睡衣。

    果然发现,上次刺下的辟邪符,已经失效了,纹路被断开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,通常是做法之人已经拼了,不惜代价的攻破防御,连自身的安危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仇恨极深,也是钱同聚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“艳梅啊,继续念经。”钱同聚痛苦道。

    杨艳梅凑过来,贴在钱同聚耳边,又开始叨叨咕咕的念起来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钱同聚脸上的痛苦之色,稍稍减弱,勉强撑着坐起来,靠在床头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耳边,总有人说话,乱糟糟,又听不清,只有听媳妇念经,才会好些。”钱同聚耷拉着脑袋嗫嚅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听俺的,早点信佛,就不会这样。”杨艳梅埋怨。

    钱同聚没说话,让他信佛,简直比登天还难,如果不是耳边有噪音,他才不会听媳妇念经。

    也有改变,至少看见春风秋雪,眼神正常。

    那是身体衰弱到极点,对啥都没兴趣。

    “钱总,并非我上次治疗无效,而是你犯规了。”牛小田直接点破。

    “对,跟大师无关,都是我不长记性。”钱同聚坦诚道。

    “要想解决此事,你要告诉我,怎么犯规的,才能顺着线索找到根源。否则,那就收拾下,准备三天后,魂归极乐吧!”牛小田冷冷道。

    啥?!

    还能活三天?

    钱同聚瞪圆眼睛,满是惊恐,随后,目光又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“兄弟,救救同聚吧!”

    范志辉朝着牛小田抱拳,又着急的对钱同聚说道:“都到了这个份上,你就别瞒着了,有什么话都跟小田说说。”

    看了眼身边的媳妇,钱同聚没让她出去,叹口气道:“半个月前,我没憋住,又跟那女人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杨艳梅的声音立刻大了,很尖锐,刺得耳膜生疼。

    “汪秋菊!”

    “哈,果然是那个*。长得一张鞋拔子脸,离半米都能闻到她头发的臭油味儿,这货你也能瞧上。”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杨艳梅挥起巴掌,朝着钱同聚的胖脸,就是两个大耳刮子,留下了清晰无比的手印。

    “老钱,俺早就猜到,你在外不老实,没想到是真的。你这个畜生,王八犊子,俺这些年,给你生儿育女,照顾老人,你倒是快活,不要脸,呸!”

    杨艳梅指着鼻子痛骂,这一刻,早把佛忘得一干二净,华丽转身成为资深悍妇。

    “嫂子,他都这样了,别骂了!”

    范志辉过去拉架,却被杨艳梅甩了一个趔趄,别看人很瘦小,但急眼的时候,爆发力也很惊人。

    “瘪羔子,死,俺都不放过你!”杨艳梅疯子状,继而骂道:“还有那个贱女人,等会儿俺磨快了菜刀,非得去剁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消停点吧,也不看火候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瞪了一眼杨艳梅,朝着春风秋雪目光示意,两女立刻上前,将女疯子控制住,拉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艳梅,别生气了,这次不管死活,财产都归你,这是你为钱家付出应得的。死了,你帮我买个骨灰盒,要是这也不愿意买,就找个犄角旮旯洒了吧。万一大难不死,我就去当和尚去,念经赎罪,也不再烦你。”钱同聚虚弱地摆手,同时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!

    钱同聚的话,还是把媳妇给感动了。

    她使劲挣脱了春风秋雪,狠狠瞪着丈夫,心中万刀齐发,早把钱同聚给凌迟三十九遍了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杨艳梅双腿一弯,给牛小田跪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