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夺运饲灵!

    同样是《灵文道法》严谨使用的法术,其上并没有详细记录。

    《秘术拾遗》中,将其称之为夺运育鬼,操作方法跟褚运路使用的流程,相似度很高。

    搜集对方的指甲、头发等生长之物,刻上对方桃木八字,埋在三米深的土下。

    褚运路家的菜窖,应该深两米五,他取了个巧,挖半米埋入就行。

    法术还需要个通九窍的桃木小人,刻上对方的生辰八字以及破运符,带在身上,用体温来培育。

    如此,对方的气运会越来越差,最终产生幻觉幻听等,甚至可能死去。

    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法术对自身也有损害。

    可是,法术并没有提及,要用血液饲养,这实在太*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喂给它血液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,俺发现法术失灵了,而增强的法子,就是给小人喂血。呵呵,果然坚持一段时间,就听到了钱同聚生病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褚运路笑了,在他的执念中,只要能弄死钱同聚,付出什么都行。

    “喂血之后,你的生气就融入其中,死后也要住在这里面?”牛小田指着小人道。

    “活着,哪管死后的事儿,本就生不如死。”褚运路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你的魂住进里面,会成为厉鬼,任由驱使,犯下很多罪孽。”

    褚运路僵住了,继而又苦笑道:“成为厉鬼,然后被你这样的术士给灭了,不过是魂飞魄散的下场,死透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不怕玩命的,就怕不怕死的!

    难不倒牛小田,瞪起眼睛吓唬道:“搞没搞错,还有地狱惩罚等着,无穷无尽的。”

    十八层地狱,各种耸人听闻的惩罚,深入人心,流传很广。

    褚运路这次真的害怕了,活着不如意,总有尽头。但如果死了还有继续遭罪,实在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救救俺,俺也是个可怜人。”褚运路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我带走,会断开你们之间的联系,但你要告诉我,夺运饲灵的法术,是谁教给你的。”牛小田板起面孔。

    “俺,俺说话太多了,特累!”

    褚运路目前的样子,快要油尽灯枯了,就靠着浓茶强打精神。

    牛小田让春风倒一杯温水过来,又在强武丹上抠下一小块,让褚运路服下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子,褚运路的精神头起来了,这才开始讲述。

    清洁工,当然要溜大街,遇到垃圾就清理。

    半年多以前,他遇到了一个中年女人,个子不高,长相普通,标准的农村妇女打扮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一眼就看出来,他的小媳妇跟别人胡搞,头上青草绿油油。

    褚运路早就清楚是谁,于是大倒苦水,恨不得去杀了那个奸夫,可惜身体不行,打又打不过,骂也骂不过。

    于是,中年女人就告诉了他这个法术,还送给他小木人,以及那块桃木。

    “她叫什么名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褚运路摇头。

    “收钱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她说看不过去,就想帮俺这老实人,替天行道收了恶人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拿出手机,从上找到跟巩芳的聊天记录,翻出那张很像宫桂枝的那张照片,给褚运路看。

    褚运路头点如捣蒜,一阵眩晕,捂着额头笃定道:“对,那女人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又是宫桂枝!

    这女人太*了,当初真不该放她走!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咬牙,下次再抓到她,绝对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反正这货也是登记在册的死人一枚。

    找来纸笔,牛小田又给褚运路写下了个药方,没有名贵药材,坚持服用三个月,身体就能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注意事项,这段时间不要接触陌生人!

    身体会有疼痛等不适感,忍着吧,乱用禁止的邪术,惩罚是必然会有的。

    “牛大师,非常感谢,钱你带走吧!”褚运路指着那三摞钱。

    牛小田只拿了一万,说道:“剩下的,你留着买药治病保命吧!”

    “俺想好了,离婚!”褚运路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在强武丹的药力支撑下,褚运路起身,将牛小田三人送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等中巴车远去,褚运路也走了,找地方吃饭,买药材恢复身体。

    好死不如赖活着。

    牛小田并没有马上离开青云镇,而是找了一个小饭店,带着两位女保镖,吃饱喝足了才返回兴旺村。

    下午无事,女孩子们都去欢乐滑雪,牛小田懒得动,独自待在家里。

    取出小木人,喊出了白狐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是血皿,可以养厉鬼。”白狐嗅了下,立刻厌恶地躲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也可以养鬼丫鬟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多谢老大,这种特殊加工的血气,是她们的大爱,肯定乐疯了。”白狐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将小木人扔进竹楼里,牛小田继续放松地跟白狐聊天。

    头一次,牛小田认真地询问起*玄通真人的情况,他其实了解得不多。

    白狐讲,它跟玄通真人第一次相遇,三百年前,这位大神的年纪多大,无法估计,该是个不死的存在。

    玄通真人很少离开洞府,白狐还自夸,也就是自己可爱,才会被真人相中。

    在白狐看来,玄通真人的修为深不可测,才华更是车载斗量,无所不知。

    关键是,人品一流,爱护小动物。

    真人来自何方,不知道!

    他留在这里想干什么?

    白狐所知,就是对付灵王,在真人看来,灵王必然要惑乱天下。

    “白飞,我*这么好,咋就不收你当徒弟呢?”牛小田斜着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他传授我心法,也等于是*。咱俩,说起来,还是师姐弟呢!”白狐往自己脸上贴金。

    “脸皮真厚!”

    “哦,说错了,是师兄妹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逗你呢,你永远是我的老大!”白狐挺了挺身子,继而又说:“动物嘛,毕竟跟人不同,大部分高级*,都是给人类量身打造的。”

    话很实在,人身难得,兼容万法。

    兽仙们的第一追求,就是变成真正的人类!

    “白飞,闯荡这么多年,你见过凝聚实体人形的兽仙吗?”牛小田打听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