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狐使劲摇晃着小脑袋,说道:“老大,即便见到了,也未必就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那种程度的兽仙,跟真人一般无二,兽类气息全部收敛,完全察觉不到的。”白狐解释,又叹口气:“唉,跟这样的兽仙相比,我们就是渣渣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凝聚的虚影,也蛮像那么回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还差挺远呢!兽仙也有虚荣心,弄个虚影形象,就是摆酷而已。”白狐讪笑。

    “切,还是忽悠我,说啥将来嫁给我,得等好几百年吧!”牛小田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你努力*,寿命长着呢,没准就等到了!”白狐眼睛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“白飞,不跟你胡闹,化人的兽仙,难道真的无法识别吗?”

    牛小田关注这件事儿,也是从自身安危考虑,谁知道将来面对的敌人,会不会就有这种类型的强大兽仙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啦!”

    白狐摆摆小爪子,开启了话痨模式。

    在兽仙圈内,将这种化人的兽仙,称之为灵仙。

    很难遇到的主要原因,他们并不在山林,而是在混社会,大隐隐于市,藏身在茫茫人海中。

    红尘历练,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“现在出门,都需要身份证的,他们咋混过去,用法术吗?”牛小田不解。

    “老大,兽类变成人,是有影像参考的。比如,某个人寿元没了,突然失踪又回来了,那就可能是个变化的灵仙,身份证当然就有了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够可怕的,照这么说,他们还能伪装成孝顺孩子,勾搭帅哥美女。”

    “伪装嘛,必须。孝顺免谈,一定是六亲不认。”白狐继续解释,“到了灵仙的程度,是非常孤傲的,不会遵守世间的纲常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是是识别的方式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不孝顺的孩子,比比皆是,而且他们反而不如兽仙会伪装,通常表现得淋漓尽致。”

    白狐说了几句有哲理的话,跟着又给出了几种真正区别的方式。

    灵仙会喝水,偶尔吃水果,但不吃饭菜。

    遇到灵芝仙草,他们当然会服用的,绝不含糊。

    由此,又推理出一条,他们不会去茅房,假如真去了,也是做样子。

    灵仙好不容易变成人,当然要选个好模子,多半都是俊男靓女,不会衰老,俗称冻龄,有魅力,非常吸引人。

    但他们一定不会结婚,高贵的单身一族。

    到了灵仙的程度,依然害怕雷电,所以,绝不会在雷雨天出行。

    有个传说,那些被雷劈的人,就是灵仙,当然是胡诌八扯,不能信。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一条,看影子。

    灵仙的影子,会是本来面目,比如,黄鼠狼幻化,影子必然是黄鼠狼,以此类推。

    听起来,影子识别很简单,其实不然。

    灵仙会使用法术,将影子隐藏,由此,可能出现一个人没有影子的情况,或者影子不匹配等等。

    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,提取重点!

    牛小田归纳一下,共有四点:不吃饭,冻龄单身,怕雷电,异常影子。

    想想,牛小田又给加了一条,却是最实用的,那就是看相识别。

    如果一个人寿元已尽,却活得意气风发,风流潇洒,那就要格外留意了。

    白狐对此大赞,还是老大的脑子灵光,自愧不如啊。

    看时间差不多了,牛小田将小木人取出来,果然,上面的血气,都被三个鬼丫鬟吸收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小木人,当然要留着,非常难得。

    这玩意并不普通,通了九窍。简单说吧,就是关键部位上都有小孔,而这些小孔,却在里面相互联通,内部构造很复杂。

    打造这样的小木人,非工艺大师不行,反正牛小田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取出破体锥,将上面钱同聚的生辰八字磨平,牛小田又把这件稀罕物,锁进了保险柜里。

    惊喜陆续来了。

    滴滴!

    钱同聚先发来一个五万红包,牛小田笑呵呵地收了,回了个抱拳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万元红包,钱同聚祝贺小田兄弟荣升厂长。

    随礼晚了些,但总归是个心意,不能拒绝,牛小田开心地又收了,又是一个抱拳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范志辉也发来一个万元红包,恭喜当厂长的礼金。

    这两人,关系还真是铁。肯定是商议好的,时间差不多,礼金数额都一致。

    盛情难却,牛小田再度收了,大方发去消息,以后有啥事儿,范大哥说一声就行,义不容辞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起来,却是安悦,语气焦急,“小田,马上来村部一趟,快!”

    骑上小摩托,牛小田火速赶往村部。

    眼前看到的一幕,却让他一头雾水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村部门前,停着三辆大货车,上面蒙着布。

    而院子里,聚集着至少五十人,都是工人打扮的生面孔,正在三三两两的抽烟。

    要改造村部吗?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疑惑,穿过走廊,来到安悦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安悦直接将一张合同递了过来,又递来一支碳素笔,指着一处,签字吧!

    哪能随便签字!

    合同精神必须要有。

    牛小田还是将合同大致看了一遍,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悦悦,三十万,村部卖给我了?”

    “钱有人付了,不卖也不行。为了这件事儿,镇领导来了好几个,一通劝,什么大局为重一类的,搞得好像我很难缠。哦,刚走没一会儿。”安悦恼火道。

    “黄平野安排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!”

    安悦翻了个白眼,又催促道:“抓紧签字,外面的工人还等着装修呢!”

    拿起笔,牛小田又停住了,村部是半旧的铁盖大砖房,买下来容易装修价格也不低啊,“装修费咋算?”

    “唉,我都不知道他们哪来的,自带材料,当然不用你花钱。签吧,签吧!反正对你不是坏事!”

    安悦握住牛小田的手腕,恨不得替他签名。

    不花钱,那就没问题了,牛小田潇洒地签上大名,一式两份,各自收好,其他的手续,就让村主任去办理吧!

    从此,村部就改姓牛了,将成为牛小田的新居之地,牛家庄plus+++!

    好像哪里不对?

    村部没了!

    “悦悦,以后你去哪里办公啊?”牛小田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