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大神采奕奕,肯定有喜事儿。”

    白狐一出来就溜须,看得倒也准,牛老大刚拥有了一处大宅院,确实是一件大喜事儿。

    不对啊!

    这货能听到外面说话,难说不是提前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没理这个马后炮,牛小田傲气道:“白飞,明天跟本老大一起,去西山打老鼠吧!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是疯了吧?那只鼠仙很厉害的,而且还特别凶狠。”白狐现出原形,惊得都直立起来。

    理解错了,白狐当成了喝鹰血的鼠仙,那确实是个狠茬。

    “不是鼠仙,是老鼠精,修为不超过百年。”

    白狐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它怎么招惹你了?”

    牛小田将前因后果,大致讲述一遍。

    这只老鼠精非常可恶,破坏坟地风水,影响人的运势,还曾经引发了一次规模浩大的鼠灾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也挺过分的,咱好歹也是兽仙,怎么能做那种同门相残的事情呢。”白狐很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用屁熏晕了刺猬仙,早就是兽仙里的叛逆者。想开点,干一次和干多次,没分别的,你早就被列为被追杀的对象。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唉,惹不起你,跟兽仙们的友谊小船,就翻到底吧!”白狐无奈答应。

    刺猬仙会土遁,老鼠精会打洞。

    这两种妖孽都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上次成功得手,是因为黑子钻进去,将老鼠精给强行拖了出来,牛小田也因此获得了宝贝惑风球。

    这一招,现在行不通。

    因为,黑子,长大了!

    钻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首先想到的是,用烟熏,弄他个滚滚浓烟,把老鼠精给逼出来。

    白狐并不赞同,老鼠精不是普通老鼠,它可以打个洞继续藏身在地下,闭气的情况下,熬几天完全没问题。

    挖出来,更不切实际,老鼠洞很深,况且,它还能到处跑。

    那就用对付黄鼠狼精那一招,投放食饵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中,并没有介绍*老鼠精的食饵,还得请教同为兽类的白狐。

    “老大,行不通的,老鼠最脏了,啥都吃,很难*的。”白狐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小老鼠,上灯台,偷油吃,下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鼠固然喜欢香气四溢的食物,但老大别忘了,它是老鼠精,不是一般的傻老鼠。肯定能感应到有人来到附近,想要干掉它,它本来就胆子小,不可能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还有一招,那就是水淹老鼠!

    可是,现在是冬天,附近的小溪结冰了。

    靠人力抬水,根本不够灌的,只怕到地方也要结冰了。

    必须一招致命,不能再让它跑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使劲挠挠头,“白飞,我没招了,你想个辙吧!”

    “老大,修行不易,得饶鼠处且饶鼠吧!”白狐赔着笑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干掉它,别惹本老大生气。”牛小田不满,这货分明是有办法,藏着掖着不想说。

    蒙混过关不行,白狐只能妥协,出了个主意。

    听说有一种法术,叫做引鼠法,一旦施行,老鼠乖乖出来聚集。

    弊端是,可能会引来很多老鼠,挑最大个的打死也就行了。

    《秘术拾遗》有这个法术,主材料是老鼠的肺。

    大冬天的,找老鼠也不易,更何况,牛小田才不愿意解剖一只老鼠,想想都恶心。

    突然,牛小田灵机一动,想到了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起身去了西屋,麻友们还在酣战。

    看起来,春风大赢,因为她满脸春风,其余人都是愁云惨淡。

    牛小田径直走向保险柜,从里面取出一张符箓,又重新返回东屋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居然有驱兽符。”白狐吃惊无比。

    “抢来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很得意,驱兽符有三张,来自于宫桂枝。

    这种符箓打造不易,需要用百虫粉来制造符纸,搜集一百种虫子,也要下很大功夫,更可况里面还有珍稀虫类。

    驱兽符,并非可以驱使所有兽类,仅限于有灵性的。

    老鼠能修仙,也在范围内。

    进入真武三层,牛小田已经能驱动这种符箓,也很想尝试下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使用驱兽符,肯定能搞定老鼠精,即便有了假丹,也要受控制的。”

    白狐非常确信,言外之意,像它这种真正凝结内丹的高级兽仙,驱兽符就失效了。

    “那明天就试试符箓的威力!”牛小田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有这样强大的符箓,肯定杀得它七零八落。那个,我,还用跟着吗?”

    “必须啊!”

    逃不过去,白狐只能答应,回到竹楼里,看着三个鬼丫鬟,倒也释然了。

    实力不足,就得委曲求全。

    更何况,牛老大也并非恶人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牛小田傲气冲天,带着四美去除妖。

    随行的,还有黑子和白狐,一行队伍浩浩荡荡,踩着积雪,杀奔西山!

    阚方山家的祖坟在哪里,牛小田当然记得,沿着还算平坦的山路,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。

    积雪很厚,一片白茫茫,坟头都要仔细分辨。

    雪地里,人盯得太久,眼睛会不舒服。

    但是,有白狐在,找一只老鼠精,实在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只老鼠就在坟头的西南方,打了个十米深的洞,里面各种洞相连,像是个迷宫,情况很复杂。”白狐感知后,及时汇报。

    “它知道本老大来了?”

    “感觉到了吧,小眼睛瞪得溜圆,仰着脑袋听着上面动静呢。嘿嘿,它恨你。”

    切,牛小田才不在意,恨有个毛用,一切单凭实力说话。

    “白飞,它为啥留恋这个地方?”

    这也是牛小田心头的疑惑,上次老鼠精差点丧命,失去了惑风球,本该逃得远远的,怎么又回来找死?

    “嗯,它喜欢香气,有助于它修行。这下面,有一块沉香木,不知道埋了多少年。”

    沉香木?

    好东西啊!

    不只是能卖钱,还是很多法术要用到的材料。

    不虚此行!

    牛小田心花怒放,夸赞道:“白飞,你又立功了,回去有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能为老大效劳,是白飞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真虚伪,你还不是时刻都想逃走。本老大说话算数,等着哈,等我进入五层修为,就还给你内丹。”

    说完,牛小田便带着大家,朝着老鼠洞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