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黑子很敏感,嗅到了老鼠精的气息,率先冲到老鼠洞跟前。

    它用爪子刨了几下,又回头低低叫了几声,没错了,就是这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凑近了看,一个圆溜溜的洞,直径二十公分,四周有冰碴,上面并没有任何遮掩物。

    老鼠精大概认为,冰天雪地,没人会到山上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又要挖洞抓刺猬啊?”夏花有经验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抓刺猬,而是灭老鼠。”牛小田纠正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要去拎水往里面灌?”冬月撸起袖子问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,肯定好大一窝耗子吧!真瘆人。”秋雪觉得恶心,皱眉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都别废话啊,老大让咋干,就咋干。”春风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大家过会儿再忙,先距离我两米,分四个方位站好,等老鼠出来了,让你们上,就给本老大往死里砍。”

    遵命!

    四美齐齐答应,老规矩,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站定,将铁锹镐头扔一边,握紧手里的砍刀。

    只见牛老大神情肃穆,取出一张符箓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分钟,突然将符箓朝着洞口上方一抛,符箓就这样燃烧起来,眨眼间就烧成了飞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牛小田也感到右手食指中指发胀,代表着可以发布指令。

    指向洞口,牛小田厉声道:“孽畜,速速现身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股腥气扑面而来,一只超大号的老鼠,瞬间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四美看呆了,全都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见过老鼠,却没见过这么大个的!

    体重超过二十斤,黑眼睛,红鼻子,呲牙示威的样子,像是要吃人。

    此刻,老鼠精被驱兽符给困住了,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否则,它轻易就能搞定四美,弄晕后,四口就能咬断她们脖子上的大动脉。

    黑子想要冲上前咬,却被牛小田制止了,让四美动手。

    “孽畜,向前走五步。”牛小田手指前方下令。

    老鼠精不受控制地迈开小短腿,果然就在雪地里,向前走了五步。

    数学不错,一步都没错。

    “灭了它!”牛小田冷哼。

    四美回过神,深吸一口气立刻冲上前,砍刀纷纷落下,老鼠精立刻发出刺破耳膜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皮糙肉厚,一下砍不透,那就继续砍。

    我砍,砍砍砍!

    在四美的狂暴劈砍下,老鼠精很快就遍地鳞伤,气息奄奄,倒在地上抽搐着。

    灵力散失,让驱兽符失效了。

    但它也同样没本事再逃走,片刻之后,不甘地瞪着小眼睛死在当场。

    春风咬牙使劲踢了一脚老鼠精。

    哎呦!

    春华嘴里倒吸着丝丝凉气,这货太硬了,隔着皮靴居然都硌的脚疼,踮着脚过来报告,“老大,耗子精彻底死透了!”

    “不错,辛苦大家。”

    四美散开,心里想的却是,别看老鼠个头大,但杀它根本没难度。

    老大才叫有本事,一张符,就让老鼠精乖乖出来受死。

    牛小田掏出手机,拍了张照片,又指着死去的老鼠精,说道:“黑子,归你了!”

    看了眼主人的手势,黑子心领神会,将死老鼠叼起来,拖到一边,利齿撕开外皮,开始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这么痛快就吃了,也得益于白飞平日里的劝说。

    老鼠肉也是大补之物,对黑子的成长,百益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工作,才是最辛苦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四美坐下来,先吃些东西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另外,每人服用一颗强武丹,春风秋雪后来的没有,就先用夏花冬月的,等抽个时间,再给大家炼制一批。

    吃饱了饭,又吃了药丸,四美顿时觉得,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。

    白狐探查结果,沉香木就在西南五米的地下,位处目前鼠洞和之前鼠洞的中间。

    脚下的鼠洞,因为住着老鼠精,冻得并不坚固。

    就从此处开挖,朝着那边延伸,反而会更省力气。

    为何要挖鼠洞?

    四美一致认为,老大是想要斩草除根,将鼠子鼠孙一起都灭了。

    镐头刨,铁锹铲,鼠洞边,一派热火朝天的挖掘场面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闲着,到附近去找石块,收集了一大堆,等工作完成了,必须将这里彻底填埋,才能保证阚秀秀不受干扰。

    沉香木产自于南方,北方冻土里,是不该存在的。

    但青云山不同,曾经是修行圣地,来自天南海北的修行者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应该是他们带来的,不知道期间发生了怎样的故事,留下了这块珍贵的沉香木。

    干了三个小时,也掏出了个深入的大坑!

    四美并没有发现一只老鼠,甚至连老鼠过冬储存的粮食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牛小田叫停,走下来,接过夏花手里的铁锹。

    快速向前挖了二十公分,果然碰到了一截木头。

    沉香木,找到了!

    牛小田内心感慨,这段时间,自己最大的收获,不是别的,恰恰是有了一只狐仙助手,胜过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“姑娘们,将这块木头弄出来。”牛小田兴奋道。

    费了半天力气,居然就是为了挖一块木头。

    看四美大惑不解的神情,牛小田傲气道:“本老大推算出,此地有一块天然沉香木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牛逼啊!”春风大赞。

    天然沉香木的价格,堪比黄金,这份力气出得太值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泄露秘密。”牛小田叮嘱。

    “老大尽管放心,这种事儿不用交代啊的,俺们都懂规矩。”春风拍着胸脯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一块木头一米长,直径三十公分的沉香木被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被打磨过的,更加证实了牛小田的推测,这样东西,就是某个修士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回去再清理沉香木,牛小田下令,将这里重新填埋。

    一边扔石头,一边填土,又用了一个小时,此地重新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用绳子固定好沉香木,大家轮流拖着往回返,在雪山上留下一路的欢笑声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时,天已经快黑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沉香木扔到仓房里,再次叮嘱四美,不要提及此事,只说是去挖洞灭老鼠。

    老百姓对物权归属很敏感,何况是珍贵的沉香木,万一传到阚方山耳朵里,怕要给良好的关系,埋下不小的阴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