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休息片刻,牛小田便将死老鼠精的照片,通过发给了阚方山。

    一切搞定,再无隐患,让这位父亲尽管放心。

    阚方山惊讶之余,不免询问咋打死的?

    没必要说实话,牛小田谎称用香油泡馒头,老鼠精经不住香味*,就在洞里跑出来了,等在洞口,露头就把它敲死了。

    阚方山很开心,说女儿秀秀一切正常,感谢的话,又不知道发了多少。

    牛小田满不在意,以他现在的本事,干掉一只连假丹都没有的老鼠精,自然不在话下,堪称信手拈来!

    然而,光除妖还不行,抓鬼的任务又来了!

    晚饭时,安悦播放了一段手机视频,来自于工厂的外部监控录像。

    视频显示的时间,是昨晚十一点半。

    两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,出现在工厂外的乡路上,头发遮着脸,长裙遮着脚,移动的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乍一看,就像是无风自飘。

    嗯,气氛有了。

    恐怖啊恐怖!

    女鬼在工厂边上,扬手洒下了不少纸钱,这才掉头快速离开,前后几分钟而已。

    目测,两个女鬼都是大高个,超过一米九。

    认真负责的领班季德发,回看视频监控,发现了此事,也没声张,带着几个老头把纸钱给捡走了,今天才汇报给安副厂长。

    “大家怎么看?”安悦沉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啊!看着蛮瘆人的,她们都没脚。”野妹有点害怕,小脸都变色了。

    巴小玉却提出了质疑,觉得不像鬼,“一看就是假的。猛一看像是没脚,但高度从没变过,踩高跷就能做到这一点。另外,鬼应该飞走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俺觉得也是假的,网上不少这种恶作剧的视频,还有人装鬼被车撞死了。”夏花跟着牛老大四处闯荡,见多识广,表示不信。

    其余三美意见一致,就是俩*,故意装神弄鬼,大晚上出来恶心人的。

    移动速度快,裙摆一致向后无其他方向波动,也容易做到,踩着电力平衡车就可以。

    否则,为何裙子那么长,不敢露出鞋子?

    对大家的判断,牛小田表示赞赏,女将们进步都很大嘛,连推理都会了。

    不是真鬼,确信无疑。

    “牛厂长,不能由着他们装鬼*,值班的都是老人家,万一吓出个好歹,对工厂也会造成不好的影响。”安悦认真道。

    高调称呼牛厂长,就是希望牛小田能担负起厂长责任,认真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“姑娘们,谁去工厂宿舍住几天啊?”牛小田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“俺去!”

    春风很有大姐气度,第一个报名,也是刚来想要立功。

    “俺也去!”夏花报名。

    其余二美和巴小玉纷纷举手,只有野妹没吭声,她胆子小,又不会功夫,只是个弹吉他唱歌的网红。

    “小玉留下,四美一起去吧!”牛小田做出部署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大!”

    四美齐齐拱手,笑逐颜开,不用说,四人同行,到了工厂那边,麻将又能凑成一桌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啥不对的,立刻联系俺们,马上回来投入战斗。”春风豪爽道。

    “好!有事通电话。”牛小田答应。

    饭后,四美兴冲冲地开上中巴车,带着麻将和炕桌,立刻赶往加工厂宿舍。

    破天荒头一回!

    张棋圣来了电话,约牛小田过去下棋。

    嘿嘿,牛小田暗自偷乐,老头肯定太闷了,才想起忘年交的资深棋友。

    这也怪他!

    不懂低调谦让,都说棋逢对手,将遇良才,他总是赢,久而久之,就没人愿意跟他玩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爽快答应,还带了一小瓶野山参泡的补酒。

    高四毛劫持事件,让牛小田对张棋圣的好感倍增,生死关头,张棋圣还能惦记他人安危,这份品质,千金难买。

    溜溜达达来到张棋圣家里,老头已经摆好棋盘,还泡了两杯茶。

    看到牛小田带着酒,张棋圣眼睛都亮了,忙不迭的接下来,锁进了柜子里。

    好酒啊,自从喝了这种酒,张棋圣感觉像是恢复了年轻态,身体倍棒,睡觉倍香,甚至可以穿着单衣去茅房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喝茶下棋,一边聊天。

    “今天,派出所的人来了,详细询问了那天的情况。”张棋圣道。

    “该说就说,反正咱也是受害者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以为然,派出所没找自己,就说明黄平野已经搞定,自己不会受到任何牵连。

    “对方说,那人叫高四毛,身负好几条人命,回头想想,还真是凶险。”张棋圣后怕道。

    “您老长命百岁,神灵庇佑,没人能伤得了。”牛小田笑着嘘呼。

    “借你吉言吧!”

    张棋圣说着,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,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眼睛顿时亮了,像是个古代令牌,金灿灿的,好似黄金打造的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是给你的吧!”张棋圣指着道。

    一头雾水的牛小田,将令牌拿起来,沉甸甸的,仔细一看,不免失望,镀金的,里面应该是黄铜。

    令牌正面,左边雕刻着一条龙,右边是一只虎,形象生动。

    龙虎中间三个大字,牛小田。

    再看背面也有字,上面,志在必得,下面,不宁方来。

    中间还是两个大字,必殺!

    大字的右下角,还有三条细纹,造型像是毛发。

    几个意思?

    牛小田彻底懵了,不由挠头问道:“棋圣,这玩意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下午在茅房边发现的,卫生纸包着,应该是隔墙扔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张棋圣解释一句,继续下棋,“小田,一看就是送给你的。但我总觉得,代表着一种不祥,你是不是得罪人了?”

    “咱可是五讲四美三热爱两袖清风一片冰心的好青年,人畜无害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是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你的风头太盛了,多注意自身安全吧!”张棋圣点拨道。

    琢磨了下,牛小田认为,那三条毛发状的细纹,代表的就是高三毛。

    切,无聊,还用暗号!

    还是个孬种,打个电话,多简单的事儿!

    高三毛换路子了,主动接近牛家庄,唯恐被发现,知道牛小田常来下棋,就想通过张棋圣转达威胁恐吓。

    还弄了个必杀令牌,太搞笑了吧!

    就是太小气,弄个纯金的才多少钱,镀金都是假把式。

    能送信,说明高三毛的人在附近,不可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牛小田输了两盘棋,放赖赢了第三盘,便早早回家了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!

    牛小田的手机,突然滴的一声,来了条短消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