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没有意外!

    深蓝色的网站页面,上方五个标红大字,龙虎必杀令!

    第二行是金*字体,括弧,高级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牛小田放大的二寸免冠照。

    板寸斗,双目有神,不苟言笑,取自于身份证。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笑了,底板好,证件照都拍得这么帅气,自己看着都顺眼。

    信息介绍:牛小田,出生日期,安平县青云镇兴旺村人,孤儿。

    嗯,够详细的。

    初中肄业。

    他娘的!有必要强调学历吗?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恼了,都不知道照顾下面子的吗?

    但看到最后的悬赏金额,倒是不禁又乐了。

    比一般人更值钱!

    悬赏金额不是五千万,而是七千七百万!

    这身价,简直要跟亿万富豪看齐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别笑啊,你没看见吗,接单人数都一百多了。”春风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能不能也接单?这么高的价钱,我都想把自己给杀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话,终于把大家给逗笑了,却都笑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相处这么久,亲如一家人,怎能不惦记牛老大的安危,这可是最高级别的必杀令。

    “姑娘们,别愁眉苦脸的,该吃吃,该喝喝,该欢乐就大笑。本老大所向无敌,岂能那么容易*掉的?啥令也不好使,当成屁就行,谁来就跟谁干,正好替天行道为民除害。”牛小田鼓励道。

    老大一身武功,未逢敌手,大家都清楚。

    想对付老大,确实不容易,高义帮挑衅,还不是丢盔卸甲,损兵折将,露出日薄西山的势头。

    唉声叹气解决不了问题,养精蓄锐,强大自身,全力保护老大,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“对,谁来就干谁!”春风握起拳头。

    “男的拔毛,女的浸猪笼!”夏花附和。

    这回,大家终于爆笑起来,还是夏花最了解老大。

    想开了,大家便开始吃饭,嘻嘻哈哈聊天。

    事后,春风还是找到巴小玉,悄悄叮嘱,千万留意试图接近老大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龙虎必杀令已经下达,想必黄平野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却没什么反应,已经派出四美,总不能在牛小田身边,安排更多保镖,那日子就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估计,高义帮的出现,也跟这单生意有关,而且志在必得,所以昨晚便率先展开了骚扰行动。

    怕也没用,更何况,牛小田也不怕。

    真武三层的修为,他还真不信,这些贪财的普通人,真能找到机会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下午,牛小田取出那截灵柳枝,将水倒掉,换上了灶坑土。

    三泡三埋的处理流程,进入第二埋,一天即可!

    相比故弄玄虚的狗屁必杀令,灵王才是个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希望执草*的法术,将来能躲过灵王的探查。

    安悦很忙碌,带着刘会计,给每家每户的院门前,都钉上了门牌号。

    这是为农家乐的开业做准备,等滑雪的游来了,就可以根据门牌号,找到想要吃饭睡觉的地方。

    愿意做牌匾的,自己出成本钱,安装免费。

    不想做牌匾,村部会统一印刷宣传单,予以无偿宣传。

    公平公正公开,没人有意见。

    要说安悦一点不偏心,也是假的。

    归了牛小田的村部大院,门牌是1号,而当前还没搬走的住宅,则给分配了66号。

    必杀令的事情,牛小田没告诉安悦,又帮不上忙,何苦徒增担忧。

    晚饭过后。

    安悦靠在被子上,从包里掏出两万块钱,还有一张票据,一并交给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看了眼票据,写的是服务费。

    “悦悦,咋还给我钱啊?”牛小田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“不想要拉倒!”

    “一片心意,当然要收,服务费是咋回事儿?”

    牛小田财迷地把钱搂在怀里,安悦噗嗤笑了,继而解释道:“就是补给你的改风水钱,不能那么写,你给村里拉来项目,也等于提供服务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这下,我心里就舒服多了。”牛小田释然的抚摸下胸口。

    安悦撇嘴,又说道:“村部大院卖了,账上有了点钱。你也为下了好人,刘会计和张翠花对这笔支出,都不反对,否则,还真拿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安主任的力挺,够义气。”牛小田抱拳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现在有钱也有地方,怎么就不考虑,做个正当生意?”安悦认真问。

    “做生意太操心,我又不善经营,现在也不少赚,日子过得挺好。”牛小田根本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安悦没再说话,劝不了,那就随他吧!

    夜晚,

    高三毛的短信骚扰继续,牛小田也不会理会,明白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发多了,自己就会放松警惕,然后攻其不备。

    这傻缺哪里知道,闵奶奶那边,早有三灵在看护着,不会给他任何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“老大,快醒醒!”

    酣睡中的牛小田,被白狐的小爪子给弄醒了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牛小田坐起来,这日子也是愁人,好好睡觉都成了难事儿,幸好白天能补觉。

    “二灵回来了,那两个装鬼的正在路上,赶往工厂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太好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乐了,立刻抓过手机,直接打给了春风。

    春风马上就接了,还能听到洗麻将的声音,“老大,有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鬼来了,马上展开伏击,一定抓到他们,别打太狠了。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咋知道的?”春风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本老大能掐会算,相信我,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相信!

    春风挂了电话,四美立刻行动,这比打麻将可*多了。

    四美穿好羽绒服,出了工厂,趴在路边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果然看见两个白影,从远处快速地滑了过来,超长的白裙子,披头散发,能听到电动平衡车滑过路边的清晰声音。

    老大神了!

    四美暗自夸赞不已,有这份推算的本事,必杀令就是个笑话!

    等两个假鬼来到跟前,刚刚取出袖口里的纸钱。

    四美突然就冲了出来,两两一队,朝着假鬼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假鬼被吓惨了,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电动平衡车的速度,也比不上四美爆发的百米冲刺。眨眼间,两鬼就被按倒在地,摔得哎呦乱叫不停。

    抓到了!

    牛小田接到电话,将身边的安悦推醒,她迷瞪瞪地转着脸问道:“小田,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快,一起去工厂,装鬼捣乱的两个家伙,被四美抓到了。”牛小田催促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