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没有擅自处理,倒是让安悦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安悦立刻起来穿衣。

    忙乱之中居然找不到裤子,还是牛小田帮她从地上捡起来。

    下炕后,安悦略微思索了一下,拿起电话,打给了林大海,让他也马上赶往工厂。

    “悦悦,喊他干啥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林大海是厂里的监事,不能什么事情都是我们做主,可以避免落下闲话。”安悦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想得可真多,跟林叔哪那么多事。”牛小田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你可长点心吧,要都像你这样稀里糊涂的,早就乱套了。”

    安悦絮絮叨叨上着课,随后两人出了门,骑上小摩托,一路轰鸣着朝着工厂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声音之大,拖拉机不如它。

    安悦紧紧抱着牛小田,大声道:“小田,该换个摩托了!”

    “能骑,换了干嘛,我这人很怀旧的。”

    分明就是小气鬼,还说得那么高尚。

    刚到工厂门前,后面传来了摩托声,林大海穿着军大衣,也急火火地赶来了。

    三人将摩托车推到院子里,一起走进了办公楼。

    一楼大厅里,地上坐在两个女人,年纪都超过三十岁,瘦高的体型,却穿着花棉袄和大棉裤,脚下防滑的老年鞋。

    女人头发散乱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刚挨过一顿胖揍。

    特制的白色棉布长裙,堆在一旁,上面放着长长的假发,乱糟糟一团,看着很恶心。

    四美和季德发等值班人员,都掐着腰站在四周,秋雪和冬月脚上,还踩着运动平衡车,前后移动着。

    “小田,安主任,这两个女人太可恶了,装鬼吓人,老李头都差点被吓病了。”

    季德发恼火地先开口,刚才因为生气,两人被拖进来时,他也上前使劲踢了好几脚,真想踢死这两个烂人。

    有四美在这里,这两人挨打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没打成残废,打*,还得感谢牛小田教导有方。

    安悦瞪了一眼,上前蹲下问道:“你们叫什么名字?为什么来加工厂装鬼,扰乱工厂秩序?”

    “俺们就是过来玩,咋就被抓来了?”一个女人扬起脸装迷糊。

    “半夜装鬼也是玩?”

    安悦胸脯起伏,七窍生烟,此刻也想抽这女人几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俺们拍视频当网红,也不行啊?”另一个女人也开始狡辩。

    “拍视频往工厂扔纸钱?”安悦冷声问。

    “装鬼哪能不扔纸钱?再说,俺们又没扔到院子里。”

    之前的那个女人,故意抬着头,仰着脸,瞪着小眼睛道:“俺们就不懂了,咋就突然挨了一顿打,还被抢了东西,限制了人身自由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答如流,好像是提前演练过,暂时找不到破绽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安悦气得说不出话来,牛小田却一把将她拉到旁边。

    对待这种人,好声好气是没用的,一定让她们发自内心的恐惧才行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叫什么名字?”牛小田沉声问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齐齐摇头,不说就不说,还真就不信了,敢把她们给打死。

    “哼,给脸不要脸,先把她们的指甲都给拔了,包括脚指甲。然后,再把膝盖打碎,牙齿也打掉。”牛小田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小田,不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林大海猛然一把拉住牛小田,这孩子,怎么变得这么暴戾,好像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出事儿我担着,行动!”牛小田再次下令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四美立刻冲到过来,分别死死钳住两女的手腕,春风招呼道:“季大叔,多找几把钳子来,尖嘴的也行。”

    季德*了下,牛小田点头道:“去找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季德发答应一声,快步走开了。

    安悦一言不发,她认为牛小田故意在吓唬这两个女人,真要是拔指甲,她肯定会阻止的。

    两女奋力挣扎,免不了又挨了几个耳光,打得晕头转向,鼻血都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等季德发拿来几把钳子,两女已经濒临崩溃边缘。

    不会的,他们就是吓唬人。

    但是,当春风接过一把钳子,当啷一下敲在地上,两女就从崩溃边缘跌落了,“不要啊,俺们说!啥都说!”

    “敢隐瞒一个字,就等着遭大罪吧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安悦连忙拿出手机,吩咐大家嘘声,凑近了进行录音,视频就免了,毕竟被打花了脸,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俺叫魏淑梅,女,三十三岁,至今未婚……”

    “俺叫杨雪榴,女,三十五岁,刚刚离婚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交代,她们都是青云镇山产品采购公司的老员工。自从兴旺山特产品加工厂成立后,公司能收购的山货就少得可怜,这个月干脆没发工资。

    公司总经理李来福,是李镇长的侄子,对兴旺厂恨之入骨,每天骂声不绝。

    必须搞黄了兴旺厂,才能让采购公司活下去。

    直接捣乱,不敢,都知道牛厂长有背景,不好招惹。

    于是,李来福想了个好点子,那就是装鬼。老百姓都迷信好糊弄,只要把工人都吓跑了,厂子也就黄了。

    先弄了塑料充气的假人,飘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放鬼哭的声音,扔一些纸钱,魏淑芬还说,为了保密,纸钱都是她亲手剪成的。

    但后来,兴旺厂安装了外部监控,充气的假人不能用了。

    李来福想破脑袋,就有了这个真人装鬼的升级行动。为此,还购买了电动平衡车、白衣和假发等,自以为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次行动,李来福也开着面包车跟来了,就停在泥鳅河的水泥桥旁边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为了拿工资,俺们才不会大冷天半夜过来装鬼,自己都觉得害怕,也不吉利啊!”魏淑梅哭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李来福挺凶的,动不动就想打人呢!”杨雪榴也哭道。

    争不过,就搞卑鄙下流的阴谋诡计,*至极。

    林大海怒容满面,拳头都握紧了,他一直都很清楚,自己这个村主任的职务,就是被李镇长给搞掉的。

    现在又是李镇长的侄子,想搞垮加工厂。

    安悦也对李镇长彻底失望了,这种人不配做一镇之长,就是经济发展的绊脚石。

    “李新平镇长在采购公司里,有股份吗?”

    安悦又问,特意将手机录音更加凑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