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东西,帮他赚那么多,还想弄死我,没门。”

    李来福骂骂咧咧的,被牛小田推着下了楼,一直送上了面包车。

    已经快半夜一点了,大家还都在大厅里等着。

    牛小田大手一挥,今晚行动结束,大家都可以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安悦一把拉住他,低声道:“小田,李来福这人,小人做派,心术不正,不能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合作个屁,逗他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一笑,招呼道:“林叔,咱们一起上楼去坐坐吧!”

    林大海点点头,三人再次上楼,选择在会议室坐下。

    林大海吸着烟,闷闷道:“现在的证据,还不足以搬倒李镇长。我担心,事情闹到这种地步,会引来他更猛烈地反扑。”

    “加工厂他动不了,将来只能揪我的问题,诸如生活作风一类。”安悦两道秀眉一直拧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两位不用担心,李镇长就是秋后的蚂蚱,蹦跶不了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叼着烟,不以为然,拿出手机,找到录音文件,快进了一段,现场播放了一段录音。

    “这人就是我叔叔,李新平,装鬼吓人,也是他指使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后,两人都吃惊不小,录音中的声音,正是刚刚离开的李来福,李镇长的侄子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怎么让他开口承认的?”安悦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洋洋得意,却被安悦打断了,她才不信,继而催促道:“把这段录音发给我,明天一早,我就去县里告状,必须趁热打铁,李来福肯定会反悔的。”

    林大海使劲搓了搓手,突然说道:“不,发给我,还是我去。”

    安悦一愣,“林叔,这是得罪人的事儿,还是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悦悦,兴旺村的发展需要你,你不能有闪失。我现在就是平头百姓,没啥怕的,跟李新平斗到底,也算是给村里做贡献了。”

    悦悦?

    称呼很亲密。

    难道说,林大海已经知道安悦是英子的姐姐?姜丽婉跟他坦白了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话,你们年轻人,前途无限,憋屈了这么多年,我也不想再继续下去了。”林大海很固执。

    “谢谢林叔。”安悦颇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大不了,以后就在厂子里打工,也不少赚钱。”林大海道。

    “林叔,如果有困难,直接给我打电话,我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。”林大海眼中充满慈祥。

    “小田,明天给林叔安排辆车吧!”安悦商议。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!”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打电话通知春风,明天就开那辆中巴车,护送林大海去县里。

    没必要四美都去,春风散了刚支起的麻将局,安排夏花冬月开车一路护送。

    事态紧急,林大海也没推辞,表示今晚不回家,留在工厂整理告状的材料,多提交几个部门,东方不亮西方亮。

    将剪辑的音频,发给林大海,牛小田便带着安悦,离开加工厂,回家去安心睡大觉。

    新的一天,万里无云,阳光普照。

    上午,牛小田跟姑娘们去滑雪,玩得畅快淋漓,自觉水平又提高了一大截,已经是滑雪场最靓的那个存在。

    午饭后,小睡片刻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又取出那截灶坑土埋着的灵柳枝,进入执草*法术的下一个处理流程。

    将塑料槽清理干净,注入清水,点起三炷香。

    道由心合,心假香传,所启所愿,径达九天……

    念完焚香咒,又念诵净水咒,牛小田神情专注,吸入东方气,吹入到水槽里。

    随后,又快速绘制了三道感灵符,在水面之上燃烧。

    似有一层雾气,氤氲在水面,牛小田心中大喜,用于浸泡灵柳枝的特制符水,成功了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,将带着灶坑灰的灵柳枝,放入水槽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像是捧着个宝贝,送入到保险柜锁好,只需三天,就可以进入最后的处理流程。

    还有件事情,也该解决了!

    牛小田找到从刺猬仙那里得来的通脉草,取下一片叶子,再次支起了药罐。

    找来党参、黄芪两种药材,慢慢熬制,巴小玉过来帮忙,牛小田也没用,决定亲自动手,不想出现任何差错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捞出药渣,这才将通脉草叶子轻轻碾碎,洒在里面。

    忙了差不多两个小时,牛小田得到了三枚浅黑色的小药丸。

    此为通脉丸,专门治疗牛婆婆这类的顽疾。

    只需一枚即可,牛小田将另外两枚收好,起身赶往勾彩凤的家里。

    新时代好儿媳,勾彩凤当之无愧。

    此时,勾彩凤正在给婆婆*,手法娴熟,一丝不苟,脑门上密布一层晶亮的细汗。

    “小田来了,快坐,马上就完。”勾彩凤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田啊,俺现在觉得好多了,谢谢你啊!”

    趴在炕上的牛婆婆,转过脸来,五官位置似乎摆正了些,气色也看起来不错,有希望,人就变得有精神。

    “牛婆婆,有啥变化没有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有啊!”

    牛婆婆伸出那只蜷曲的手,中指和无名指勾了几下,“你看啊,这两根指头,动的很灵活呢!”

    “彩凤嫂子辛苦了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没啥!”勾彩凤擦擦脑门的汗。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媳妇,不但是望天的福气,也是俺这个老婆子的福气。”牛婆婆由衷道,眼角已经有了泪光。

    牛望天不在家,占用了村小学的一间教室,给村民们传授厨艺,也相当于加入了教师队伍。

    等勾彩凤做完这套*,牛小田这才靠过来,拉过牛婆婆的手腕,闭上眼睛,细细感受了下。

    相当不错!

    脉搏平稳有力,通过这段时间的调养,牛婆婆的体力增加不少,可以服用通脉丸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俺婆婆的情况咋样?”勾彩凤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带来一个特制药丸,你去倒一杯温水,给婆婆服下。”牛小田吩咐道,勾彩凤一脸喜色,忙不迭照做。

    “俺估摸着,再有一年半载,差不多就能出去走了!”牛婆婆乐观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长时间,七天就行,外面路滑,注意别摔跤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呵呵一笑,接过温水,取出通脉丸,让牛婆婆当场服下。

    静待变化发生!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