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大息怒!”

    白狐使劲摇摆着小爪子,劝说道:“那可是一只凶残的鼠仙,不是普通的老鼠精,它要是真找上门来,我们只能逃命。”

    “又来了!总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!”牛小田不耐烦道:“你们狐狸,不就是老鼠的克星吗?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这就是难为我,如果有内丹,我倒也不怕它,可以谈判,但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还你内丹,你肯定掉头就跟它一伙。”牛小田坚信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发誓!老大,咱俩什么交情,你可不能连这点信任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誓言算个屁!哼,本老大最讨厌威胁,臭老鼠,它要是敢来找茬,剥了它的皮。”牛小田气哼哼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真不愧姓牛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牛气?”

    “不,是吹牛挺有一套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欠揍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别生气,我也是替老大着急。”白狐连忙赔笑,心里也是憋屈,落魄的狐仙不如鼠。

    吵闹几句,还是要商议对策!

    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牛小田给了白狐一颗化气丹,询问鼠仙的情况。

    白狐之前认识它,也仅限于遇见打个招呼,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这是一只雄性鼠仙,修为五百多年,当然有内丹,也能化成人形影像。

    但它几乎从不下山,一门心思*,勤奋刻苦程度无鼠能及,鼠类*界当之无愧的翘楚。

    所会的人类语言,也是从采山者那里学来的。

    毕竟五百多年,日积月累,也掌握得不错。

    鼠类是杂食动物,啥都吃,啥都破坏,而这只鼠仙格外喜欢喝血。

    像什么鹰血、狼血、野猪血等各种兽血,杀生无度,性格也残暴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,它轻易不会攻击人类,也是不想惹来麻烦,破坏修行大计。

    起名字,在兽仙圈很流行,不但很时髦,也觉得更接近人类。

    鼠仙也有名字,灰太壮。

    白狐认为,不该是灵王赐予,即便在兽仙圈,老鼠相貌丑陋,一身病菌,也不讨喜,基本没朋友的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牛小田听得有趣,“都说蛇鼠一窝,它可以找个蛇仙当朋友嘛!”

    “切,蛇仙才不屑理它,它们常把自己称作小龙。还有,老大别忘了,蛇也是吃老鼠的高手,只是有了修为后,都不愿意杀生了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,它要喝我的血,只是个幌子?”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,你毕竟有修为,不是凡人,你的血大补,我都想咬几口。”白狐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白飞,它有什么本事?”牛小田认真问道。

    白狐细致讲解,跟牛小田在书上了解的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首先是意识攻击控制,几乎每个兽仙都天生会这项技能,甚至能覆盖一定范围。

    其次是挖洞搞破坏,老鼠最擅长。

    到了鼠仙这种修为,半分钟就能打一个几米深的大洞,想抓到它,难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现在是冬季,地面封冻,也给鼠仙打洞,造成了不小困扰。

    可是,单凭这项本事,牛家庄外面的围墙,基本上就等于形同虚设,随便就能被它破开,比走大门还容易。

    最后,鼠仙自称灰太壮,并非搞笑的。

    它就是体格极为强壮,堪称刀枪不入,而利齿却可以撕碎一切。

    弱点也有,白天法力弱,而且视力不好。

    还有些杂七杂八的本事,也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快速移动,感知力覆盖,吐出毒气,用意念搬运物体等。

    鼠仙跟别的兽仙不同,它的内丹不在体内,而是藏在自身脱落的毛球里,本就是一件攻击性武器。

    牛小田手里就有一个,称之为惑风球。

    鼠仙那里,肯定有个大号的,要是能抢过来,威力可就不同凡响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收回不切实际的幻想,考虑好怎么对付这只嗜血鼠仙吧!

    时间非常紧迫,只有七天时间。

    今天……

    先睡觉吧!

    白狐正在卖力讲解,却见牛小田发出了鼾声,一时也是摇头无语。

    这小子是真不靠谱,人类非人类都在追杀他,却还能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但也不得不服,老大运气一流。

    牛小田睡到快上午十点才起,第一件事儿,就是把枕边的木片,扔到了灶坑里。

    上面还有鼠毛,好恶心!

    找了点东西填饱肚子,牛小田又出去闲逛,不知不觉,来到了新家,原村部所在地,门牌,兴旺村1号。

    一派热火朝天的工作场景,令人振奋。

    几十号工人各有分工,有的用水泥抹墙,有的换屋顶洋铁盖,还有人在屋内安装暖气,墙上打了很多孔。

    作为房主,牛小田傲气地背着手四处看,却没有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这支建筑队有纪律也有水平,没偷懒的,干活利索,工程质量相当高,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看见牛小田,包工头宋壮立刻跑过来,还递上一支烟并帮着点着。

    吸上一口烟,牛小田气道:“宋头,辛苦大家伙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辛苦,不算大工程,今天就能把大框弄完。收拾屋子就快了,一定保证及时入住。”宋壮赔着笑脸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像是普通的建筑队,能不能透漏下,到底什么来头?”牛小田打听道。

    宋壮抓抓头,显得很犹豫,牛小田又补充道:“我跟安排你们过来的人,关系没得说。否则,咱们也不会见面。”

    宋壮点起一支烟,还是说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来自丰江市的建筑队,注册的公司名称很普通,安居建筑装饰有限公司,联系电话是假的,不对外接活。

    工人都是拥有丰富经验的大工,薪酬之高,赛过白领。

    所有工人,都要签署保密协议,不得泄露服务户的丝毫信息。

    否则,一百倍的赔偿,三代倾家荡产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户都是特别关系介绍的,要求也极高。

    牛小田家的装修,对建筑队而言,毫无半点难度,只是耗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所承接的项目,大多是改造工程。

    举例说明吧!

    一栋别墅,看似普普通通,殊不知,地下却有个百平米的密室,入口极为隐蔽。

    可以避险,可以藏宝,也可以做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