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大,快藏到雪里,它找不到你的!”白狐焦急万分,出了个馊主意。

    藏个头!

    老子又不是鸵鸟!

    直接干就是了!

    牛小田满不在乎,手中突然多了一道符箓,朝着灰太壮便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灰太壮不明所以,下意识跳到一边,躲避危险。

    符箓瞬间燃尽,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唬人的?

    手法也太拙劣了吧!

    灰太壮恼羞,哪里肯放过牛小田,腾空跃起,就准备直接扑上来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伴随着刺耳的雷声,一道电光瞬间袭向了灰太壮,完全没有任何提前预警。

    吱!

    灰太壮发出惊恐的大叫,眨眼就跳出去十米远,然而,有一道电光又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就是灰太壮此刻的尊容,再恰当不过的。

    它当真就用爪子捂着头,夺路狂奔,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!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一笑,继续踩着滑雪板,朝着山下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雪崩停止了,雷电却响彻山岗。

    女将们惊得目瞪口呆,冬季的晴空里,居然打雷了,完全不符合自然规律。

    直到看见牛老大冲过来,这才如梦方醒,急忙开始撤退。

    突降的滚滚惊雷,不但惊走了鼠仙灰太壮,也惊跑了狐仙白飞。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女将们,一直滑到了山下,白狐这才返回,虚影还在颤抖,惊恐万状,颤声道:“老大,你这是什么运气啊,天雷都招来了,还帮你撵走了灰太壮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哪有天雷,假的,是本老大释放了一道幻雷符。”牛小田得意笑了。

    “*,太真实了,吓死狐狸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灰太壮肯定吓尿了,找地方挖洞躲避雷劫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它又不傻,早晚能反应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老子怕啊,主动送上门,一准弄死它,抢它的内丹,剥它的皮。”牛小田发狠道。

    “我支持老大,刚才离这么近,灰太壮肯定发现我了。”白狐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安心跟老大混,亏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早就死心塌地了。”白狐厚脸皮道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门前停着一辆大型吊车,包工头宋壮正带着七八个工人,嘴里叼着烟,正焦急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说了声抱歉久等,牛小田便开始安排运输泰山石。

    绳索主要*在底部,纵向只用了四根,巧妙避开了悬崖草的种子。

    宋壮亲自检查了一遍,确认绳索足够牢固,这才吩咐开始运输。

    吊臂隔着墙伸过来,司机经验十足,准确勾住了绳索,将泰山石直接凭空拔起,运往新家所在地。

    先去看看,再决定搬什么!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女将们,一路跟随,来到兴旺村1号的新家。

    大门也给换了,厚重的黑漆大铁门,上来还有两个狮口衔着的铜环,黄橙橙的,很有豪宅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轻轻一推,大铁门就开了,面前豁然开朗,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泰山石,就直接放在大院的中心处。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计划着,等春季到来,再从泰山石四周,修个漂亮的花坛,三层的,看起来才更带劲。

    挺着胸脯,牛小田带着女将们,穿过大院,步入新家。

    暖气从昨晚就开始烧了,里面温暖如春,穿着秋衣秋裤就可以到处走。

    墙壁上贴着壁纸,走廊里铺着红地毯,踩上去软软的,嗯,该添置了吸尘器了。

    装修队已经提前考虑到了,储物间里就有没开封的吸尘器。

    门窗全部换成新的,白窗红门,对比鲜明,都是好材料,嗅不到半点油漆的味道。

    推开一间卧室。

    暗红色的实木地板,浅*的碎花壁纸,双人床上放着新买的被褥,衣柜、储物格,能变幻多种颜色的水晶灯,两个手掌状的创意沙发,圆形的轻奢玻璃小茶几,可以对坐品茶。

    超薄电视几乎占据半面墙,自动净化加温的饮水机,还有保险箱,小冰箱、烘鞋器、手电筒等等。

    完全是中档宾馆标准啊!

    在外面挂着小田宾馆的牌子,就可以开张营业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满意至极,“宋头,让你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宋壮挠挠头,嘿嘿笑道:“牛先生别气了,可不是我们花钱,反而还能赚不少,但愿能让您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满意,非常满意,五星级好评!”

    牛小田竖起大拇指,且不说装修质量,这工程速度也没谁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咱们工程队是十星级制度,等牛先生全部验收完,还请给个好评。”宋壮拱手。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!必须十星!”

    “嘿嘿,等工程结束再评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宋壮满脸堆笑,殷勤带路继续参观。

    五个卧室的内部装修,大同小异,为了防止走错,门上贴着号牌。

    靠近大门的1号,当仁不让归了牛小田,紧邻的2号是安悦,其余三个房间,女将们自由分配。

    因为那几个房间,都是两张单人床。

    春风秋雪一间,夏花冬月一间,野妹和巴小玉同住最后一间。

    又去参观厨房,贴着瓷砖,干净整洁。

    使用的是煤气罐,炒菜是燃气灶,厨具一应俱全,还有个四开门的大冰箱和一个两米长的冰柜。

    锅炉也安放在厨房里,很复杂的管道,通往每个房间。

    考虑周到,做饭的时候,顺便也就把锅炉给烧了。

    厨房还做了个推拉门,里面放着两台双层洗衣机。

    牛小田看得眼花缭乱,打听道:“宋头,这么多好东西,加上装修在内,一共花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您就别难为我,不让说的,尽可能按照最好的标准来。”宋壮赔笑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得不暗自佩服,难怪黄平野能把产业做得这么大,绝对是个收买人心的高手,肯花钱投入。

    购买村部花三十万,装修恐怕不低于三百万。

    紧邻厨房的,是两个洗澡间,不只有淋浴,每个里面,还有两个浴缸,可以尽享泡泡浴的欢乐。

    冬季洗澡,一直是困扰女孩子们的大问题。

    安悦和巴小玉通常在工厂里洗澡,女将们和野妹只能在家里勉强擦拭,只能是不嫌弃彼此。

    “牛先生,工程分为三期,第一期已经完成,二期三期,你可以选择是否进行。”宋壮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还有啥工程?”

    牛小田无比惊讶,同时也回过味儿来,为何宋壮说工程结束后再评星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