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人生得意须尽欢!

    牛小田也举起酒杯,跟大家响亮碰撞,新生活开启,一派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居安思危,忧患意识不能少。

    下午,牛小田坐在宽敞的书房里,背对着整齐码放的辅导教材,聚精会神开始绘制避妖符。

    一张又一张,一共绘制了二十几张才停手。

    每个屋的窗上、门上,都贴上避妖符,正房门干脆贴了三张。

    不太和谐。

    好在符箓都是小张的,不仔细看也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仔细看的叮嘱一句,不要弄下来就好。

    当然是为了防范鼠仙灰太壮。

    意识干扰最坑爹,一不小心就会酿成莫名的血案,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富足安逸会让人失去斗志,渐渐堕落下去,女将们也不能闲着。

    牛小田安排她们,在院子里立起一个靶子。

    将刺猬仙扎扎的那些背刺拿出来洗净,就用从高三毛抢来的特制弓弩,展开射击练习。

    不试不知道,一试惊爆眼球!

    女将们这才发现,这些背刺简直就是超级利器,随便一下,木靶子居然就被穿透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射在人身上,透心凉,立马嗝屁见阎王。

    对于新居,白狐其实没什么感触,毕竟住惯了楼房,还有鬼丫鬟伺候着。

    而白狐却表现得最为兴奋,当然是安悦有了单独房间。

    以后,它就可以跟牛小田住一起了,不必担心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“老大,灰太壮一定会来村里找你。”

    白狐忍不住提醒,新家挡不住鼠仙捣乱,新围墙更挡不住鼠仙的利齿尖爪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,就用刺猬仙的背刺,把它穿成刺猬。”牛小田哼道。

    “方法虽好,但射中它很难,即便射中了,一根两根,只怕连它的皮毛都破不开。”

    这话有道理,背刺在刺猬仙身上射出,包含自身法力,绝非弓弩能比。

    “那就瞄准一个位置射击,比如,两个眼球,让它成为瞎耗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靠谱多了,老大你真聪明。”白狐接着溜须,“受到老大的启发,还可以射耳朵,再让它成为聋子。”

    “够阴险!”牛小田竖起大拇指,大笑道:“我们都很坏,却是好搭档。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不坏,都是被老大拖下水的。”

    白狐嘟囔着不想承认,它本是个逍遥散仙,不理江湖事,也没做过太多亏心事,一心想的不过是长生。

    现在,却成了兽仙界的头号叛徒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跟牛小田混的日子,虽然充满了惊险*,却也体验了前所未有的*和进步。

    斗争,也是修行的一部分,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在铺好的大床上,躺了片刻,牛小田这才出门,吩咐春风开上中巴车,直接赶往闵奶奶家。

    故居难离,老人家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,动员工作得找个好借口才行。

    牛小田谎称,搬了新家,老宅子不想卖,也需要有人照看,想让闵奶奶帮个忙。

    好好的为啥要搬新家?

    哦,是小田长大了,要娶媳妇!

    老人家这才笑呵呵答应去住一段时间,锁好家门,坐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安置闵奶奶住进东屋,又烧上炉子和火坑,牛小田将窗户上贴着的符箓,全部都取下来。

    如此,灰太壮来了,会第一时间感应到,这里只住着个老太太。

    还是不放心,牛小田又在门上贴了一张纸。

    白纸黑字注明:此处为闵奶奶家,牛小田已经搬到兴旺村1号,有事儿请去那里找。

    找了个木墩,牛小田轮起斧头,大致砍了个老鼠的形状,标上了眼睛鼻子和嘴巴。

    将木老鼠带走,扔在大院里。

    “姑娘们,朝着眼睛和耳朵射击。”牛小田安排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俺们明白了,这是找软肋。”春风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夏花却噗嗤笑了,“老大,其实还有个地方,一个就行。”

    这方面,都是一点就透的天才,院子里肆无忌惮的爆笑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先练习眼睛和耳朵,等练熟了再研究其他地方。好了,各就各位!”牛小田抬起手。

    大家依照吩咐,继续练习射击,各种角度,各种距离,嗖嗖声不断,宽敞的大院里,飘满了欢笑声。

    夜晚来临,天空也黯淡下来,飘起了雪花。

    兴旺村1号,一排暖色灯光亮起,形成了小村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大院豪车美女,牛小田在兴旺村的风头,一时无二。

    此刻,牛小田正懒洋洋地躺在厅沙发上,吸着烟,悠哉地看着大电视,土财主也不过就这个做派。

    屋顶的锅盖,让电视机可以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节目,精彩纷呈。

    而牛小田尤其喜欢看时装表演,都是美女嘛,穿得又清凉,赏心悦目,陶冶情操。

    浴室成了新家的热点,女孩们两两组队去洗澡,穿着各种款式的睡衣,在走廊里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她们对电视没兴趣,麻将桌又支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悦戴着个浴帽,穿着棉睡衣,来到了厅,坐在牛小田的身边,一股花香随之飘入鼻腔。

    “悦悦,如今居住条件好了,房租也该涨点了吧!”牛小田坏笑着伸出巴掌。

    “小财迷,掉钱眼里了。”安悦气得小脸都涨红了:“涨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比原来的大五倍,房租嘛,长三倍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住了,大不了去工厂!”

    “哈哈,逗你玩的,还当真了。咱们这关系,这就是你的家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捂着肚子大笑,免不了挨了安悦几下粉拳,也不躲闪,力道很轻,跟挠痒痒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小田,是不是考虑安装监控,院子这么大,偷着溜进来个人都不知道。”安悦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吧,还有黑子呢!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贼,有很多控制动物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过几天再说!”

    安悦理所当然以为牛小田不舍得花钱,“要不,这笔钱我来出吧。”

    “装修工程还没结束,等我跟宋头说声,里外都给安上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含糊其辞,看家护院的不只有黑子,白狐的感知力,覆盖百米,比监控可厉害多了,风吹草动都逃不过。

    还是小气!

    “那个,晚上我不锁门。”安悦提醒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说正经的,我睡觉太沉,有事儿一定过去喊醒我。”安悦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安婆婆!”

    “找打!”

    嬉闹了一阵子,安悦也回屋去了,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却是好久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看电视到十点多,牛小田这才去泡了个澡,全身被热水浸泡的感觉,非常舒服,汗毛孔都张开了。

    白狐居然也跟进来凑热闹,现出了原形,就在浴缸的水面上,游来游去。

    “白飞,老实告诉我,你多少年没洗澡了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切,我又不吃五谷杂粮,比人类干净一百倍。”白狐表示不屑,继而嘿嘿笑道:“我也记不清了,至少一百年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