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拍脑门,想起来了!

    不就是那个将小田哥拒之门外的胖老道嘛,借口是身上有妖气。

    “吉元道长,你好,从哪儿得到我的手机号?”牛小田气地问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贵人相告。”吉元道长呵呵笑,不想说。

    这也不重要,毕竟小田哥现在名声响当当,谁人不知!

    “道长找我有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后来才得知,牛先生还是一位大术士,精通风水玄学,上次失礼了!”

    吉元道长嘘呼过后,这才说明目的,“吉升观打算扩建,不知道先生是否有时间,来给看一下风水?”

    “道长抬举了,这方面你们才是行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牛先生技高一筹,我不及也!”

    不及那就去吧,牛小田笑道:“不都说,时间就像是海绵里的水,只要挤,总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恭候大驾光临!”

    “提供午餐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滞过后,吉元道长连忙说道:“这是自然,素菜薄酒,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吧,中午就到了。”牛小田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老大出门,保护少不了,女将们都露出期盼的眼神。

    牛小田点名春风、夏花还有巴小玉随行,红奔奔被安悦开走了,也没啥,可以开中巴车,更加宽敞舒适。

    三名女将也没梳妆打扮,直接拿着弓弩和一把背刺就上了车,一行人直接赶往金源镇。

    对于鸡头山上的吉升观,大家都不陌生。

    春风夏花跟黄平野去过几次,连巴小玉也去过,还捐过二百块钱。

    唯有牛老大,只是在山门前站了站,被吉元道长两颗药丸就给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其实,牛小田是想带着白狐的,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吉升观不同于别的地方,不允许妖气进入,白狐多半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车速飞快,中午十一点,来到了金源镇的鸡头山旅游区。

    冬季是旅游淡季,更何况这里除了吉升观,也没啥可圈可点的风景。旅游区门可罗雀,女售票员正守着电暖气,不住地打瞌睡。

    买四张票!

    当牛小田将身份证递进去,女售票员扫了一眼,便送了回来,不收钱,特邀贵宾免费。

    吉元道长提前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这个便宜该占就要占,牛小田也没气。

    随行人员当然也免费,还破例允许中巴车也开了进去。

    昴日星官的雕像,寂寞地伫立在中心广场,三名女将还是神情肃穆鞠了几个躬,这才一起朝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山路上的积雪已经清扫干净,干活的不是景区工作人员,而是来自吉升观的小道士。

    很顺利,四人来到了吉升观,而吉元道长就等在门前。

    穿着一套灰色的棉道袍,双手插在袖口里,胖脸上挂着笑意,冻红的鼻头十分醒目。

    “道长,我身上还有妖气吗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,灵符未曾有反应。”

    吉元道长使劲摇头,跟着便抽出手来,弯腰做了个请进的手势。

    白雪掩映下的吉升观,殿宇错落,肃穆无声,红砖绿瓦,交相辉映,四周群山呼应,倒是别有一种风情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,过场还是要走的,牛小田带着女将们,重点参观了玉皇殿和三清殿,躬身施礼,还上了三炷香。

    象征性放功德箱里两张红票票,反正本大师是来赚钱的。

    吉元道长也不计较这些,始终笑脸相陪,礼毕,将四人带到一间大屋子里,酒菜已经摆好了。

    吉元道长吃素的,却依然这么圆润,可见肥胖跟饮食无关,一是体质,二是心态!

    满桌的素菜,五颜六色,摆放整齐,倒也精致。

    酒是米酒,度数很低,味道发甜,照比红酒可差多了,勉强称作是酒。

    就当做清清肠胃吧!

    “道长,咱这吉升观,多少年历史了?”牛小田一边吃菜,一边打听。

    “有三百年了,到老道这里,已历经五代,才露出点兴盛。”

    吉元道长不无自豪,都是他广开山门,迎四海宾朋,与富商为友,才带来了吉升观的发展。

    “*们都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羽化登仙了!”

    扯淡。

    这就是信口胡说,成仙要是这么容易,遍地都是神仙了。

    “吉升观的开创者乾元祖师,本是樵夫,偶遇玄通真人,幸运被其点化,灵窍顿开,一身修为,深不可测。这鸡头山本处处险峰,道观矗立之地,便是祖师一掌拍平的。”

    越吹越没边了!

    女将们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很吃惊,吉升观这一脉道家传承,竟然跟*有关。

    照这么说,吉升观的祖师,还算是自己的师兄,吉元道长算是徒孙孙辈分的。

    不能提这个茬,否则会闹翻脸的。

    “你了解玄通真人吗?”牛小田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“并不了解,只是听闻,他的神通,足可以移山倒海,改天换日,都不在话下。”吉元道长越说越激动。

    牛小田可不这么觉得,*有这样通天的本事,还不是熬到大限来临,匆忙收了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徒弟。

    “为啥叫真人,而不是道长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真人可不是随便叫的,那就是肩负使命,行走于世间的神仙。活神仙!”吉元道长小眼睛都瞪圆了,掷地有声,俨然他本人亲眼见过似的。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牛小田默默点头,看来自己谎称遇到老神仙,倒也误打误撞,没错了!

    饭后,吉元道长将牛小田单独带到另一间房内,拿出了设计规划图。

    想要筹建两处殿宇,分别在西北和东北方向,叫做八仙殿和玄通殿。

    八仙殿,就是供奉铁拐李、吕洞宾、汉钟离等八仙,故事广为流传,有很强的民间影响力。

    玄通殿,当然是以供奉玄通真人为主。

    同时,还要把吉升观的历代*,也安放在其中。

    既然跟*有关,牛小田当然要格外上心,“道长,有玄通真人的画像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可否取来一观?”

    “稍等!”

    吉元道长先洗净手,然后在旁边的书架里一通翻,找出一个木盒,又从里面拿出个卷轴,非常小心地展开。

    牛小田顿时愣住了,上面的画像,咋跟*不一样呢?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