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名身穿锦缎道袍的老道,富态,慈祥,眼里的光线格外柔和,笑眯眯的样子。

    画工了得,无论从哪个方向看,画像上的人物,都在朝你笑,躲都躲不开。

    再仔细分辨,牛小田又确定,应该是*。

    因为,眼睛鼻子嘴巴的形状都一样。

    可能是自己见到的时候,*严重营养不良,已经瘦得脱了像。

    还是这个形象看着更顺眼,牛小田煞有其事的竖起大拇指,“玄通真人果然一派仙风道骨,淡然出尘,和蔼可亲,笑容更迷人!”

    这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,吉元道长暗自腹诽,要不是有人推荐,他才不会相信这个毛头混小子。

    “在老道看来,真人很严肃的。你看,老人家眼中全是怜悯苍生之情。”吉元道长不由纠正。

    “真人明明就是在笑啊!”牛小田挠挠头,很迷惑。

    吉元道长猛拍几下脑门,想起了什么,寒着脸提醒道:“牛先生,回去的路上,千万注意安全啊!”

    “咋了?你也会看相?”牛小田不由一惊。

    “此画作乃开山祖师绘制,他曾经说过,若遇真人笑,危险要来到。”吉元道长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笑,居然代表危险!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想起一个词,笑里藏刀。

    不,不,应用在*身上不合适。

    但这幅画,确实有点邪门的。

    此时,牛小田再看,画上的*已经不笑了,正如吉元道长所言,一脸的严肃。

    不能白跑一趟,钱还是要赚的,如今大家大业,花钱的地方多了。

    换个说法,有危险也不能现在走,做人信誉第一。

    看过了设计图,牛小田让吉元道长拿着,走出房间,又去实地查看风水。

    道观风水跟普通住宅不同,不必考虑子孙绵延,却要考虑八方呼应。

    简单说,道观的小气场,要跟周围的大气场,形成气脉一致。

    干一行爱一行。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紫铜罗盘,仔细观察三针变化,确定了新建两处殿宇的准确位置,对应远处的两座山头。

    两山分别代表武曲和巨门,象征百邪不侵,端正富贵。

    同时,也符合易经中的山天大畜一卦,利涉大川,道观将来会有大积蓄,花不完的香火钱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番高论,听得吉元道长稀里糊涂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承认,这小子满口专业术语,论点层次分明,绝非诓骗钱财的江湖术士。

    西北乾位,象征着尊贵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八仙的关系和普通老百姓一样远近,当然要为*谋福利。

    进一步提出,应该把玄通殿和八仙殿换一下位置。

    理由是,八这个数字,为坤,为土,方位上代表西南。东北艮位,也代表土,正好跟西南坤位相呼应。

    八卦五行理论,吉元道长也懂一些,连连点头称是,就这么干。

    干啥都不如开道观,坐地生金,作为看风水的酬谢,吉元道长当即给了系着红绸条的八万八现金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收了钱,牛小田心情愉悦,带着四处看景,百无聊赖的三名女将,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吉升观。

    微笑预警,牛小田并没有忘记。

    下山后,春风很谨慎,先把中巴车仔细检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来到车上,牛小田立刻吩咐道:“大家都打起精神,我觉得,回去的路上,可能会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誓死保卫老大!”巴小玉*地举起手臂。

    “誓死保卫老大!”

    春风和夏花也振臂高呼。

    随后,三女将弓弩安好背刺,小心地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由春风开车,中巴车快速离开旅游区,沿着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穿过金源镇,进入公路,行驶了好大一截,并没有任何异常情况。

    可是,当中巴车行驶到前方的弯路时。

    突然,对面一辆灰色小轿车,骤然加快速度,眨眼就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小轿车猛打方向盘,穿过中间的隔离带,朝着牛小田所在的中巴车就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春风已经注意小轿车的异常,脸色一寒,中巴车猛然右转,堪堪躲过这次致命的撞击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不要命了,纯属找死!”牛小田惊出一头汗,不由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的命可值七千多万呢。普通人的命,不值钱的!”

    春风说着,也将车速飚起,尽快驶离这片危险之地。

    后排的夏花和巴小玉,已经将弓弩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危险再度发生了!

    前方路边的矮山上,突然滚落下一块巨石,不偏不倚恰好横在了路中央。

    春风紧急刹车,车头距离巨石,就差了不到十公分。

    好险!

    就在春风向后倒车,想要绕开巨石冲过去之时,三名蒙面白衣人突然从一侧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白衣人。

    刚才,他们就趴在路边的积雪中,白衣跟白雪融为一体,车速快的情况下,很难发现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三人一言不发,都举起了手中猎枪,同时瞄准了中巴车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夏花从车窗缝隙中,朝着其中一人,启动了弓弩。

    背刺飞出,准确射穿了此人的大腿。

    穿透了!

    此人一声惨叫,向后仰躺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又是一根背刺飞射而来,穿透了另一人的肩头,正是巴小玉跟着射出的。

    猎枪咣当掉在地上,又听到一声惨叫,这人也斜倒在地上,直接滚落到公路下方。

    只剩一人还站着,却依然抖着手坚持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子弹直接将玻璃击碎,嘭的一声嵌入到车内壁中,一小片漆都脱落了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竟然是去掉了全铜外壳的铅芯弹,真是一群亡命徒!

    恶向胆边生!

    牛小田气炸了肺,冷着脸取出一张符箓,朝着开枪那人就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符箓瞬间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那人僵立在当场,保持姿势一动不动,手中的猎枪却落在了脚下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巴小玉瞪大眼睛,莫名后脊梁骨发凉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小玉,把那两根刺捡回来,我们走。”牛小田吩咐,又补充一句,“不用理站着的那个人,让他好好反省一下吧!”

    哦!

    巴小玉应了声,连忙跳下车,快速将背刺捡回,上面不留一丝血迹。

    春风也调整好方向,中巴车擦着巨石驶过。

    后视镜中,那人依然保持站立的姿态,春风不由深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