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白狐说得对!

    只有让灰太壮认为,了解它的行动,它才不会随便挖洞。

    大冬天的,冻土层很厚,挖洞也消耗灰太壮的法力,对它而言,也是下下策!

    来到院子里,牛小田取下灵柳枝,灰太壮立刻就感觉到了,唰地一下,就靠近了大门,却没敢进来。

    意识沟通瞬间建立,灰太壮发狠的粗嗓音,立刻传入脑海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我发誓,一定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吹了,昨晚你就差点嗝屁了。”牛小田不屑。

    “哼,我琢磨了一天,总算想通了,你那护身的玩意,只能保护胸口。可以先咬断你的腿,大口喝血,把血喝干。”灰太壮冷哼。

    还是不够聪明,把自己计划都暴露给敌人了,果然是一根筋。

    “呦,吓死老子了!”牛小田故作惊恐,继而笑道:“多谢提醒,我可以在腿上绑上钢板,硌掉你的鼠牙。”

    灰太壮不吭声,后悔不该提前说,反而让这小子有了防备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咬你脚,对,钻脚心,吃脚趾。”

    灰太壮说完,又后悔了,还是提醒,这小子不会真穿上一双铁鞋吧?

    “壮啊,别白费脑子了,我想隐藏,你都抓不到影,何苦呢!”牛小田耐心劝导。

    “必须报仇!”

    “唉,你可真难缠,咱商量一下,把那只狐狸给你,作为补偿。从此,井水不犯河水,咋样?”牛小田叹口气。

    半晌后,灰太壮传来两个字,“成交!”

    它当然不会放过牛小田,但如果能先收拾了白狐,胜算明显增加。

    它也明白,就是白狐泄露了它的行踪,同为兽仙,彼此都拥有什么本事,自然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论感知力,狐仙第一!

    “说话可得算数。”牛小田强调。

    “一言既出,四猫难追!”

    灰太壮郑重其事的撒谎,从语言上不难分析,在骨子里,它还是怕猫的,不是普通的家猫野猫,而是猫仙。

    猫仙,那是超级稀罕,堪称千年难遇。

    而且,猫这种动物,生性孤傲,优雅自负,猫仙,绝不会被驱使的。

    想哪儿去了,不切实际。

    “那就明晚此时,把狐仙交给你。反正它也没啥用,光惹老子生气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是现在?”灰太壮提出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总要让它最后享受下生活,吃点好的,洗个澡啥的。跟了你,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,怕是要过苦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声情并茂感慨,很像是一个善良人说出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灰太壮答应,抬手之间,一个毛球隔着门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是惑风球,就是它身上的鼠毛,滚动之间,立刻沾了不少雪。

    “几个意思?嘿嘿,还给礼物啊?”

    “搓成绳子,把狐狸捆了,它随时都会跑,别当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货也不是太笨,普通的绳索,怎么可能捆住白狐,这些鼠毛中有它的法力,可以让白狐暂时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“那就明晚见!”

    牛小田捡起鼠毛球,做了个挥手的动作,抖抖身上的雪,转身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跟灰太壮聊了些什么,它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刚躺在床上,白狐便迫不及待地打听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鼠毛球扔在地上,白狐嗅了一下,恶心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    喝血的鼠仙,味道更浓烈,简直腥不可闻。

    “嘿嘿,刚才跟它谈妥了,把你用鼠毛捆了,明天交给它,从此休战,互不侵犯。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地道啊,怎么可以拿我做交易,枉费我一片赤胆狐心,却沦落如此悲惨结局。”白狐用爪子掩面,像是伤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,你当然清楚,这是计策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么做,我会有很大风险的。”

    白狐也不装了,迈着碎步凑过来,可怜巴巴道:“老大,必须是万全之策,不能失败啊。否则,你可能真的要失去狐仙飞飞了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,处理好鼠毛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它这一招很阴毒,如果我被鼠毛捆住,它根本不用进来,法力感应,直接就能把我给带走。”白狐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,想开点,你就是暂时充当诱饵,一定干掉这只臭老鼠。”

    啊?诱饵?

    想我堂堂狐仙,兽仙界无不惦记的美狐,居然要被派去当诱饵?

    白狐正想*,可牛小田翻了个身,闭上眼睛,很快就睡觉了。

    明天再商议对策,反正也有时间。

    为了一只*臭老鼠当诱饵,白狐当然不情愿,伤害极大,侮辱极强!

    可现如今,它的命运跟牛小田绑在一起,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院子大了,也有弊端,清理积雪的任务增加。

    好在家里人多,大家一起动手,忙了半个小时,把院子打扫得很干净。

    不用牛小田吩咐,女将们又开始练习射击,射中木老鼠眼睛耳朵的概率,又提升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木老鼠身上,千疮百孔,眼睛鼻子的位置,都出现了凹槽。

    大意失狐仙!

    牛小田又跟白狐一道,紧锣密鼓商议今晚的重大行动。

    忍着恶心,牛小田将鼠毛编了一根细绳,上面的法力并没有清除,否则,灰太壮是不会上当的。

    不能让法力对白狐生效!

    牛小田想到的办法是,在白狐身上,藏一道辟邪符。

    只要对抗住鼠毛上的法力,白狐很容易脱身的。到时,灰太壮只能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为了确保不出错,还进行了一次尝试,果然有效,*的白狐,化作虚影,只留下地上的鼠毛绳。

    “老大,老鼠急了,不光会咬人,最危险的,就是它的内丹。”白狐提醒。

    言之有理,必须提起高度重视。

    灰太壮如果无法脱逃,殊死一搏,会抛出藏有内丹的大号惑风球。

    惑风球,本就能让人无法移动,而内丹如果直接攻击在身体上,会造成什么样的严重后果,无法预料。

    灰太壮毕竟是真正的鼠仙,惑风球法力也很强大。

    牛小田没有把握,能在它抛出惑风球的刹那,移动身形躲开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有什么好主意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方法有两个,应该一起用,有备无患。”白狐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