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“且慢慢道来!”牛小田拽了句文言文。

    白狐学了个翻白眼表情,这才说出它认为比较可行的防范措施。

    第一,以暴制暴,用惑风球去抵挡惑风球。

    牛小田手里就有个普通的惑风球,来自于那个已故的老鼠精,品相和法力,自然不能跟灰太壮的相比。

    但抵挡一下,哪怕半秒钟,就有了躲避的机会。

    第二,将修为升级到真武四层,即便被灰太壮的内丹击中,也未必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。

    当然,双管齐下,最为保险。

    提升修为,这就涉及到要服用宫桂枝留下的那种特殊药丸。

    但是,跟二层强行提升三层不同。

    要想从三层提升四层,至少一次服用两粒,要想稳妥,最好三粒。

    这玩意有毒性。

    还好,牛小田有能解毒的寒玉蜘蛛粉末,但是一次冒险之举。

    白狐还建议,最好提前服用一颗补气丹,壮大体内气血。

    够麻烦的,但牛小田还是决定一试,干掉鼠仙灰太壮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灭灵符准备一张!

    不能灭掉灰太壮,却能让它现出原形,有效时间三秒钟。

    午饭后,安悦找到了牛小田,转达了张翠花的感谢。

    “她谢*个啥?”牛小田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知道?”安悦反问,“她没说,我也不清楚。今天的张翠花跟以往不同,走路拄着腰,还总偷着揉*,很惨的样子。像是摔着了,却一直在笑。”

    安悦同思索片刻,问道:“她该不会是得了什么毛病,让你帮她治一治?”

    懂了!

    肯定昨晚被商来殿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还挺狠!

    不怪这家伙不守信誉,都是单身汪的硬伤,不懂夫妻关系最铁无话不说的道理。

    商来殿到底把自己送药丸的事情告诉了媳妇。

    “张翠花这种情况,没事儿的,下午就能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躲闪的眼神,更是让安悦怀疑,背后有猫腻,但也没多问,又转到了另一个话题,还有点不好办。

    林大海要请假。

    县里突然来了个通知,让他去参加干部培训班,为期半年。

    机会难得,培训后,林大海这个村官,可能因此破格有了编制。

    作为前村主任,林大海却不能跟安悦比。

    安悦是高材生,本就在市团里工作,下沉到村里,是为了培养锻炼,她本就有编制的。

    多少村官,干到老,身份上也跟普通百姓无异。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儿啊,大馅饼咋就砸在林叔的头上。”牛小田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有人背后帮忙,是谁就不知道了。”安悦解释,又说:“可这样一来,他只有节假日才能上班,等于白拿一份工厂的工资。当然,他表示可以不拿。”

    听明白了!

    林大海无法按时上班,安悦这笔工资开得不甘心。

    牛小田大咧咧道:“英子还在上大学,没钱咋行?工资照发吧,集团那边要是追问起此事,就说我这个大厂长特批的,有事儿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偏袒了吧!”

    “凡事都有特例,再说了,林叔的工作是监事,偶尔监督一下就行,没必要盯着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当厂长,就搞特殊,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那咋了?林叔以后就是有编制的人了,集团想留怕是都留不住呢!”

    这倒是,花小钱维护一个关系,商人是干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厂长说了算!

    安悦没再坚持,又问:“林英联系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哼,安悦翻了个白眼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牛小田,拿出了手机,找到了林英,学习太忙了吧,连朋友圈都没发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牛小田把女将们召集起来,组织召开了战前会议。

    野妹不算,五名战将,看起来也颇有气势,这让牛小田豪气顿生,掐着腰做出了战略部署。

    今晚十一点,大家兵分两路,准备好弓弩和背刺,合力灭杀一只大老鼠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雕的那个木头,就是大老鼠原型吧?”巴小玉吃惊地问。

    “要不,咋让你练习射击木老鼠?我已经推算好了,这只老鼠,今晚必定要来捣乱。”

    “射眼睛耳朵?”夏花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别的地方暂时忽略。记住了,只要看到我向上抬手,立刻狠狠射击,别气。”牛小田做了个咔嚓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春风、夏花,今晚在牛小田的房间,其余三人在厅,到时候关灯,拿好弓弩,打开窗户,从两个方向,对准台阶下方。

    以灰太壮的感知能力,一定会发现,有人拿着弓弩在瞄准。

    但它是鼠仙,自负体魄不凡,刀枪不入,对人类的这种攻击,以蔑视的态度,未必会太在意。

    今晚没有雪,月色朦胧。

    牛小田先服用补气丹,坐在床上炼化。

    安悦本来想找他聊会儿天,但见这小子坐在床上,微闭双眼,宛如入定的神棍,只得回屋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十点半,牛小田服下宫桂枝留下的药丸,一次三粒,跟着喝了一杯混有寒玉蜘蛛粉末的温水。

    片刻后,真武之力异常充盈,体内气息极度膨胀,仿佛要爆开一般。

    牛小田面红耳赤,急忙调整气血运行,半晌才控制住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强行提升不可取,容易出偏的。

    轻轻推出一掌,远处桌上的一本书,便啪地一下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准备战斗!

    牛小田拎着鼠毛绳,出了房间,女将们立刻各就各位,屋内的灯光齐齐熄灭。

    “灰太壮来了!”

    白狐的声音传入脑海,牛小田看了下腕表,这货还真是够准时的,自带生物钟。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,正好进入子时,老鼠最强最活跃的时间。

    白狐现出原形,怀抱一张辟邪符,由着牛小田用鼠毛绳捆上,反反复复叮嘱,千万别出错。否则,老大就失去一个小美狐的陪伴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女将们发现自己,白狐还运转法力,让身上出现一层雾气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白狐放在台阶下,窗口守候的女将们,不由瞪大眼睛,暗自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这一团白色的东西,到底是个啥?

    还在微微抖动!

    不是白狐装的,它确实害怕了。

    万一失误被灰太壮掠走,余生可就要跟一只恶心的老鼠共度了!

    “牛小田,说话不算数,你有防备!”灰太壮的声音传来,带着很大的怨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