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尼玛的,这不是废话?我咋知道,你带走狐狸的同时,不会趁机咬老子的腿。”牛小田骂道。

    “一言既出,四猫难追!”灰太壮道。

    “屁,哪有猫敢去追你。麻溜地把狐狸带走,以后老子都不想再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鼠毛绳*的白狐,突然飞起,继而又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最多半分钟,我必须得逃。”白狐颤抖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同意!”

    牛小田答应,宁可灭不了灰太壮,也不能失去白狐。

    “为啥不能带走狐狸?”灰太壮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狐狸讨厌你,当然在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晕它。”

    白影抖得更厉害,臭老鼠太残暴了,跟着它不如跟着牛小田,白狐瑟瑟发抖中。

    “老子不打小动物。你快点啊,否则,约定就不算数了。这只狐狸,简直恨死我了。”牛小田催促道。

    灰太壮非常纠结,院子里,或许就是个陷阱。

    但是,万恶之源就是虚荣,一想到即将成为拥有狐仙随从的超酷兽仙,内心又开始动摇。

    豁出去了!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灰色的虚影,眨眼就来到台阶下方。

    牛小田毫不犹豫,立刻抛出手灭灵符,打在虚影上的同时,也急速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灵力遭到攻击,灰太壮立刻现出身形。

    女将们都看呆了,莫名就出现了一只大老鼠,至少有三十斤,好恐怖!

    却见牛小田抬起手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女将们立刻发射,五支背刺瞬间飞来。

    两支射偏,击在灰太壮的脖颈处,不出意外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另外三支,分别射中了灰太壮的双眼和一只耳朵。

    没射中耳孔,只是穿透了耳廓。

    灰太壮的双眼插着背刺,已经瞎了,发出刺破耳膜的高分贝尖叫声。

    啊!女将们手中的弓弩,纷纷落地,不由痛苦地捂住了耳朵。

    决不能让它逃走!

    牛小田运转真武之力,隔空朝着灰太壮不停挥掌,一时间,嘭嘭作响,打得鼠毛乱飞。

    “给我继续射,都别停!”牛小田高喊。

    这老鼠不简单,女将们忍住剧痛,捡起捡起弓弩,继续朝着灰太壮一顿狂射。

    终于,灰太壮的耳孔也被射穿了,还有几根背刺,扎在它的后背上,有那么点像是刺猬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好狠!”灰太壮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臭老鼠,少废话,等死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恶狠狠地继续挥掌,被掌风困住的灰太壮,屡次跃起,又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拼了!”

    灰太壮的腹部下方,突然飞出一个光球,眨眼就冲向牛小田的面门。

    惑风球,来了!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用内力弹出自己的惑风球,两球瞬间相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牛小田的惑风球,化作一团雾气,消散干净。

    那里面,也融合着牛小田的神识,不由心神一荡,差点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拼了!

    牛小田大吼一声,不管不顾地伸手过去,一把就抓住了灰太壮的惑风球。

    感觉手掌都要爆开了!

    灰太壮拼力控制惑风球,想要挣脱而出,进而继续攻击牛小田。

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又有两根背刺,射中了灰太壮的脖颈,有鲜血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些都没用,破它的头盖骨!”白狐已经脱逃,着急地提醒。

    对!

    那才是致命的地方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手拼力握住惑风球,掏出破体锥,纵身一跃,对准灰太壮的脑门,用尽全力插了下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随着破体锥没入,灰太壮身体剧烈抖动几下,瘫软下去。

    失去控制的惑风球,在手中软软一团,牛小田用近乎僵直的手把它握住。

    以后,此球也姓牛了!

    灰太壮一动不动,春风壮着胆子过去查看,回来报告,大老鼠死翘翘了!

    一次凶险的战斗,终于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恼羞的白狐,直接将灰太壮飘出的魂魄冲散,还在咒骂个不停,凭你这臭德行也配惦记老娘?

    去死,去死,去死!

    其余女将们也奔出来,围着大老鼠,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这么大个头的老鼠,要不是亲眼所见,绝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这是老鼠精吧?”夏花理所当然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比她们认知更恐怖!

    牛小田吩咐:“把背刺收起来,洗干净备用。”

    女将们听令,立刻拔出背刺,更多的血水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好恶心,腥臭扑鼻,熏得女将们直打喷嚏,一个个眼泪汪汪的直干呕。

    灰太壮刚才的叫声太大,也把安悦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她披着羽绒服出来,看到地上的超大个死老鼠,也是吃惊不小,捂着鼻子道:“小田,你们刚才在打老鼠?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这么大的老鼠打地洞,会把房子弄塌的。”牛小田点头。

    “它吃了什么,才能长成这种个头?这,这不符合自然规律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跟本人混,总有稀罕事儿,回去接着睡觉去吧!”牛小田笑着摆摆手。

    外面很冷,安悦打了个喷嚏,裹紧了羽绒服,回屋去了,不忘提醒一句,抓紧埋了或烧了,预防鼠疫。

    灰太壮的内丹,就在惑风球里,不用解剖!

    牛小田吩咐女将们回去睡觉,喊来了黑子,大补的鼠肉就归它了。

    黑子叼走了死老鼠,够它吃好几天的。

    至于皮毛,其实也有用,但牛小田觉得恶心,不想动手处理,后来还是扔进了粪坑里沤肥。

    洗净了破体锥,牛小田放松下来,悠哉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大个的惑风球有了!

    鼠仙的内丹也有了!

    战利品很丰厚,关键还为民除害,消灭了一只凶恶嗜血的鼠仙。

    “老大威武!”

    白狐一边夸赞,一边讨好的趴在牛小田的枕边。

    “白飞啊,你为本老大做的一切,都记着呢,将来亏不了你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能为老大分忧,是小狐狐的荣幸。”白狐溜须过后,又叹口气,“刚才困在鼠毛里,消耗还真不小呢!但一想到为了老大最后的胜利,就硬着头皮坚持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切!

    还是想要好处。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一个补气丹,白狐开心吞下,做出小狐依人的姿态,闭目开始炼化。

    正打算刷一会儿视频睡觉,突然!

    牛小田脑海里,出现了一幅场景。

    一名姿色不俗的中年妇人,衣着简朴,正温柔地朝他笑着,将手伸了过来,做出抱孩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是母亲云夏蝉!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