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母亲的影像,早已在牛小田的脑海中淡化了。

    但此刻,却是无比清晰。

    一度飘远的思亲之情,居然又在此刻回归了,眼睛酸酸的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牛小田骤然清醒,这是体内的妖气又开始增强了!

    这妖气也是无敌了,伪四层的修为,居然无法感受到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急忙跳下床,牛小田打开保险柜,找到化气丹,悄悄吞服了一颗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妖气不知何时增强,以后要随身带着这种丹药了。

    白狐鉴定,这是大妖的气息,又是哪种大妖呢?

    重新躺在床上,牛小田拿起手机,找到在阿生老宅茅房砖墙内拍摄的照片。

    浅灰色的桃木小人,是个穿纱裙的妖娆女子,长相绝美,妖媚勾魂,发髻如灵蛇,眉心一点红,状如三瓣的花朵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谁?

    大妖幻化的人形吗?

    但有一点,家里这些自负容貌不俗的女人,跟这个女人相比,全部黯然失色,气度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想多了,这就是个假人,世间哪有这么完美的女子!

    放下手机,安心睡觉,牛小田居然又梦到了母亲,而自己就是个刚会行走的婴儿,哭着喊着求抱抱。

    次日醒来,梦境早就忘了大半。

    干掉了鼠仙灰太狼,让牛小田的心情,也跟外面的天空一样晴朗。

    姑娘们申请去滑雪。

    可以啊!

    正好把滑雪板还回去。

    独自一人,坐在光线充足的厅里,牛小田取出惑风球,放在眼皮底下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鼠仙的惑风球,当真不一般,光滑的如同绸缎,却又格外结实,就是颜色差强人意。

    黑灰色,显得不高档。

    惑风球中有内丹,必须先取出来!

    挺有难度的,堪比织毛衣。

    找来夹子,固定好惑风球,牛小田拿起量人镜,取出银针,小心地挑开一根鼠毛。

    记住插回去的位置,又挑开第二根,跟着是第三根。

    下面还是鼠毛,不知道编织了多少层。

    必须使用现代化的设备了,手机!

    拿出手机,牛小田调整到微距拍摄,将结构拍摄下来,照片保存好,才开始继续挑开鼠毛。

    边拍边拆,拆了五六层,牛小田已经快崩溃了。

    目测至少还有十几层,越往里,将鼠毛重新插回去,就会更困难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白狐颠颠地跑进来,直接跳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家里没人,它也不用隐藏,倒是蛮自由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在干什么?”白狐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拆鼠毛,找内丹啊!”牛小田抓着头,心情很烦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么费劲?猴年马月才能找到?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话,吹乱了鼠毛!”牛小田差点急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用这么麻烦,在下会搬运,有空隙的情况下,小小的内丹,还是能轻松从里面运出来的。当然了,这种小活,到了晚上,大灵她们也能做到。”白狐坏笑。

    “你咋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老大也没问啊!”

    咳嗽几声,牛小田掩饰住尴尬,装模作样道:“其实呢,本老大也想捎带研究下,惑风球是如何编织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英明,那你慢慢研究吧!”白狐作势就要跳下去。

    “别走啊,快帮我拿出来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大也蛮单纯的。”

    白狐笑过之后,小爪子朝着惑风球勾了几下,一颗黄豆粒大小的黑色珠子,便落在了茶几上,还滴溜溜转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得来全不费工夫!

    心花怒放的牛小田,急忙将鼠仙内丹捡起来,味道还真差,带着腥气,还有臭味,而且腥臭很难清除,即便是反复洗手,也得留一段时间才能散尽。

    “灰太壮喝血,所以,内丹杂质特别多,恐怕要处理一段时间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不急,咱还有一颗刺猬内丹呢!”牛小田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恭喜老大,进阶指日可待。”白狐恭维。

    “对了白飞,你找我有啥事儿?”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想起来,白狐过来应该有事,这家伙白天通常就是躲在养仙楼里*的。

    “跟我自己有关,不知道是喜是忧,还请老大给个判断。”白狐耷拉下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怀孕了?那*隼窗。野锬阆胂氚旆ā!

    “老大,不带这么开玩笑的,我可是冰清玉洁,完璧无瑕之身。”白狐故作羞赧之态,跟人类接触久了,动作和神情都极为相似。

    “哈哈,逗你的,你这个岁数,也不可能怀孕的。”牛小田哈哈笑。

    “好吧,在兽仙看来,这跟怀孕也差不多。我,好像要有假丹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牛逼!”

    牛小田先是一愣,随后竖起大拇指,继而一本正经道:“白飞啊,不要有心理负担,这绝对是喜事。根据我掌握的书籍记载,拥有双丹的兽仙,并非没有,只是概率极低。”

    “那臣妾就放心了。”白狐释然。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,我才不会娶你,连这种梦都不要做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闹着玩,否则,生活岂不是一潭死水?”白狐笑过,又分析道:“我觉得,可能是内丹长期脱离,而我修为又高,导致身体自发性的一种补偿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修为高这点,你分析得很有道理。所以,应该感谢本老大拿走你的内丹。”牛小田笑眯眯的样子,格外的气人。

    白狐甩了几下尾巴,直接跑了,不想搭理这小子。

    能把抢占行为,说得如此清新脱俗,恐怕再难找出第二个。

    牛小田哼着小曲,将鼠仙内丹装入小瓶里,浸泡清水,锁进了保险柜里。

    又用了近一个小时,才让惑风球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正想处理惑风球,让它归自己使用,外面却传来了黑子的叫声,还有门环敲击大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有人来了!

    牛小田先收好惑风球,这才走出去,隔着门缝向外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大门外,站着一名白胡子老头,身穿棉布的黑大褂,一排白疙瘩布纽扣格外醒目,戴着棉绒的前进帽,还拄着根漆亮的龙头拐杖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站着一位少年,十四五岁的样子,穿着蓝羽绒服,斜背着个布包。

    两人身后,还有辆半旧的小轿车。

    真带样,装神仙不用化妆,牛小田打开大门,笑问道:“两位,是不是问路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