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“你可是牛小田牛大师?”老者单手背在腰后,慢悠悠地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大师不敢当,牛小田就是在下。”牛小田气道。

    “鄙人章五季,人送名号飞指神算,想跟牛大师切磋一二,不知可否?”老者自报家门,下巴也扬了起来,带着莫名的傲气。

    同行来了!

    牛小田很意外,更意外的是此人的名字,不由瞪大眼睛道:“张无忌,酷啊,九阳神功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“小友搞错了名字吧,立早章,五行的五,季节的季。”章五季忍不住纠错。

    “哦,不好意思,武侠小说看多了,章大师,请进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正无聊,有个同行聊聊天,倒也能打发时光,或许还能相互学习,取长补短,共同进步嘛!

    “这是在下徒弟,石六能,叫小六即可。”章五季又介绍身边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田哥好!”

    石六能微微拱手,倒也有礼貌。

    章五季,石六能,这是跟数字较上劲了!

    “小六啊,帮我把大门打开,车开进来吧!”牛小田招手。

    石六能答应一声,帮着将两扇大门全部打开,回头就跑到车上,倒车、调头,进院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牛小田大跌眼球,这么小的年纪,车技不错啊!果然英雄出少年。

    不对,这是妥妥的无证驾驶。

    如今的黑子,早已会看眼色,并没有乱叫,只是蹲在一旁,密切注视着来人的行动。

    章五季在黑子面前停住脚步,指着它说道:“此犬倒也天赋异禀,骨骼清奇,想必来历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过奖。它娘是一只狼,爹嘛,是一只创造奇迹的狗。”牛小田得意道。

    章五季忽然话锋一转,严肃道:“此烈犬虽好,但过于嗜血,需好生调-教。”

    嗜血?

    从何谈起啊!

    牛小田转头看黑子,嘴角确实有血丝,是吃鼠肉的残留物。

    这位老大师的观察力不错,牛小田一拍大腿,夸张道:“被大师言中了。这只狗啊,我从小把它惯坏了,生肉吃得太多,现在每天不喝一盆血,就要吃人的。前两天,邻村的常七彪手贱,非得逗它,咔嚓一下咬住,狗牙都穿透手心了。”

    石六能吓得脸色都变了,不由退了两步。章五季也是虎躯一颤,到底是大师,表现的还算镇定,继续拄着拐杖,闲庭信步地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此宅基地可是小友的?”章五季又问。

    “刚搬家,还凑合吧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阴盛阳衰!”

    这就有点真厉害了!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竖大拇指,“大师果然不凡,准了。正如所言,这里除了我跟黑子,剩下的就是七位姑娘。”

    章五季不由咳嗽了几下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他想表达的并不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路上打听到,牛小田是个孤儿,还以为他独自居住,大宅人稀,自然是阴盛阳衰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小子身边花团锦簇,艳福无边。

    一进屋,章五季师徒二人,又被牛宅的豪华给震撼到了,走路不由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来到豪华厅坐下,牛小田忙沏了两杯茶,又递过去一支好烟。

    章五季却摆摆手,让徒弟从包里拿出旱烟,卷上一支,吹嘘道:“我这烟,使用蜂蜜拌过,清肺润喉,即便好烟也不如它。”

    好吧!你随意。

    牛小田兀自点起烟,翘着二郎腿问道:“章大师,不知福宅何地?”

    “金源镇!”

    “不算远,前天我还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吉升观的吉元道长,乃是莫逆之交。”章五季又傲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么说,关系就更近了。道观准备新建两处殿宇,便是在下规划的风水。”牛小田得意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是俺*的活,被你给……”

    石六能的话,被章五季的一阵咳嗽打断,“休要多言,能者居之。”

    哦!

    牛小田懂了,两位不速之贸然造访,竟然是因为自己抢了他们的一笔财路。

    这就不奇怪,一来便说狗不好,房子阴盛阳衰。

    心态崩了!

    “那个,我就是去友情帮个忙,不知吉元道长,答应给你们多少酬劳?”牛小田也不生气,好奇地打听。

    “八百呢!”石六能嘴快。

    牛小田使劲憋着,一定憋住,不能说自己赚了八万,真怕对面的章大师知道,会犯了心脏病。

    “不知小友师从何人?”章五季吸着旱烟问道。

    文绉绉的,听着真别扭,牛小田随口道:“是一名山野道人,没什么名气。大师器宇轩昂,一定是名门正宗吧!”

    “祖师乃大术士管公明,后沿袭邵康节推算之法,参悟大小六壬,梅花易数,紫微斗数,三命通会,断易天机等诸家之长……”

    章五季打开了话匣子,滔滔不绝,听得牛小田头大如斗,百爪挠心。

    推销,这就是推销术。

    以上这些话,章五季不知道背诵了多少遍,准确到不会错一个字。

    不懂行的人,猛一听,很像大师,容易被忽悠住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背诵,却让牛小田实在无法忍,居然讲到了三国!章大师入错行了,应该去讲评书,肯定能赚更多。

    “却说玄德访孔明两次不遇,欲再往访之,关公曰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师,打住,您就别折磨我了。明说吧,到底有何图谋?”

    近墨者黑,牛小田觉得自己的文言文水平,短时间有了很大提升。

    “也罢,有道是,一山不容二虎,不如我与小友比试一番,败者自愿退出江湖。”

    章五季的老狐狸尾巴,终于露了出来!

    此行的目的,就是登门挑战,想用这种最直接最初级的方式,将牛小田挤出术士圈。

    有点意思!

    牛小田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大师,咋个比试法?”

    “三局两胜。”

    “下棋可不行,我是个臭棋篓子,可以推荐我们村的张棋圣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非也!”

    “石头剪刀布?这个,太没水准了吧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!”

    章五季摆摆大手,傲慢道:“你我之间较量,自然是术法比试,尽展平生所学。可分为三项,识人断相,风水堪舆,飞指推算!”

    “章大师,这说法太笼统了,具体点!”牛小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