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五季也不装了,也翘起二郎腿,开始讲解游戏规则。

    识人断相!

    就是相互给对方看相,不能隐瞒说谎,术士职业操守,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否则,天打五雷轰。

    风水堪舆!

    可以相互摆一个风水局,让对方推断吉凶祸福。

    飞指推算!

    各自在盒子里藏一个东西,然后算出来是什么,当场验证,以说准或者接近胜。

    天打五雷轰都用上了,牛小田有点不高兴,上门挑战还诅咒人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接招,倒是显得自己没本事,章五季肯定会到处宣扬败坏。

    “小友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章五季多此一问,接着他就说道:“如果不比试,等同认输。”

    “比!怎么不比呢?那就开始比试吧!”牛小田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你可给小六看相,再找一个人,我给他看相。”章五季捋着胡子,倒也显得很自信。

    看看表,十点半了,牛小田道:“稍等片刻,我的人马上就回来了。到时,大师可以随便选一个人看相就行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大门被推开了,头发上还沾着雪粒的春风等一行六人,嘻嘻哈哈从滑雪场返回。

    看到院子里停着外来车辆,女将们不禁担忧,立刻冲进了屋里。这才看见,牛老大正在陪着一老一少聊天。

    “老大,没事儿吧?”春风警惕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有朋自远方来,高兴着呢!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姿色不俗的一群姐姐!

    石六能看得呆了,总觉得要是第七个姐姐回来,这里就是盘丝洞了!

    再看看身边的老*,唉,石六能发自内心的羡慕,做术士当如小田哥啊。

    “章大师,你想给谁看相?”牛小田大拇指傲气的指向身后众美。

    “就,这位姑娘吧!”

    章五季选择的正是巴小玉,也是看她被挤在后排,感觉这姑娘地位低,比较好糊弄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去歇着吧。小玉洗洗脸,过来让大师给你看相,有啥就说啥,别隐瞒。”牛小田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遵命老大!”

    巴小玉答应一声,去洗脸了,其余人则去换衣休息,一边交流着滑雪的经验。

    很快,巴小玉就进来了,素描朝天依然可人。

    第一局比试,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章五季习惯地捋着胡子,眯着眼打量巴小玉,半晌开口问:“这位姑娘,可是一位孤儿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是福利院长大的。”巴小玉点头。

    准了!

    但是,推断的成分更大。

    有父母的家庭,谁会让孩子住在这里!

    “姑娘尚未婚配。”

    巴小玉点头,牛小田还是觉得,章五季不实在,只是*湖懂得看人。

    同理,有丈夫的,也不会同意媳妇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唉!家境贫寒无所依。”章五季叹口气。

    巴小玉挠挠头,忍不住问:“大叔,哦,不,大师,贫寒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身无分文,只能寄人篱下。”

    嘿嘿,瞎猜,到底猜错了吧!

    牛小田幸灾乐祸,本老大身边,岂有普通人?

    巴小玉不高兴了,直言道:“我留着这里,就是真心投奔老大,赚钱不愁。股市里也有二十几万,在丰江市有一套房产,位置不算好,百十平吧!”

    章五季瞠目结舌,巴小玉报上的财富,在农村绝对堪称有钱人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尴尬,不能用咳嗽掩饰,章五季一阵剧烈咳嗽,半晌又说道:“有钱无处花,有房不能住,也是无所依。姑娘可是体弱多病?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禁扶额,又是瞎猜,章五季听说巴小玉在福利院长大,就主观断定,她是因为身体不好被遗弃的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是个砍人不眨眼的女流氓,练过多年散打。

    “我体格很好啊,从不生病,一个打五个,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哪里像?

    章五季垂下眼睑,显然不信,不过是跟牛小田一伙的,故意这么说。

    还不信?

    巴小玉来了气,现场做了个后空翻,稳稳站立,脸不红气不喘。石六能到底年纪小,不懂看眼色,居然咧着嘴拍起了巴掌。

    “就到这吧。”牛小田抬手。

    巴小玉退下,章五季一脸难堪,让石六能坐直腰杆,“那就请牛大师给小徒看相吧!”

    聊了这么长时间,牛小田早就将二人的面相看透了。

    章五季就是个老滑头,咋一看不错,但细细一看,目中无神,田宅凹陷,却真是个贫困之相。

    不能将其称之为江湖骗子,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民间老神棍。

    石六能倒是个不错的少年,却有误入歧途之嫌。

    看相,牛小田张口就来,“小六啊,你家条件不错,宅子好几处,上有姐姐,下有弟弟,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毛病有一个,好听点叫天马行空,实际上就是胡思乱想,搞得自己像是能拯救世界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咋能看出来我喜欢瞎琢磨?”石六能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耳为采听官,软而薄,形状朝前,眉毛细长下垂,尾部张扬,鼻梁骨微陷等等,都代表这个意思。”牛小田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“能治好吗?”

    “治不好,也不用治,可以当作家、当艺术家,反而是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写作画画!”

    章五季的咳嗽声又来了,打断道:“小六是吕纯阳转世,今生必入玄门。否则,灾祸不断,难以活过十八岁。”

    老东西,开始惹人讨厌了!

    “章大师,转世纯属瞎掰。但转运却是真的,你最近两年的财运,都是小六给你带来的吧?”牛小田不气挑明。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,小六跟随老朽,已经小有成就,人送小神算。”章五季的胡子翘得老高。

    “他这个年纪,本该上学的,却被你给忽悠成不务正业的小跟班,误人子弟。”牛小田正义道。

    *刚才看相错误连篇,石六能对他的信任已经打了折扣。

    又听牛小田这么说,不由低下了头,开始检讨是不是跟错了人。

    这下,章五季真急了,拍了下茶几,大声道:“你真是小瞧了本大师,现在便开始飞指推算,小六,将盒子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石小六嗯了一声,从包里取出个折叠的纸盒子,展开成方方正正的形状,放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“牛大师,你尽可在这纸盒里,藏入一物,我若是推算不出,或者错了,从此归隐,再不踏入红尘半步!”

    章五季睁大眼睛,语气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挺唬人的!

    风水堪舆直接略过,大概老家伙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这个隔空猜物,不,飞指推算又是什么鬼?

    牛小田想见识下他的真本事,将空空的纸盒拿起来,看不出有什么玄机,点头道:“二位稍等,我放个东西就来。”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