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六能羡慕的眼神,不由透过窗户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顺着眼神,章五季不由也转头看了一眼,又是咳嗽声。

    他想提醒徒弟,别这么没出息,不就是豪车美女嘛,反正你也不会拥有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转头的刹那,白狐已经得逞了,顺利将纸盒里的东西给搬运走了,落在牛小田的手里。

    居然是折叠成四角的百元大钞,目测是两张。

    聪明反被聪明误,章五季大概认为,牛小田怎么也不会猜到,他会在纸盒里放钱,为此自鸣得意。

    “章大师,我那就可就要瞎猜了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请讲!”

    “要是猜中了,里面的东西归我咋样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章五季嘴角猛抽,那可是二百块钱,脸上的肉疼无法掩盖,讪笑道:“哪有猜谜要东西的,牛大师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即便我想要,也没有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笑,微微探身,观察了一会儿便说道:“大师与众不同,连藏个东西都另辟蹊径,今天日逢伏藏,时逢空亡,我认为,纸盒里,空无一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章五季斩钉截铁,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回肚子里,看似大度道:“牛大师可再猜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不猜了,我断定,就是个空纸盒。”

    “小六啊,那就打开瞧瞧。”

    章五季满脸得意,自认总算打平一局,朝着徒弟抬抬手。

    哦了一声,石六能打开了纸盒,顿时傻了眼,不可置信,又拿起来向下倒了几下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耶,我猜中了!”牛小田开心地举拳。

    章五季顿时慌了神,急忙也上前查看,没错,他亲手放入的二百大钞,插上翅膀飞了。

    把纸盒撕了,没有!

    又弯腰去茶几下看,也没有!

    章五季心疼的几乎落泪,看了眼神情中带着几分嘲讽的牛小田,忽然就懂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会搬运术,不是一般的术士!

    恐惧感油然而生,哪敢再比。

    章五季起身就往外走,边走边说:“牛大师,你赢了,以后老朽甘守小屋,不问世事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比啊!”

    “三局两胜,已经输了两局,不必再比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了饭再走嘛!”牛小田热情地张罗。

    “不便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的拐杖拿着啊!”

    拐杖不能扔,这也是表演道具。章五季连忙返回,在沙发边拿起了拐杖,带着徒弟快步走出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车上,章五季下意识地朝着后排车座下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整个人彻底傻了,纸盒倒了,里面空空如也,带来的黄鼠狼精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陷入狂乱和崩溃的章五季,不由扯着嗓子喊出了声,“黄大人!黄富贵!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章大师,你在喊谁啊,啥大人富贵的?”

    跟过来的牛小田,一头雾水的样子,转着头四处看,心里却觉得非常好笑。

    章五季居然称呼黄鼠狼精为黄大人,而黄鼠狼精也给自己取了个烂名,黄富贵!

    不如黄黄更好,简洁明快,朗朗上口。

    猛拍几下脑门,章五季坐进车里,连跟牛小田挥手道别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何时是惨败,简直损失惨重,没有了黄仙,今后如何行走江湖,只能靠着低保勉强糊口吧!

    牛小田跑过去打开大门,开车小能手石六能,倒车转弯一气呵成,便直接将车开了出去。

    目送小轿车渐渐消失在乡路尽处,牛小田微微摇头,继而悠闲地背着手回屋,等着吃午饭。

    赚了二百块钱,对如今腰粗的牛小田而言,就是蚂蚱肉,生活中的小惊喜。

    最大的收获,是得到了一只黄鼠狼精,如今小田哥的对头可不少,是该多培养些自身的队伍。

    安悦走进厅,说了一件喜讯。

    远景旅游集团来了消息,三天后,青云山滑雪基地正式启动。同时,兴旺村的农家乐,也可以开张营业了。

    “还需要搞个开张剪彩仪式吗?”牛小田打听道。

    “集团没说,那就是不想搞形式主义,倒是提出一点,希望村里能组织一个安保队伍,维持旅游高峰期的秩序。初步计划,十人左右吧!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“别惦记四美她们了,让刘会计找村里的老爷们儿,肯定抢破头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也没惦记,说到底,她们还是黄平野的人,除了你谁能支使得动?”安悦翻了个白眼,又说:“我的想法是,人好找,但不专业。必须给这些人,提供一些基础的培训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可以提供培训场地,等会儿,我告诉春风,培训工作就由她负责。”牛小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错!”

    安悦笑了,这才将手中报纸包裹的扁平长条状物品,递了过来,“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让我看看,是啥惊喜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拆开,却是一个标牌,上面七个字:不提供餐饮住宿。

    “悦悦有心了,多谢,多谢!”

    牛小田抱抱拳,立刻找来锤子和钉子,出门后,将标牌钉在了大门上方。

    标牌非常有必要!

    农家乐要开了,牛家大院是最气派的。如果没有标牌提醒,每天还不知道有多少游,会敲响这里的大门。

    黄鼠狼住在狗窝里,瞒不住的。

    索性,牛小田干脆将这个小东西先叫到屋里,跟大家见了面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黄鼠狼?”安悦惊讶问。

    “被黑子的威武雄壮吸引来的,主动投奔,也不好拒绝。”牛小田扯谎的水平不断提高,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黑子不咬它,也是醉了!”巴小玉扶额。

    “动物也需要个伴,不用特别喂它,就跟黑子一起吃吧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蛮可爱的啊。”

    春风倒是很喜欢这个小家伙,眼珠滴溜乱转,很精明。而且,毛发也格外干净,没有任何异味。

    “它的名字叫黄黄!”牛小田又介绍。

    “哈哈,谁起的名字这么……”夏花到底把“烂”字吞肚子里,大意了,当然是老大的杰作,连忙改口,“好听!”

    牛小田越发得意,“黄黄,给大家拜一拜,从此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黄黄明显不情愿,在地上甩着尾巴转了几圈,摄于牛小田*,到底屈服了。

    后腿支撑站起,黄黄朝着四周,不停拱着小爪子,小模样倒也娇憨可爱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