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一个位置不算好,又是新开张的滑雪场,不该这么火爆。

    跟团旅游的,只占三成!

    其余七成,居然都是自发来旅游滑雪的散。

    有的开车,有的打车,一来就预订农家乐住宿,先交七天费用,还有预交一个月的。

    安悦也觉得不对劲,晚饭后,皱着眉在厅里找到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“小田,散也太多了吧!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这说明,滑雪爱好者的群体很大,百姓们可以大把赚钱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幅不以为然的样子,而心中的猜测,却让他也有些不安,却不知道如何处理现在情况。

    自欺欺人的想法,滑雪场已经举国闻名,不到兴旺非好汉。

    观分析,这些人,可能都是看到了,龙虎追杀令!

    奔着牛小田这块价值七千多万的超级肥肉来的。

    总算有了个合适的借口,可以常驻兴旺村,近距离接近牛小田,方便伺机动手。

    一想到满村都是各式各样的职业杀手,狼牙森森,磨刀霍霍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初步统计,全村八成的农家乐都住进了人,散数量有三百多,而其中大部分都选择了长期吃住。这个现象,在其他旅游景点可不多见。”安悦冷静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都是不差钱的,再说农村没酒吧商场,总体消费不高,就让他们多领略下兴旺村的风光嘛。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第一天。我担心,接下来两天,会出现溢的情况,提供不了更多的住宿。”

    “跟桂漫云商议下,不行就限流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轻巧,天寒地冻的,游们不辞辛苦赶来,却吃了个闭门羹,非得闹起来不可。”安悦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不如这样,动员更多百姓,都加入到农家乐,不提供餐饮,住宿总该可以的。比如张棋圣家,住三个五没问题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服务质量降低,游们能同意吗?”

    哼,为了六十万,侯春能裹着睡袋住水井房。这些人,七千万就在嘴边,住猪圈都是喷喷香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服务标准不一,游不喜欢,就会选择其他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别说,今天就有人打听,希望住进你那栋房子的。”安悦撇嘴。

    “不行,闵奶奶在那里,绝对不可以住人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沉下脸,安悦噗嗤笑了,“早替你想好了,也在门上贴了块牌子,不提供餐饮住宿。”

    “悦悦,多谢了,你真是能做大事儿的人。”牛小田由衷夸赞。

    “能替牛老大分忧,是我的荣幸,呵呵!”

    安悦抿嘴一笑,回屋找睡衣泡澡,女孩子太多,晚点儿就抢不上第一拨了。

    看了会儿时装表演,牛小田回到房间,又服下一颗进阶丹,正准备炼化,手机响了,黄平野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“小田,野兽们都进村了,你那里太危险,不行就来市里住一段时间吧!”黄平野发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“野兽进村,这新闻吸引眼球啊,我还想着帮村里拉一波流量呢!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考虑不周,没想到事态发展的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难得黄平野也会检讨自身,又说:“我是认真的,危险可能会随时发生。小田,还是来市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太打扰了,大不了,我不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也很固执,如果感觉不好,立刻来市里,毕竟这里人多,他们想找你不容易。”黄平野没再勉强。

    “多谢黄先生,其实,我更担心,他们会对百姓们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不,他们没那么傻,这点忍耐力还是有的,目标是你,不会因小失大,多加小心吧!”黄平野给了牛小田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不攻击百姓,还会带来不菲的收入,牛小田的心理才稍感平衡些。

    跟黄平野通完电话,白狐现身而出,报告了一个重要情况。

    在它感知的百米范围内,大晚上出来遛弯的人数,明显超标了,少说也有二百人。

    这些陌生人,都装作若无其事,对小村评头论足,相遇时还会假装打招呼,但关注的目标,无一不是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来杀我的。”牛小田郁闷道。

    “切,这些凡夫俗子,岂能打得过老大一根牛毛?简直不知天高地厚!换做之前,我随便都能搞定一*。”白狐很是鄙夷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黄黄出去转转,多探查下情况!”

    “小事儿一桩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用在围墙上挖个鼠洞,方便它进出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用,它好歹也有五十年修为,爬墙自然不在话下,一般人也抓不到它。”

    药力开始生效,牛小田只觉得体内气息从丹田处不停涌动,向着全身开始蔓延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,进入到练功状态!

    端坐一夜,似乎转瞬而过,牛小田也体会到了修行无岁月之感。

    炼化进阶丹,通常食欲很差,这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早上,牛小田只喝了一杯牛奶,便来到院子里散步,还看到了挺温馨的一幕。

    奔跑一夜的黄黄,非常疲惫,正靠在黑子身上呼呼大睡,而黑子的前爪弯曲,做出了环抱的姿态。

    没打扰它们,牛小田来到大门边,微闭眼睛,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感知比以往更敏锐了,可以听得更远,先开过来一辆旅游大巴,跟着就是三辆小轿车,还有摩托声。

    当摩托车经过门前时,上面两人短暂的交谈,还是传入牛小田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肥牛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!”

    他娘的!

    好吧!价值七千多万,确实不能再肥了。

    杀手们都在观察分析,寻找机会,没人敢硬闯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这些人也清楚,能登上高级必杀令的人物,都不是好惹的。尤其是牛小田,还创下了价格新纪录,追杀难度一定更高。

    并不影响他们的贪婪之心,并为此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推开大门进来,正是巴小玉,她刚去了闵奶奶那里,给老人家点好了炉子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情况。”巴小玉脸色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进屋说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背着手进屋,来到厅坐下,巴小玉点起一支烟,稍稍放松下神经,这才说道:“我刚才在路上,遇到了张美静。”

    张美静?

    是巴小玉的闺蜜,上次也跟高大毛来执行任务的另一名女流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