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起这个女人,牛小田就不由想起了张憨子,色胆包天过后,这货也不知道逃亡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朋友再相见,是不是聊得非常嗨啊!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就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巴小玉使劲摆手,“这小娘们儿居然整容了,装作不认识,擦肩而过。但她的体型、走路姿态,以及脖子上方的那颗黑痣,我一眼就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她疏忽了,黑痣应该弄掉,整容的钱白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哪里都能整容,那个黑痣长得深,在大动脉上。”巴小玉解释。

    “照这么说,高义帮的废物们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!”巴小玉点头,又说:“老大,总觉得气氛不对,好像要出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感觉没错,这些散,多半都是奔着我来的,想要老子的命,七千多万啊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巴小玉惊得忽地站了起来,“老大,这也太危险了,赶紧跑路吧!”

    “本老大偏不走,看他们能奈我何!”

    牛小田哼了一声,吩咐道:“小玉,把大家都喊来,开个会!”

    巴小玉连忙去各房间喊人,片刻后,四美和野妹都赶来了厅坐下。

    牛老大主持下的应急处置会议,正式召开。

    轻咳几声,牛小田介绍了当前的状况,原本安静祥和的兴旺村,已经成为了可怕的野兽村,鱼龙混杂,危机四伏。

    各类假扮游的杀手们,纷纷潜入,他们的目标当然是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女将们不由都倒吸一口凉气,发自内心佩服牛老大,在这种状况下,依然表现得如此泰然自若,波澜不惊,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和巴小玉的反应一样,四美认为牛小田应该去城里躲避。

    “要出去躲,还开个屁会啊,多动动脑子看怎么收拾他们吧。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“俺们拼死也要保护老大。”春风高高举起手。

    “拼死保护老大!”

    夏花积极响应,振奋人心的声音,很快就连成一片,颇有气势。

    牛小田压压手,吸了一口烟,抱拳道:“感谢诸位,一起这么长时间了,你们都是我的家人,谁也不能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不打麻将了,轮流站岗。”春风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该吃吃,该玩玩,别把他们当回事儿,胆敢踏入这里,定让他们有来无回。”牛小田嘴角挂起轻蔑。

    “请老大部署。”春风拱手。

    “鉴于目前情况复杂,大家最好都不要随便出门,更不要单独出去。尤其是野妹和小玉,无人陪伴的情况下,就待在家里吧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野妹本就是来乡下避难的,还不知道是谁盯上了她,动了杀心。

    巴小玉则是高义帮的头号叛徒,如今,高义帮成员已经来了,更是危险重重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还要给闵奶奶烧火,收拾卫生呢!”巴小玉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放假,我另外安排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大!”

    “老大放心,我平时也不出门的。”野妹道。

    “悦悦每天上下班,不会有事吧?”春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,她是村主任,也不是攻击目标。”牛小田对此很放心,又叮嘱道:“这事儿,别跟悦悦说,省得她吓得睡不好。”

    睡不好,可以找老大,寻求温暖的怀抱!

    女将们心里嘀咕,却没说出来,直到今天,她们也搞不清楚,老大跟安悦之间,到底是啥关系。

    说他们关系远吧,以前天天一个屋睡,没一天分开过。

    说他们关系近吧,现在天天分俩屋睡,没一天在一块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大敌当前,也不能懈怠。

    每天练武要成为常态,尤其在射击方面,精益求精,要拿出气势来,让妖魔鬼怪们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散会!

    牛小田回到房间里躺下,白狐出来了,汇报了昨晚黄黄的探查情况。

    在农家院落里,发现了很多凶器。

    诸如刀子、弹弓、钢针、斧头、铁锤等。

    有的藏在车里,有的则藏在雪堆中,还有藏在柴火垛中,位置都极为隐蔽。

    无疑,这都是杀手们带来的,不想被租住的百姓们发现。

    有人半夜时分,借着茅房蹲坑的由头,悄悄翻过院墙,来牛家大院附近转一圈。

    也有人借口找人打牌看景,出门后就来到牛家大院附近,逗留很长时间,冻得瑟瑟发抖才回去。

    也难为这些杀手了,花钱来遭罪,活它妈该!

    “黄黄记住他们藏凶器的位置了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想要收缴这些凶器?”白狐问道。

    “必须要让他们知道,本老大知道他们来了,也有反制的措施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今晚我安排黄黄再去,但凡有凶器的地方,滴几滴尿,明天带着黑子,一准能找到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白飞,假丹成了吗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没那么容易,估计至少半年!”

    “这也够快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天赋异禀,千年难遇,这些都不在话下。”白狐吹嘘。

    “去*吧,我也休息下,积极备战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白狐立刻回了养仙楼,牛小田也闭上眼睛,调节体内气息,还有三颗进阶丹,都服用完毕,就可以暂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巴小玉不能随便出去,照顾闵奶奶的工作,就暂时拜托给勾彩凤。

    她二话没有,立刻答应下来,老婆婆的病好了,她也有了更多空余时间。

    勾彩凤还说,可以让婆婆常去闵奶奶家去玩,两个老人也可以聊聊家常,省得闷得慌。

    兴旺村旅游火爆持续中……

    当晚,农家乐入住率百分百,有人排不上号,急得四处打听留宿地点,甚至愿意出高价。

    牛小田听说,张棋圣家还真就住进了所谓的游。

    每晚每人五十,不管吃饭,一共住进了四个男人,好像彼此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老头应该很高兴,不但有钱赚,还有人陪着下棋,晚年生活可谓丰富多彩。

    “小田,都给你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安悦笑着将红袖标和证件交给牛小田,这是个新职务,安全督导员。

    当然是牛小田发主动申请的,安悦还非常高兴,这小子总算开始关心兴旺村的发展了,立刻操办。

    她哪里知道,牛小田要这个职务,当然有目的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