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作为督导员,师出有名,方便时常突击检查,登门收缴凶器!

    且不说为了自身,也是为了百姓们的安全,如今大家都在与狼为伴。

    抖开红袖标戴上,牛小田在屋里转了几圈,笑着夸赞道:“悦悦做事雷厉风行,实乃我辈楷模啊!”

    “虚头巴脑!说实话,我还真不放心马刚柱那些保安们,有你帮着检查隐患,安全的问题就不愁了。”安悦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殊不知,安全隐患正是牛小田带来的。

    “林叔家里的情况咋样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姜丽婉怎么会放弃赚钱的机会?住进去两个女人,据说都很年轻,自愿每晚给一百,还不管吃。”安悦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她有点冒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林叔又不在家,她才没那么傻呢。”安悦自然听不出牛小田话里的深意,“农村家庭,供一个大学生不容易,但愿林英别忘本吧!”

    安悦不想谈这个话题,转身走了,破天荒也去了春风的房内,跟大家搓起了麻将。

    春风是麻将场上的大赢家,安悦加入后,她就沦为千年老二了,打得急赤白脸却又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这边,黄黄又带来最新消息,这些散们,通常上午没动静,下午去滑雪。

    不难理解,晚上都盯着牛家大院,上午多半都在补觉中。

    上午,牛小田带上四美,开上中巴车,离开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车上还有黑子,白狐这个*保镖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安全督导员来了!

    其实,不用这个特殊职业标签,百姓们对于牛小田,也是笑脸相迎,格外的热情。

    现如今,女人去工厂上班,男人则在雪场打工,家里留下的多半是老人。

    突击行动,进屋就检查,连口水都不喝。

    带着黑子,看家狗都老老实实,连叫声都不敢发出。

    黑子熟悉黄黄的味道,鼻子嗅了嗅,抬起爪子一指某处,夏花冬月立刻去翻,找到凶器就用布一包,不动声色地扔进车里。

    正在睡觉的杀手们,对此格外警觉,忙不迭的从炕上爬起来。可

    惜,等他们穿好棉衣出来时,牛小田一行人,已经风风火火赶往了下一家。

    并非所有凶器都藏在院子里,还有在车上的。

    来到王木栓家里,黑子就用爪子,指向了门前停着的黑色轿车。

    一名年纪四十的壮汉,听到动静,从院子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身疙瘩肉,一看就是习武出身,却装成人畜无害的样子。看见牛小田,眼中尽是看到金山的贪婪之光,怎么也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敢动手,牛小田的身边,不光有四名女保镖,还有一只目光冰冷的大黑狗。

    “安全督导员?”壮汉侧身看了看红袖标,竖起大拇指:“兴旺村安保工作一流,尽职尽责啊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板起面孔,背手道:“请打开后备箱,配合村里的安全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车内都是我的私人物品。”壮汉赔笑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打开!”

    春风瞪起眼睛吼。

    壮汉眸色的狠厉一闪而过,不满嚷嚷,“凭什么啊,你们没这个权力。”

    突然,壮汉表情一呆,跟着就从裤兜里掏出车钥匙,绕到车后,打开了后备箱。

    春风立刻上前一通翻,找到了一把半米长的刀,开过刃的,非常锋利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春风一刀挥出,就落在壮汉的脖颈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带刀来,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“不用搭理他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示意将刀收起来,一行人上车就走。

    夹杂着雪粒的冷风一吹,壮汉打了个激灵,猛然醒转了,居然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。后备箱还开着,里面的长刀不翼而飞了!

    当然是白狐轻易入侵,控制了此人的行为。

    我是谁?

    刀在哪儿?

    壮汉原地呆愣了半晌,头皮都要挠破了,也想不明白,只觉得有些头晕,重新锁好车,又回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行动很迅速,牛小田带着手下,挨家挨户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中巴车上搜缴的各种凶器,好大一堆,寒光交错,令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张棋圣的家到了!

    牛小田直接推门而入,听到动静后,张棋圣快步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棋圣,发财了啊!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赚钱其次,有棋友才是一桩乐事。”

    张棋圣心情不错,并没提出跟牛小田下棋,由此可见,昨晚已经酣战了若干盘,估计还棋逢对手了。

    “例行检查!”牛小田指了指红袖标。

    “随意吧!”

    张棋圣也不管,只是提醒,“别吵醒了住宿的人。”

    把老头拉到一边抽烟聊天,牛小田打听,“棋圣,住家里这几人,都是干啥的?”

    “健身教练、体育教师、公司经理,还有一个,对,开养狗场的。”

    一听就是胡编的身份,明明就是某流氓组织成员。

    “人们住得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“没挑毛病,脾气也都挺好,就是晚上总出去溜达,说咱村的风光,少有的原生态,要多观察,多拍照留念。”

    听到屋里有人起来,张棋圣急忙进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,四美在黑子的配合下,已经找到了藏在雪堆里的凶器,迅速包起来拿走了。

    两柄精致的匕首,一把尖锤,还有把切肉刀。

    下一户,张贵家。

    门前已经立着牌子,张贵饭庄,还有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用进去了,应该没有凶器。我感应到了,里面有两名法师,一男一女。”白狐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心头一惊,“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*过邪功吧,具体不好说,反正身上都戴着符箓,戒备心很强的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法师也来凑热闹了,七千万可真香啊!

    不能随便暴露白狐,牛小田没让停车,这户不查了,继续向前开。

    今后黄黄晚上再出来,也要小心些,以免被法师抓走。

    最后一户,牛小田选择的是林大海家。

    此时,姜丽婉刚推开院门,正好要出去。

    家里住进游的缘故,她倒是打扮了一下,脸上略施脂粉,头发整齐地盘在脑后,带出一些风韵犹存。

    看到牛小田等人来了,姜丽婉有些意外,浅笑道:“小田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忙着收拾新家,婶子这是要去哪儿?”牛小田打听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