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容,是因为张憨子!

    上次被肆意*后,张美静的心理,就留下了比兴旺村还大的阴影面积。

    每次想起,比吃了一百只苍蝇还难受,无法面对自己。

    于是,张美静提出整容,还在帮派里借了一笔钱,一百多万。这次又来冒险,正是想要还上这笔借款。

    在牛小田看来,高义帮绝不是慈善机构,借钱给张美静让她整容,正是留着今天的这步棋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了关于老子的必杀令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必杀令?”张美静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不好好说话,信不信让你再整一次容?”春风干脆拔出了匕首,在张美静的面前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别,别!”

    张美静慌得连忙摆手,这模样,倒不像是在撒谎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了,他们只说,杀了牛小……不,是牛老大,给我一百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简直无语,追杀自己这头肥牛的过程中,居然还出现了转包商,估计还是层层转包,一群人瓜分利益。

    由此推测,第一批到来的,很可能是小喽啰。

    巴小玉也直摇头,给一百五十万,还完本金和利息就不剩下什么了,张美静还傻乎乎替他们卖命。

    “戒指谁给你的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毛,但肯定是三毛设计的,除了他,没有别人能做到。”张美静老实道。

    “里面是不是有剧毒?”春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张美静的声音,像是蚊子哼哼,春风怒不可遏,一脚踢在她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一声惨叫,张美静疼得差点*,连连祈求饶命。

    “张美静,怎么就派你一个人来?一枚戒指,就妄想杀了本人?”牛小田继续询问。

    “其实,他们也没指望我能得手,只是希望,能确定牛老大住在这里的哪个房间里。”张美静不敢有丝毫隐瞒。

    “哦,为啥想知道我住哪个屋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无意听到,高三毛跟高大毛讲,准备雇一名不要命的,直接开着推土机过来,撞塌围墙冲进来,继续撞,直到撞塌牛老大住的房间。”张美静颤声道。

    这一招好狠,想撞塌了墙,用砖头把老子砸死!

    幸亏张美静提醒,否则,还真可能忽略了这种最为直截了当的粗暴攻击方式。

    当然,有白狐在,阴谋不会得逞,但崭新的围墙能否保住,那可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也想真心归顺,鞍前马后,绝不背叛。”张美静看了眼生活滋润的巴小玉,也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牛小田坚定地摆摆手,刚才还想杀自己,现在就来投靠,这女人绝不可信。

    即便是巴小玉,如今身上也带着一种控制符,本老大绝不会给人以任何可乘之机,让生活充满担忧。

    “老大,把她剁碎喂狗吧!”春风商量道。

    张美静简直要吓尿了,惊恐地从沙发上滑落,跪地就磕头,哀求道:“牛老大,你就把我给放了吧!再也不敢了!小玉,小玉,念在我们一场交情,你倒是帮着说句话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巴小玉犹豫了,毕竟闺蜜一场,眼巴巴看着牛小田:“老大,我也可以替美静担保,她绝对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看在小玉的面子上,可以放了你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给了巴小玉一个人情,又提醒道:“但不可以继续留在兴旺村,还有,你要是重回高义帮,下次见面,必死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回帮里,逃跑,逃到天涯海角。”张美静欠下一*债,已经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临走前,说一下你同屋那位的情况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扔给她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谢,谢老大。”张美静颤抖着手接起来,巴小玉有些不忍,给她点上。

    猛吸几口,张美静这才谈起同住的那个女孩。昨晚倒是聊了些,她叫云亦然,二十八岁,很美的名字,来自于南方的海滨城市,单亲家庭,只有父亲。

    说是跟男朋友闹了些别扭,让彼此都冷静一下,才独自来到了兴旺村旅游。

    滑雪不会,还想让张美静教一教她。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来杀牛小田的,张美静无法确定。

    这女孩别看外表恬静,但身上骨肉均匀,个别位置还很发达,动作敏捷,很像是个练家子。

    没发现携带凶器,对人也表现得很友好。

    因为说话总带着些腼腆,姜丽婉还挺喜欢她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走吧!”牛小田不耐烦地抬抬手。

    张美静如蒙大赦,起身施礼,连连道谢,又朝着四周鞠躬,这才走出了厅,在四美的密切关注下,打开大门,很快就在村路上跑远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吩咐下去,将收缴的凶器,全部包起来,扔进储物间里。

    以后,储物间可以改名兵器库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枚有毒的戒指,也不能留着,万一不小心划破的皮肤,会造成难以挽回的严重后果。

    砸碎,扔进茅坑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放走张美静的做法,大家都表示理解,总不能将她直接弄死在这里,更不能留下。

    至于张美静逃离后的死活,牛小田就不管了,叮嘱白狐,晚上别懈怠,一旦发现推土机靠近,第一时间控制司机。

    关于老大的安全,白狐岂能不答应,以它覆盖百米的感知力,推墙推房的计划,是难以得逞的。

    收缴大部分凶器,吓走的杀手并不多,空余的住处,又被新来的填满。

    真尼玛的顽劣,今后要多预防菜刀了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,院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春风夏花过去开了门,外面站着的女孩,正是跟张美静同住的云亦然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啥?”春风掐腰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“找室友,张美静。”

    云亦然得回答直截了当,作势就要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那娘们儿不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夏花伸出胳膊,拦住了云亦然,另一只手,拳头已经握紧了。

    “我明明看见,她上了你们的车。”云亦然还指了指院里的中巴车,又说:“她昨晚借了我一千块钱,现在连手机都关了,分明想赖账。”

    “她走了,你耳朵聋了吗?”

    春风顿时火大了,指着云亦然的鼻尖道:“她不在这里,爱去哪儿找,就去哪儿找,别杵在这里碍事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云亦然突然擒住了春风的手腕,猛然一拉,力气相当大,春风便撞在夏花的身上,两人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趁这个空档,云亦然旋风似的,就冲进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