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没加入,武馆里有一个常,是勇武堂的成员,他悄悄给我介绍了这个活,只要来这里杀了你,就能有七百万入账。”云亦然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吗?”牛小田皱眉。

    “唉,当然知道,可是为了我爸,想的是豁出去了。哪怕我被抓了,也能让他继续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云亦然叹口气,又说:“而且,我听到的你,非常不堪,简直就是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咋个不堪?”

    “村霸混混,身负好几条人命,挖绝户坟,敲寡妇门,馋懒奸猾,坑崩拐骗,无恶不作。作风更差,身边一群苦命女人,都是*迫的,为奴为婢,还买通了村主任,横行乡里,没人敢招惹。”云亦然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大跌眼球,“*,妥妥的十恶不赦啊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以前安慰自己的理由,杀你是为民除害,上午看到你那一出,真有点信了。”云亦然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这么认为了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信,弟这是有本事。我看她们都是乐意待在这里的,哪有半点逼迫。”云亦然由衷夸赞,又皱眉道:“她们姿色还行,就是年龄都有点大,当弟妹都不太合适。”

    瞧,这就是有亲戚的坏处,瞎参谋事儿的来了!

    “嘿嘿,我才十八岁,不着急娶媳妇,慢慢挑,争取挑花眼。”

    云亦然被逗得一阵笑,说了句让牛小田颇为无语的话,选好了弟妹,让表姐给你把把关。

    安悦开着豪车回来了!

    四目相对,云亦然和安悦眼里都有问号,怎么又多了个漂亮女人?

    豪车出入,盛气凌人,门都不敲就进来。

    对面而坐,有说有笑,关系似乎很亲密。

    “咱村的村主任,安悦,这位是我表姐,云亦然。”牛小田相互介绍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好!”云亦然抬手打了声招呼,她当然知道是村主任,但她看表弟的眼神,有点不一样。

    安悦微微皱眉,“小田,你哪来的表姐?”

    “失散多年的亲表姐,不远万里从南方来看我,宛如冬日里的一股春风,沐浴全身,倍感温暖,老感动老开心了。”牛小田嘘呼道。

    这张嘴,哄死人不偿命,云亦然不得不佩服,同时也惭愧,她可不是来看望表弟的,而是想要害命谋财。

    安悦犀利的眼神扫过云亦然的脸,发现她心虚的回避,更加不信,冷脸问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,我母亲的亲外甥女。我还有个小舅呢,研究什么,甲骨文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古文化。”云亦然纠正。

    “对,古代的文化都研究,文化人!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到处被人叫老大,是不会随意认亲的,而且记得他母亲就姓云。

    安悦顿时头大了,好像沙发上坐着未来的大姑姐,很勉强地挤出一丝笑,问候道:“表姐好!年轻又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不年轻,都二十八了,你多大?”云亦然打听。

    换作旁人,安悦早翻脸了,哪有随便问女孩子年龄的,跟牛小田一样冒失。

    不情愿回答:“二十三。”

    “哦,五岁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比表姐小五岁,其实也是同龄人。”安悦难得也说讨好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你比小田大五岁。家里都有谁啊?”

    这就开始打听家事了,衡量是否般配,安悦很崩溃,又不好不回答,霸道就这么被碾压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默默退出,让两人聊去吧!

    等火锅大宴开始,两人来到餐厅坐下,牛小田看见,安悦的整张脸都是黑的,故意跟云亦然隔了两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欢迎表姐!”牛小田高高举起红酒。

    “欢迎表姐!”

    “欢迎表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举杯,一张张笑脸,宛如一家人。

    云亦然颇为感动,这是许久不曾感受的亲情,也豪爽地举杯,跟大家响亮相碰,仰脖一口干了。

    热闹的晚餐过后,牛小田带云亦然来到自己的房间,换上一幅认真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姐,住一晚就回去吧!兴旺村住满了杀手,不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交了一个星期的住宿费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愿意玩几天,我也不管,先别提咱们的关系,免得被杀手们盯上了。”牛小田当然是好意。

    “嗯,我懂,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雪,还没拍照呢!”云亦然答应。

    相互留了手机号,添加,云亦然就回姜丽婉那里了,她也发现,表弟根本就没有留宿的意思。

    虽然是亲属,但多年不交往,关系还浮在表面上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无波无澜,兴旺村旅游持续火爆,住处一铺难求,农家乐的价格不断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牛小田顺利服完了这批进阶丹,只觉精力和体力,又上了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也有异样!

    总能嗅到泥土的味道,外面可是覆盖厚厚的雪。

    “老大不必担心,过段时间就好了,刺猬本来就属土,你服用了它的内丹,自然会对土壤的气息,格外敏感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将来,我会不会也能土遁?”

    “凡事皆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白狐回答得很含糊,就差明说,这纯属异想天开,一点都不靠谱。

    “住在张贵家的那两个法师,没有异动吧?”

    “异动当然有,在附近转悠过,行动没有,机会不好找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任凭风起浪急,我自岿然不动,熬死这群*,让村民们都发财。”牛小田得意笑道。

    牛家大院的围墙,拦得住杀手们,却拦不住女鬼。

    夜里,千年女鬼张二娘,再度现身了!

    白狐立刻就感应到了,急忙叫醒刚刚睡着的牛小田。

    “老大,张二娘就在院子里,黄黄瑟瑟发抖中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老*,分明就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骂咧咧起身,穿好了衣服,转头之时,窗上一张惨白的鬼脸,好大的脑袋,正在狰狞地笑着。

    切,变化个丑样子来吓唬老子,这一套真幼稚!

    牛小田鄙夷地朝着张二娘招招手,进屋来聊聊,没想到的是,张二娘却倏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她去了哪里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白狐回答,既然它没感应到,说明张二娘已经到了百米之外。

    搞什么把戏?

    牛小田一时也想不明白,却不敢大意,揣好灭灵符和惑风球,拿着桃木剑,来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