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挨个打,太麻烦了!

    况且,张二娘就在不远处窥视着,随时都可能加入进来。

    该试试强大的惑风球了!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鼠仙的惑风球,用左手拇指和食指捏住,右手在后面不断挥掌。

    一道道掌风,经过惑风球,朝着前方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效果立竿见影!

    刹那间,前方一排奔跑的杀手们,瞬间便僵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的意识被厉鬼控制,但身体还是免不了被惑风球干扰,有的勉强保持着奔跑的姿势,有的干脆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掌风持续不断,后面的也未能幸免。

    十三名杀手,全部变成了木头人,一半都成了横在地上的倒木。

    哈哈,过瘾!爽!

    再来百十个都不怕!

    牛小田正玩得带劲,白狐气急败坏道:“我去,你那个表姐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添乱吗?”

    牛小田顿时头大了,云亦然被张二娘控制了,那真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云亦然速度惊人,直接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见地上躺着人,还以为是被牛小田放倒的,毫不犹豫,立刻投入战斗,拳打脚踢,几秒钟后,站着的杀手们,也全部倒地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云亦然才发觉似乎不对劲,这些人都没还手,由着被*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没事吧?”云亦然愣愣问。

    “表姐,你没事儿啊!”牛小田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张二娘出现了判断失误,她以为,云亦然此时气势汹汹赶来,也是来攻击牛小田的,还想着瞧个热闹。

    没想到,居然跟牛小田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一道红色的鬼影,瞬间扑向了云亦然。

    而牛小田的动作更快,眨眼冲到云亦然跟前,猛然一拉,就把她拽到身后。

    张二娘差点跟牛小田撞在一起,她突然抬手手掌,一道浓黑的阴气,便冲向了牛小田的胸前。

    护体灵符瞬间启动,将阴气荡漾开来!

    牛小田不敢半点迟疑,猛拉着云亦然,几步便跨到了门前。

    云亦然双脚离地,跟着就被推到了房内。

    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但就在刚才的一刹那,透骨的寒意袭遍全身,几乎丧失了移动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小田,发生了什么?”云亦然胆战心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出来!”

    牛小田交代一句,急忙关了门,再次来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此时,张二娘就飘在半空中,以俯瞰的姿态,打量着下方的牛小田。

    没人看见她,除非她想让人看见。

    惑风球的时效,十秒钟,倒地的杀手们,这才爬起来,还被厉鬼控制着,依然做出攻击的姿态。

    张二娘朝着下方做了个手势,像是在赶苍蝇,厉鬼们哪敢不听,立刻控制着杀手们,掉头跑出了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死到临头了。”张二娘冰冷的话语传来。

    “手下败将,也好意思在这里吹牛皮。”牛小田非常不屑。

    “哈哈,吹的就是你这头牛,看我不扒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张二娘发出了得意大笑,终于在言语上占据了一回上风。

    牛小田巨汗,被姓氏给连累了。

    “二妮啊,修行千年,你也不易,我劝你赶紧回你那个古墓里,没人打扰,或许还能精进。”牛小田苦口婆心劝说。

    “可以,先交出白飞和养仙楼。”张二娘比兽仙还贪,一下子提出俩条件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白飞将来要嫁给我。养仙楼嘛,是我送给它的订婚礼物。”牛小田信口胡诌。

    “她骗你的,贼狐狸,用这种把戏,至少骗了一百个以上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张二娘很是鄙夷,但她的鬼话,牛小田也不信。话说,通过多日的相处,白狐说话随意,但作风还是很保守的狐狸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,你管不着吧!”牛小田仰着脸。

    “不跟你废话,牛小田,刚才试过了,跟预料的一样,你胸前的那道破符,挡不住我纯阴之气的全力攻击。”张二娘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这一点,牛小田也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护体灵符刚才遭受阴气攻击,也只是将气息荡开,张二娘本身并未受损,说明对她的克制作用不大。

    “说这些没个屁用,你还不是近不了身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故意将胸脯一挺,又取出桃木剑冲着空中比划着,激将道:“再不滚蛋,还把你刺成筛子。”

    “哇!我好怕啊哈哈哈!”

    张二娘在空中飘成了抖动的虚影,女人嘛,无论是人是鬼,都具有戏精的潜质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敢有一丝大意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果然,张二娘猛然冲下来,双掌聚合前推,一股浓稠的阴气便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桃木剑,完全是摆设,挡不住一丝阴气。

    护体灵符立刻散发光芒,阻挡阴气,但阴气过于猛烈,渐渐被压制了。

    灭灵符,对张二娘有杀伤力!

    但她很狡猾,距离牛小田至少五米远,还飘在半空,符箓的法力难以到达,也会被她及时躲开。

    迎着前方涌动的压力,牛小田果断取出定魂符,朝着张二娘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打不着的。”

    张二娘大笑着升空,十分嚣张,不忘继续释放阴气。

    定魂符燃烧起来,灰色的火苗,眨眼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一股莫名的气息,扩展开来,空中的张二娘一动不动,阴气释放也停止了。

    “快啊!灭灵符!灭灵符!”白狐焦急万分。

    张二娘被定魂符影响了,但时间一定很短,她马上就能挣脱。

    脚下用力,牛小田努力跳上高空,将一道灭灵符朝着张二娘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定魂符的控制功效,对于千年女鬼而言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效果只有三秒,比预想时间长。

    但这也足够了,灭灵符瞬间燃烧,刚刚摆脱控制的张二娘,又被灭灵符给包裹了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使诈!”

    张二娘不甘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臭娘们儿,魂飞魄散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又抛出了第二道灭灵符,随着张二娘的渐渐下落,桃木剑狂暴地也刺了上去。

    千年女鬼张二娘,又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了,还是同样的套路,同样的有效。

    很快,张二娘又被刺成了筛子,千疮百孔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灭灵符形成了白气包裹,眨眼散开,张二娘也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藏在门后的白狐,却突然冲了出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