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出门,牛小田便察觉不对,心头不由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雾气中,隐隐透着血腥气!

    这是血符,极为*的一种符箓,而使用血符者,则是更为*的存在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血符使用血液绘制而成。

    不是什么血液都行,必须选择异常生物。

    诸如下蛋的公鸡、三条腿的癞*、双头的小绵羊、八条尾巴的怪鱼一类。

    当然,最优先选择的是兽仙,血液中自带法力,绘制的血符,攻击力也更强大。

    由此看来,不让白狐和黄黄出去冒险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绘制血符时,必须掺入法师自身的血液,建立感应,而法师本身,也在使用符箓的过程中,发展成一名嗜血者。

    同样的道理,不是任何人的血液他们都爱,必须要有些修为。

    因此,牛小田认为,这两个*法师结伴而来,就是为了方便相互吸食对方的血液。

    真尼玛的*,想想身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血符,为正道人士所不齿,《灵文道法》中标注,谨慎使用,以防反噬。

    但是,血符的威力决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就像是迎面泼来的一盆脏水,不但会污染自身,也会污染法宝符箓。

    “老大,遇到*了,快回来!”

    白狐的虚影一出门,便立刻缩了回去,还现出了原形,不停抖着毛发,着实被恶心得够呛。

    回到房门内,牛小田也觉得不太舒服,口鼻间,似乎还能嗅到血腥气。

    “法师使用的是血符,不好对付啊!”牛小田两道英眉锁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太恶心了,死*!”白狐不停做出吐口水的动作,建议道:“老大,可以使用那个小木头人。”

    “啥木头人?”牛小田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通了九窍的,能吸收血气的。”白狐着急的挥舞着小爪子,关键时候老大脑子可不能糊涂啊。

    想起来了!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大乐,连忙回到房间里,取来那个小木人,直接扔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雾气在法师的控制下,开始朝着这边缓缓移动过来。

    目的是想渗透到屋内,对牛小田造成严重影响,最好是骨软筋酥,全无还手之力,然后变成案板上的肉,切块剁泥全由他们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速速关闭窗户!!!”牛小田在无敌群发消息。

    门前的雾气,越来越浓郁。

    黑子和黄黄也受到影响,不由摇着尾巴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也是家里的一份子,牛小田连忙打开门,将它们都放进屋里,随后又关好。

    大院已经全线失守,不知道多少杀手,在雾气的掩盖下,潜了进来。

    可恶的法师,不出所料,他们才是麻烦的制造者。

    今夜杀手聚集而来,虎视眈眈,他们总算找到了良机,想要浑水摸鱼,拔得头筹,赢取那七千万的奖金。

    做尼玛的春秋大梦!

    九窍小木人,确有吸收血气的作用。

    打开门缝嗅了一下,门前的雾气已经没有血腥味,至于吸收了多大面积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这也足够了!

    不会沾染符箓就可以。

    牛小田面色凝重的取出一道狂风符,直接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狂风符瞬间燃尽,狂风骤起,盘旋着朝着前方冲去。

    浓雾眨眼间就被吹散,大院里变得清清朗朗。

    超过二十条黑影,就站在院子里,也包括那两名法师。

    不用牛小田吩咐,女将们立刻打开窗户,朝着黑影展开射击,凌厉的背刺,夹带着风声,划破夜晚的宁静,朝着前方扑去。

    有人被射中,伴随着惨叫传来。

    暴露的杀手们,知道行动失败,立刻不顾一切,朝着围墙奔过去。

    更多的绳索抛下来,他们扯着绳索,匆忙溃逃,一个个狼狈不堪,滑稽又可笑。

    两名法师不如杀手们身手灵敏,他们干脆躲在推土机的后面。

    抓了这两个妖孽!

    牛小田拉开门,直接奔了出去,黑子狂吠着跟上。

    见老大有行动,女将们也纷纷从窗户里跳了出来,依然不停朝着那些溃败的杀手们射击。

    这两名法师的修为,不算很强大。

    点燃符箓,还需要打火机,就在那名男法师抖着手,又取出一张红色符箓,准备点燃之时。

    牛小田已经到了跟前,抢先一步抛出了一张幻刀符。

    符箓瞬间燃烧殆尽,继而化作一柄虚幻尖刀,直扑男法师的胸膛,快如闪电一般。

    啪嗒,打火机落在地上!

    男法师慌乱之中,口中吐出了一颗珠子,硬生生对上了飞来的幻刀。

    珠子瞬间破裂,化作了一团血雾,溶解了幻刀。

    血雾也笼罩了男法师全身,血量很充沛,以至于他整个人看起来,像是被血泼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女法师惊恐出声,慌张张也出手了。

    先是取出一方手帕,使劲晃了几下。

    一堵血色高墙,瞬间出现,挡在了两人前方。

    符箓法宝不能用了,但是,牛小田手中还有不是法宝的利器,破体锥!

    早就盯住了这名女法师,破体锥立刻抛出。

    惨叫传来,破体锥扎在女法师的手腕上,生生穿透,只留下一个锥柄。

    手帕掉落在地上,血色高墙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女将们也看到了血色高墙,惊得眼球都要瞪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跟牛老大混久了,见识很多,倒也不惧,立刻拿着弓弩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四周全是弓弩瞄准,两名法师逃生无门,不敢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捆了,带回去!”牛小田冷声吩咐。

    春风夏花立刻上前,使用束带,先将男法师的双手反绑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春风不忘将锥子拔下来,还给老大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又是一阵剧痛哀嚎,女法师痛不欲生,几乎昏厥。

    墙边,还有负伤的杀手,失去了逃跑的能力。

    牛小田安排秋雪冬月打开大门,口中怒喝一声滚蛋,杀手们急忙抱拳感谢,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浑身是血的男法师,衣服居然干净了,血雾被他的皮肤吸收了。

    女法师情况较重,伤口流着血,滴滴答答。

    怕污染了房内的地毯,春风还是扯下她脖子上的围巾,简单包扎一下。

    地上还遗落着那一方手帕,无疑,是一件邪门的法宝!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