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用两根手指夹起来,更是觉得腥气扑鼻,仿佛是半凝固的污血浸泡成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被熏得打了个喷嚏,白狐的声音传入脑海,“老大,这玩意你不能用的,好几种兽血的混合物,还有毒。”

    能形成一面幻影墙,倒也稀罕。

    可惜了!

    牛小田放弃了贪财的念头,还是点起一支烟,然后用打火机将手帕点燃,将其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雾气散尽,杀手们行动失败,纷纷撤离。

    那些受伤的杀手们,更是连夜离开兴旺村,另寻地方去治疗身上的贯穿伤。

    兴旺村给他们留下的旅游纪念,就是,无法磨平的伤疤!

    两名法师就扔在厅里,他们就这点本事,连逃跑的能耐都没有。

    牛小田嗤之以鼻,就这还想杀老子?

    不知死活!

    灯光下,这才看清了两人的容貌。

    男法师年近四十的样子,眼睛不大,眉毛浓长,通天鼻,四方口,长得还算不错,但相学上,眉压眼,运气平平,看身上的半旧羽绒服,也不像有钱人。

    而且,此人眉心晦暗,眼周赤色明显,像是命不久矣。

    女法师身材微胖,倒也白白净净,看起来还不到三十。

    长相嘛,普通人一枚,显著特征,唇边有一个黑痣,倒是吃喝不愁。

    “报上名来!”

    牛小田叼着烟,摆出大爷的姿态,用脚尖指着地上的二人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说话,用沉默表示不服气,或者等对方先怂。

    结果可想而知,早就手痒的春风,上去就是一顿大耳刮子,直打的两人嘴角都流出血沫子。

    “老大问你们话呢,再不说,先打死三次。”春风恶狠狠威胁。

    “我叫颜施,来自顺吉市虎头滩镇。”男法师终于开口了,还报出了地址。

    这就对了,敬酒不吃吃罚酒,挨揍也活该。

    见男法师交代,女法师也连忙自报家门,“我叫高土娣,也是虎头滩的。”

    有点意思,两人名字,谐音正是严师出高徒,倒也是绝配。

    巴小玉立刻从手机上查了下,将结果递给牛小田看,距离还挺远,虎头滩是东部沿海的一个小镇,盛产皮皮虾。

    皮皮虾,跟我走,去找一个男朋友!

    跑偏了,牛小田连忙清除脑海中的歌谣,继续问道:“你们两位,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*。”

    这回,高土娣抢先回答,唯恐让人误会身边这男的,跟自己有什么暧昧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徒弟!”颜施侧侧头,微微叹气。

    “师徒一个炕睡,还这么久,真不要脸。老实说,是不是狗男女?”牛小田边训斥边骂。

    高土娣的脸涨红了,“不是啊,*对我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还不是为了方便。”颜施也辩解。

    两人的关系不是重点,牛小田才不管,弹了弹烟灰,继续冷声质问:“颜施,谁派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狡辩没用,从闯进牛家大院的那一刻起,两人的目标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看着四周目光灼灼,摩拳擦掌的女保镖们,颜施不敢隐瞒,说道:“受虎头帮委托,前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杀我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给你们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!”

    牛小田简直无语。

    “这笔钱,也是我俩分的!”颜施以为价格太高惊到牛小田,连忙补充。

    由此推断,外面的那些杀手们,多半被层层转包,不知道牛小田的真实价格。

    否则,一定会表现得更为疯狂。

    这些所谓帮派的老大们,早料到牛小田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,先派出的都是些虾兵蟹将,小杂碎们打探情况。

    不指望他们能完成任务,只是投石问路。

    如果碰巧偷袭成功,付出的金钱也非常少,反而坐在家里赚大头。

    “颜施,有了这笔钱,你想怎么花?”牛小田好奇地打听。

    颜施一怔,这个问题,有点接地气,露出一脸苦笑:“娶镇长的女儿,她等了我十几年,可她家里死活不同意,彩礼要六百万,实在拿不出。”

    六百万?

    难道是花容月貌,国色天香,浑身的零件都是镶金边的吗?

    看颜施的年龄,这女人年纪也不小了。

    嗯,不是钱的问题!

    女方家长对颜施深恶痛绝,非要设定这个高价,希望他赶紧死了这份心,别再纠缠个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会法术,直接把未来老丈人弄死不就解决了,何苦这么老远跑来杀我。”牛小田嘲讽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,那是作恶。”颜施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*,你杀我就不是作恶了?什么混账逻辑!”

    牛小田真想上前狠踢颜施几脚,又怕脏了鞋,转头问道:“小玉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巴小玉没回答,问高土娣,“镇长家是不是很有钱啊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全镇最有钱的,几十套房子呢!还有两个大型水产养殖场。”高土娣神色里充满了艳羡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也有儿子啊?”

    “有啊,两个。”颜施哼了声。

    巴小玉耸耸肩,答案已经有了,颜施还想图谋女方家产,被经验丰富的镇长看透了,高低不能将女儿嫁给他。

    颜施此人,无疑是个做事执着的*。

    “虎头帮又是哪路子流氓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老大赵虎,就是虎头滩出去的,在顺吉市开创的帮派,势力很大,他跟我是发小,关系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颜施想表达的意思,再清楚不过,自己是有后台的。

    如果今晚遭难,来日虎头帮一定会来复仇,到时候,可能会血洗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切!

    牛小田非常不屑,接下来的一番话,顿时让颜施面如死灰,彻底放弃了幻想。

    “你大概不知道,老子的命,明码标价,价值七千七百万。虎头帮只给你一千万,就骗你来送死,狗屁的发小,他们打心眼里,就没瞧得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不可能,赵虎不是那样的人。”颜施冒汗了,他更不信牛小田的命会值那么多钱!

    “把必杀令给他看看。”牛小田带着炫耀的口气。

    春风拿出手机,立刻找到了龙虎必杀令,让颜施瞪大狗眼,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哼,老子被骗了,赵虎,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颜施大吼,眼珠子都红了,这不是给多少钱的问题,隐瞒*,就是一种鄙视和侮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