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别激动,冷静,冷静!”牛小田笑着压压手。

    “牛,牛老大,你放了我,等我回去,一定收拾虎头帮。”颜施提出了交换条件。

    “这要看本老大的心情。现在说重点,你这一身邪功,从哪里学来的?”牛小田对此更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说出来你也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难保本老大就信了呢。”

    颜施这才讲述了一段离奇的经历。

    确实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话说十年前的某月某天,大海退潮,他拎着筐子,来海边捡海贝,打算去换点酒,借酒浇愁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灰西装的绝色美女走来,微笑着挥手,嗨,你好!

    颜施的眼睛顿时就亮了,连忙呲牙笑,你好,你好!

    美女并不卖关子,直截了当,看这位先生,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骨骼迥异于常人,堪当大任,血符门正在招兵买马,可否愿意加入?

    血符门是个鬼?

    颜施一头雾水,但美女的笑容好像有一种魔力,只能机械般的点头。

    于是,美女取出一片古老的竹简,交给了颜施,让他回去用放大镜看,用心学习,终有大成。

    当然,加入血符门有条件,每三个月,月圆之时,必须到南山土地庙上香,并且割破手腕,将上面的水碗注满血。

    要发誓,违约会被追杀,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交代完,美女就随着海风,在面前消失了。

    好像是做了一场梦,但手中的竹简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几乎吓尿了的颜施,回到家里,瑟瑟发抖了好一阵子,还是忍不住好奇,拿起放大镜,仔细观看竹简。

    没错,上面有一部书,就叫《血符经》。

    语言很晦涩,符文更看不懂,内容更是*,画符用血,做法用血,*也用血。

    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

    研究了两年,颜施还是将这本书,了解了七七八八。为了采集这些怪胎生物的血,附近的地方都走遍了,倒也弄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通过*邪功,绘制符箓,颜施懂得了一些法术,驱鬼驱邪,做法消灾等各种忽悠,也赚了一些钱。

    但距离六百万礼金,相差很远,佳人仍痴心等待,都快要人老珠黄了。

    血符的*之处,就在于施法者,还需要补充人血。

    于是,颜施开展了收徒之旅,其目的当然是有人能提供鲜血,喝久了,还有点上瘾。

    高土娣是他第八个徒弟,早先的七个,都因为熬不住放血之苦,趁他不备,不知逃往何处。

    “所以,现在身边只剩下小高了。”颜施说道。

    高土娣带着哭腔:“*,我也快熬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别熬了。回去后,你就找个人嫁了吧,反正也修不成。”颜施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也得能回去才算。”

    高土娣嘟囔一句,打量着四周,尤其是面沉似水的牛小田,心里充满了悲观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颜施,你这本事也不咋样,准备怎么杀我啊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张符箓,能化作一柄血镖,可以穿透心脏,还没来及点燃,反倒是毁了我保命的血珠。”颜施坦白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,怎么一直憋着不用?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出门,没机会啊!最好,从后面偷袭。”颜施摇头。

    “血符经里告诉你,可以乱杀人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杀一人,折寿一年。”

    颜施解释,又说:“其实,献血的日子快到了,我也是急着要回去,所以才冒险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放了你们,但必须搜身,除了手机,其余的都要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多,多谢!”颜施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个眼神过去,女将们立刻开始搜身,很快就在两人身上,搜出了几十张符箓,还有小木剑一类的物品。

    还在颜施羽绒服的内兜里,搜到了那片竹简,正是《血符经》。

    将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,都装进塑料袋里,牛小田大手一挥吩咐放人。

    反正颜施也活不长了,就让他自己去死吧!

    而高土娣伤了手腕,也只能老老实实做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割开束带,女将们把二人推推搡搡撵出大门,回来洗漱休息。

    白狐感知清楚,这一对师徒,已经连夜离开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今晚的战利品,对牛小田而言,都没啥用。

    他才不会去使用血符,看着就很恶心。

    唯一的用途,就是可以将上面的血气,饲养白狐手下的三个鬼丫鬟,让她们变得更为强大。

    “白飞,咋就冒出个血符门?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扯淡的。”白狐立刻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颜施敢忽悠本老大?”

    牛小田生气了,差点就吩咐女将们做个牛虎必杀令,将颜施再给追回来灭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吧,我是说,那个血符门是扯淡的,就没这么个门派。他在海边见到的美女,多半是妖怪,否则,也不会让他总去献血。”白狐解释。

    “此妖很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,颜施那时就是个凡人,傻不愣登,随便制造个幻象,都能把他给骗了。哼,神仙谁会让人放血啊!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!”

    牛小田点点头,还是不解,“这个血符经,总该是真实的吧!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吧,不知道从哪儿传下来的。但那个妖怪的意图,再明显不过,就是忽悠颜施去修行邪功,然后吸收他的血气。这货太贪了,也太傻了,换做别人,才不会上当。”白狐有理有据地分析。

    “他确实快死了!”

    “总放血,早就外强中干,取死之道,他的体质,根本就不适合修行这种*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拿过那个竹简,取出量人镜,上面的字迹,顿时清晰的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很完整的一部书,记录了若干个血符的制作方法,还有,如何练就血珀之身,可以不朽,永存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很*,也很*!

    一旦陷入其中,无异于已经身在万丈深渊的旁边徘徊。

    牛小田观察到一处,正是关于害人折寿的部分。

    杀一人,折寿一,跟着的那个字,很模糊,只剩下了一撇一横。

    好半天,牛小田终于看出了那个字,不是年,而是旬!

    不由暗骂一句,颜施这个*,死有余辜啊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