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的一旬,指的是十年。

    害人一命,折损寿元十年,是对施法者企图谋财害命的一种强制性限制。

    难怪颜施快要死了!

    寿元耗尽!

    他以为是一年,对杀人蛮不太在乎,这货身上肯定背负着几条命案,这其中或许就有他的徒弟。

    自作孽不可活。

    回去再捐一次血,颜施就等着踏上黄泉之路吧!

    《血符经》要留着慢慢研究,一些特殊的符箓,倒也有参考性。

    看了一阵子,牛小田困意袭来,扔了竹简,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在梦中,居然站在海边,看到了传说中的大海,海鸥飞翔,碧波万顷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三辆大货车和一辆铲车,来到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路边的积雪被一车车运走,街道上再次变得清清朗朗,比下雪前还干净。

    牛家大院四周的雪堆,第一时间被清空,不必再担心晚上有人跳进来找事了。

    法师跑了,杀手们也撤退一批。

    想起昨晚的海边梦境,牛小田动了心思,想要出门去旅游散心。

    不,是去给亲舅舅治病!

    牛小田找到阿生的,发消息问道:“生哥,能查到外地的人员情况吗?”

    片刻后,阿生回复,“全国都联网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了,帮忙查一下,源州市的云亦然。”

    阿生回了个ok的手势,也不问什么情况,这点做得非常好。

    小心驶得万年船!

    牛小田很相信自己的看相能力,但毕竟是多年不见的表姐,还有巨额赏金的*,要去往一个陌生城市,不能不多一些戒备。

    等消息时,牛小田找到月生草的溶液,又利用之前存储的材料,绘制了九张小小的符箓。

    这些符箓,能够保证魂魄归位,曾经应用在范雨晴身上,对舅舅也有用。

    《秘术拾遗》上面,有一种法术,称之为千里追魂!

    可以将逃亡很远的魂魄强行召唤回来,然后,灭杀,不留任何复仇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邪术,但牛小田决定,在舅舅身上试一下,但愿他的魂魄没有跑到连影子都抓不到。

    当然,魂魄一旦归来,就要强行让其回归体内。

    法术用到的关键材料,正是那个通了九窍的小木人,用于暂时寄居魂魄。

    牛小田从养仙楼里,取出小木人,上面的血气,早就被三个鬼丫鬟给吸收干净。

    静下心来,按照书上的要求,牛小田在小木人上面,绘制了复杂的符箓,累得眼睛都酸了,不得不用清水洗一下。

    阿生回复了,调查的情况很详细。

    云亦然,二十八岁,出生于源州市下属的海岩镇,兴国武馆教练,无违纪,曾经获得过源州市散打比赛的季军。

    重点是无违纪,说明表姐并没有加入勇武堂组织。

    还有云亦然的亲属情况,早年失去母亲,父亲云夏雨,档案是源州市古文化研究所,患病,植物人状态。

    姑姑云夏蝉,失踪人口,一直没有申请宣告死亡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内容,牛小田这才放心下来,旅游,不,是治病,可以成行了。

    晚饭后。

    牛小田得意洋洋地将安悦叫到厅里,翘着腿问道:“悦悦,本人决定出去旅游,看看别处的风景,你要不要跟着啊?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安悦眼中闪现出光芒,娇嗔着捶了牛小田一拳,哼声道:“每次都带着别人,终于想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不是工作忙吗,不好打扰。”牛小田止不住的笑意,“要去的地方是南边的源州市,据说,离大海不太远,看潮起潮落,品百态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源州?感觉最近有谁提起过?”安悦思索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表姐住的城市,舅舅卧病在床,就这么两个亲人,捎带去看看他们。”

    事儿妈,云亦然!

    安悦头皮一阵发紧,心里就打了退堂鼓,支吾道:“小田,你是甩手掌柜,我一手托三家,工作或许不允许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出去,可是要坐飞机的!那玩意快,有急事当天就能打来回!”牛小田忍不住提醒。

    看到牛小田少见多怪的表情,安悦没忍住,噗嗤一下笑了,“坐飞机有什么稀奇的,来这之前,我每年都要坐十几次。”

    无语了,别人习以为常的出行方式,堂堂牛老大居然没尝试过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发了条消息。

    姑娘们立刻来到厅,围坐成一圈,等待着老大做出具体安排。

    “本老大决定出一趟远门,得带个人坐飞机去,跟我去长长见识。”牛小田一脸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去哪里长见识啊!”春风连忙问。

    “听这意思,要出远门了呢!”

    “南方吗,这个季节最舒服了!”

    “老大说要长见识,又不是旅游!”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牛小田的自尊心,又碎了一地,他的意思,坐飞机就是长见识,这些家伙直接给略过了,看来都坐过。

    瞥见野妹手在动,牛小田不由眼睛亮了,心理也平衡些,关切问道:“野妹,你是不是没坐过飞机啊?”

    “以前常参加活动,不记得坐过多少次,几家航空公司都是高级会员。”野妹挠了挠碎发,讪笑说:“老大要是带着我,我可以省机票钱,积分就能兑国内往返的。”

    “白嫖啊!”巴小玉撇嘴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积分累积的。”野妹强调。

    还是个空中飞人,原来没见过世面的那个人是自己。

    野妹不能带,在这里最安全,况且她不会武功,出行也是累赘。

    “老大,俺可以跟你去。”春风举手,继而笑道:“黄先生还曾经想让俺考飞机驾照,我觉得没用,现在不这么想了,老大早晚得有自己的私人飞机。”

    “跟着老大在哪儿都长见识!”夏花附和。

    一伙人嘁嘁喳喳,全都没说到点子上,安悦使劲憋笑,同时对牛小田深表同情。

    倒是这个可怜的娃,一直困在小村里,是该到更为广阔的天地里,多长长见识了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牛小田还是从打击中站了起来,宣布道:“这次出行,就小玉跟着吧,其余人保护好咱们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啊?谢谢老大!谢谢老大!”

    巴小玉激动得够呛,自从流落到兴旺村,她走得最远的地方,就是安平县城,早就憋坏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放心,你尽管去浪,家里有俺们,管保连一只鸟都飞不进来。”春风拍着胸脯。

    “小田,一定要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安悦的心,却莫名揪了起来,家里没有牛小田,这还是家吗?

    大家散去,只留下巴小玉,两人开始商议这次的出行计划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