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,

    不耻下问,是一种美德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巴小玉打听,坐飞机需要注意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问不知道,这里面还有很多弯弯绕。

    商务舱和经济舱不同,别看同一架飞机同时起飞,但价钱差着倍数,提前订票还可能有折扣,提前两个小时候机,换登机牌等等。

    飞机安检很严格,很多东西不能带上去,尤其是打火机。

    这么麻烦,还不如坐个绿皮火车,牛小田皱眉问道:“符箓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事,属于特殊用途的纸张。”

    “小木头人呢?”

    “也行!儿童玩具。”

    “药丸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巴小玉抓抓头发,难到她了,“有包装的正常药片没事儿,药丸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这玩意行不行?”

    牛小田从衣服中,抽出个系着绳的小玻璃瓶,里面装着的正是白狐的内丹。

    为防范白狐弄回去,这东西不能离身的。

    “空瓶可以,但里面的东西,总要交代出用途,甚至成分。”巴小玉看到了白色的小珠子,也不知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还得想个法子,蒙混过关,决不能给白狐任何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订票的任务,就交给了巴小玉,牛小田给她转了一笔钱,反复叮嘱了好几遍,一定选择经济舱。

    一家人,牛小田压根也没想让表姐报销,能省则省。

    很快,巴小玉就在手机上订好了后天的机票,丰江直飞源州,有午餐。

    两人花了五千多,让牛小田着实肉疼了一把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牛小田叫出了白狐,吩咐道:“白飞,后天本老大要出远门,看家护院的活,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要去多远?”白狐敏感地问。

    “南方,很远的地方,坐飞机都得三个多小时呢!”

    “去几天?”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,总要看够了风景。”

    看白狐眼珠嘀哩咕噜转,牛小田正色警告:“收起你的花花肠子,老老实实呆在家里,听到没?”

    “老大!”白狐拱着小爪子,带着撒娇口吻提出申请:“你带着狐狐吧!好处多多,关键时候还能帮你把风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带宠物,要特别托运的。”牛小田卖弄刚学来的知识。

    啥?

    宠物?

    白狐的眼珠差点没弹出来,殷勤给牛小田*,谄媚道:“老大,我是狐仙,可以*跟着坐飞机,什么监控也查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明白它的私心,没有内丹的狐仙,其实很危险。如果遭遇张二娘、灰太壮一类的狠角色,逃生都很困难。

    “外面还有很多杀手呢!”牛小田不想答应。

    “贴个公告,就说你出行了,才没人关注这里的其他人。他们的目标只是你,别人的命又不值钱。”

    没错,牛小田走了,牛家大院反而更安全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带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大!嘿嘿,给一颗补气丹呗,路上消耗很大的。”

    长时间*,确实消耗白狐的法力,牛小田取出补气丹,给了它一颗,自己也服下一颗,保持体力确实很重要。

    旅游团成员又增加一名,狐仙白飞,还不用买机票。

    又经过一天准备,次日一早,春风、秋雪开上中巴车,离开牛家大院,送老大和巴小玉前往丰江机场。

    随后,夏花按照吩咐,就在院门上贴了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白纸黑字,离老远都能看见。

    上面只有一行字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已外出旅游,时间三天到一个月,请勿打扰!”

    消息很快传遍了兴旺村,百姓们不以为然,牛小田如今有钱有闲,出门旅游散心,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杀手们却陷入了纠结中,咬牙切齿把牛小田骂了一万遍都不止。

    走,还是不走?

    牛小田或者三天就回来了,也可能一个月,耗在这个小村里,每天都在花钱。

    可如今,目标却没了!

    最终,杀手们还是决定等,继续假扮游,占着农家乐的铺位。

    这是牛小田深思熟虑后决定的,不能因为自己离开,就让农家乐失去源。

    哈哈,让这群傻缺们留在这里等吧!

    带着旅游的美好向往,牛小田坐在中巴车上,中午时分,顺利来到了丰江机场。

    叮嘱巴小玉保护好老大,春风两人便开着中巴车急匆匆返回,继续担负起保护牛家大院的重任。

    偌大的停车场,居然没一个空位。

    机场有很多入口,让人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牛小田装着若无其事,老游的姿态,跟在巴小玉的后面,通过初步安检后,从一个入口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很多人排队,也有拖着行李箱往返的,脚步匆匆。

    大喇叭里,不停播放着航班信息,醒目的滚动屏上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带着巴小玉就对了,否则,牛小田肯定要四处打听,怪没面子的。

    检验身份证,领取登机牌,巴小玉还特意给牛小田选了个靠窗的位置,可以看到外面的碧空白云。

    白狐的隐身很强大!

    没人发现,牛小田的肩头上,正蹲着一只小狐狸。

    “老大,好多美女帅哥哦。”白狐夸张道。

    “长见识了吧!”牛小田一脸傲气。

    “嘿嘿,跟着老大混,生命丰富多彩,就是声音很吵,味道也太杂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收起感知,做一只安静的狐狸。”

    “越是这种地方,就越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白狐并没有放松警惕,突然惊呼,“老大,有个人,身上没有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牛小田也吃了一惊,白狐感受不到气味,绝非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他是个超级帅哥,帅掉渣的那种,正在排队上飞机……”白狐仔细感受,继而又颤声道:“不好,他发现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白狐消失了,眨眼便离开机场,去了几十里以外。

    能吓跑狐仙,绝对是妖孽,好在此人就要登机了,没有机会碰面。

    牛小田就在大厅里,找到一个位置坐下,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巴小玉闲聊。

    巴小玉也不问,老大为何不急着过安检候机,反正时间也足够用。

    足足等了半个小时,白狐才返回,确定那班飞机已经飞走了,这才惊魂未定道:“哎呦我去,吓死本狐仙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飞,你觉得那人是干什么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