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狐的回答,让牛小田心中骇然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个灵仙,他也是大意了,忘记伪造人类的气息。否则,我这渣渣的水平,是不可能发现他的。”白狐依然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灵仙,真正凝聚人形的兽仙,与真人无异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牛小田和白狐还就此深入探讨一番,得出结论,最容易发现灵仙的方法是影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,牛小田第一次坐飞机,就碰到了传说中的灵仙。

    而这名灵仙也没想到,会有一只小狐仙,光天化日之下来到机场,想要搭飞机去远游。

    白狐可是服用了不少化气丹,还*过*的特殊心法,依然被轻易发现,灵仙当真是可怕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的妖气,会不会也被他发现了?”牛小田不免担忧。

    “不会,距离太远了。”白狐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他会不会没上飞机?”

    “没在这里,应该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怕,他们躲在暗处,不好提防啊。”牛小田发愁。

    “也容易辨别,我感知到了他的样子,超酷的帅哥,人群中最闪亮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搞那么好看干什么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不是人?

    牛小田嗤之以鼻,此时的灵仙,应该在空中看景,也没啥可担心的。

    让巴小玉等着,起身去了机场的厕所。

    先撒了泡尿,牛小田取出个很薄很小的塑料膜,将白狐内丹和通脉草药丸,仔细包好,塞进牙缝里。

    出来后,牛小田也不说话,冲巴小玉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两人直奔安检口,果然异常严格,兜里掏得干干净净,脖子上挂着的小玻璃瓶,也被工作人员打开瓶塞倒了几下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,云亦然是怎么将葫芦锥带过来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到底还是蒙混过关了,进入候机大厅后,立刻又去了厕所。

    从嘴里抠出塑料膜,将内丹重新装进小瓶里,药丸则随手揣进了兜里。

    这些举动,白狐都一清二楚,让它一颗心哇哇凉,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相处这么久,这小子的戒备心,从未消除过。

    大厅内,依然是人声嘈杂,大喇叭响个不停。放松下来的牛小田,在候机区附近溜溜达达,各种看热闹,还去窗前眺望外面等候的一架架飞机。

    终于,要登机了!

    牛小田怀着兴奋的心情,开始排队,盼望着翱翔于蓝天的那一刻赶快到来。

    这时,手机响了起来,显示的号码正是黄平野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你怎么跑出来了,四美提前都没告诉我。”黄平野带着些埋怨。

    “不怪她们,我叮嘱过不能泄露消息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,继而笑道:“这不是想去探亲嘛,我失散多年的亲舅舅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危险了,我都知道了你的航班信息,那些人也一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们敢在飞机上动手?”牛小田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不敢,但你下了飞机后,千万要小心,你的出行信息,只怕此时已经被分享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头很大,之前只想到层层转包,却忘了还有信息分享这一说。

    信息还可能被卖钱了,价格不会太低,老子就是个摇钱树啊!

    “多谢黄先生,没关系,我能保护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时,别坐飞机了,提前给我打电话,我来安排。”黄平野叮嘱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进入机舱,牛小田的欣喜感就弱了,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啊。

    分明就是个一个空中的大车!

    不,座位狭窄,还不如车舒服。

    敢情网上那些飞行晒照,都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临窗坐下来,身边是巴小玉,靠过道的地方,坐着一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,一看就是经常坐飞机的,上来就戴着眼罩睡觉。

    牛小田挪动两下*,嘟囔道:“真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下次坐头等舱,比这宽敞多了。”巴小玉建议。

    多个伸腿的地儿而已,加个百八也就认了,动辄价格翻番,违背牛小田吝啬的作风,仍不忘吹嘘,“嘿嘿,出门在外,不能太挑拣。等本老大有钱了,买一架专机,在上面纵情欢乐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你一定行!到时候,我也考飞机驾照去!”

    巴小玉乐得拍巴掌,对此很有信心,半年多时间,牛老大搬了两次家,越搬越好,发展速度可以用坐火箭来形容。

    买架专机算什么!

    过道的眼罩男侧了侧头,不用看都知道,身边这俩村里来的,一个敢吹,一个敢信。

    颠簸中,飞机驶过长长的跑道,起飞了。

    耳鸣等不适感,对牛小田的体质来讲,根本不存在,此刻,他的眼睛正贴在车窗上,看着外面无尽的风光。

    越来越高,越来越快!

    人群渐渐化作小黑点,消失不见了!

    高大楼房也化作小小的火柴盒,跟广茂的大地以及山川河流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最美的还是空中的白云,层层叠叠,绵延到天际,形成一条朦胧的亮线,像是北极冰原的风光。

    也不白花钱,这是从未见过的景色无边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用衣服挡着点监控,让我现身也看看风景。”白狐的声音传到脑海里,此刻,它正蹲在小小的餐台上。

    看在都没坐过飞机的份上,就让这个乡村狐仙,也长长见识。

    牛小田脱了尼克服外套,装着趴在餐台上,挡住周围的视线。

    白狐现身而出,小脑袋也贴在窗上朝外看。

    “*!*!太好看了,感觉好爽,我一定要成神仙,生活在云彩上。”白狐兴奋地一连串爆粗。

    “喂,嚷嚷个屁,你就不会自己飞到空中?”牛小田被吵得很烦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别开玩笑,飞这么高,不等着被雷劈吗?”

    “瞎扯淡,晴天哪有雷。”

    “有啊,高处有暗雷的,防不胜防。否则,以灵仙的本事,还用得着坐飞机出行吗?”

    有道理!

    是天雷束缚了兽仙群体的发展,这一点,就不如人类逍遥快活了。

    午餐时间,赏心悦目的美女空姐们,推着餐车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小帅哥空乘在一旁帮忙,却被牛小田的眼神,自动忽略了。

    白狐重新化成虚影,蹲在前方的靠背上,一名年纪看起来稍长的空姐,微笑看着牛小田,甜甜问道:“先生,您需要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