遍体清凉的牛小田,这才拿出手机,发消息给云亦然。

    “姐,我到源州了,惊喜不?”

    “真的?!”云亦然很快回复,跟一个惊讶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当然,机场刚出来,过会儿就进市区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还拍了张车窗外的景象,一并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,姐太开心了!耶耶!”

    云亦然发来一连串狂喜流泪的动态图,然后又发来一个地址。

    “弟,安全起见,不接你了,直接去家里,我一会儿就赶回去。”云亦然道。

    表姐考虑得很周到,牛小田对此并无意见,谁让自己是行走的七千万呢!

    手机滴滴响个不停,司机大哥不由通过车内的后视镜,侧头向后看了一眼,正好就跟牛小田的眼神对上了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镜子中,司机大哥的眉心处,一团黑黝黝的气息,是刚出现的。

    很快,就要出车祸。

    牛小田蹙着眉头,简直烦透了!

    随机打车,司机不可能是杀手,而突如其来的车祸也未必是巧合,一定是有人盯上了这辆车。

    连累一名开出租养家糊口的司机,不应该!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停车吧。”牛小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出来就要下车!”

    司机大哥很是不满,这样一来,就要少赚钱了。

    “拉脸给谁看哪?我们爱哪儿下就哪儿下!”

    巴小玉瞪起眼睛,一看就是硬茬,倒是唬住了司机,但只是减了减速。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坚持道:“停车吧,按原来的地点,该多少钱,一分不少你的。回头,你再去拉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正规出租,跑表,不能骗人的。收高了你再去告我,以后还怎么开啊?”

    司机大哥嘟嘟囔囔,到底还是在路边停下车。

    倒也厚道,只收了二十块钱,掉头从另一侧,又朝着机场驶去。

    巴小玉这才问道:“老大,有危险吗?这男人看起来挺老实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防,小玉,打起精神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抱着衣服,就站在路边,满头大汗的拦截过往车辆。

    好几辆出租都没停,上面的人不同意拼车。

    牛小田灵机一动,从兜里掏出几张红票票,高高举起,挥动着拦车,格外吸引眼球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辆崭新的蓝色奔驰,骤停。

    车窗落下,露出一张女孩的脸,戴着黑墨镜,烈焰红唇,脑后一条短马尾,青春又充满朝气。

    “喂,搭车吗?”女孩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!多少钱?”牛小田凑近问。

    “不多收,就你手上的这些钱吧。”

    巴小玉抹了把脸上的汗,不乐意了,小脸立刻拉了下来。女孩儿也注意到了她,拍了拍方向盘,炫耀道:“我这可是私家车,价值百万呢!平时租给关系很近的朋友,一天至少也得一千。”

    切!显摆个屁。

    老子也有一辆红奔奔,也价值百万,平时都懒得开。

    话说,这丫头还真贪财,牛小田拿着的可是五张红票票,够打十几辆出租了。

    非常怀念春风开着中巴车接送的时光,牛小田肉疼地把钱塞了进去,跟巴小玉上了这辆蓝奔奔。

    清凉的空调风,再次袭遍了全身,就一个字,爽!

    女孩发动蓝奔奔,随口问道:“二位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先去服装商场,热蔫了,必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边开车,又回头扫了两眼,大笑道:“哈哈,北方来的吧?寒风萧萧,雪花飘飘,天地一片苍茫,缩在家里热炕头上,哪儿都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你说得那么惨,我们也经常出来溜达,滚雪球,打雪仗,滑雪滑冰,牵狗撵兔,乐子多着呢!”牛小田纠正女孩的偏见。

    “能穿短裙吗?”女孩儿挑衅一问。

    “不能,但冰棍不断。”

    女孩又是一阵大笑,性格蛮开朗的,又问:“我听说,有个叫做兴盛村的地方,滑雪场火爆,一直想去体验呢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兴盛村?

    没听说过,但滑雪场火爆的,只有兴旺村。

    肯定记错了名字。

    “小姐姐,那是兴旺村,本人就是从那疙瘩来的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艾玛,这东北话,够味啊!真的人很多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,人山人海,摩肩接踵,路上的雪都给踩没了,老母鸡都快被吃光了。”牛小田夸张道。

    巴小玉竖起大拇指,老大知道的成语还不少呢!

    女孩儿来了兴致,笑问:“哈哈,这么有意思啊。哪天我去玩,能给安排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!”牛小田把胸脯拍得山响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是谁啊?提你管用吗?”

    “咱,兴旺村第一帅,头号女婿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太逗了,就这么说定了啊,改天去找你!不跟你闹着玩啊!”女孩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一路上,聊天很火热,笑声飘洒一路。

    巴小玉不得不佩服,老大就是有女人缘,自带情圣光环。倒是开始为安悦担忧了,这种男人不好掌握啊!

    源州只是个四线城市,规模自然不能跟丰江相比。

    街道整洁有序,楼房色彩艳丽,路边穿旗袍的女人很多,露着雪白的藕臂,打着花花绿绿的遮阳伞,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
    女孩将蓝奔奔停在一家服装商场下方,想了想,又递给牛小田四百,“只收一百好了,算是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都给了,哪能要回去!”

    牛小田捏住钱,连两下推搡都没完成,就颇为为难的揣到自己兜里。

    你看,你看!

    两人相互加了,女孩名字叫做丰娆,她又被牛小田这个乡土味浓郁扑鼻的霸气名字,逗得捧腹不已。

    挥手告别,牛小田和巴小玉快步进入服装商场,买了简单的夏装,皮鞋也换成了凉鞋,顿感一身轻松。

    从商场出来,打车前往云亦然家。

    是个很老的小区,墙体都掉渣的那种,几大通信公司的线路*在外,都打结成了马蜂窝。

    到处贴着的租房广告,显示这里居住的大都是过。

    云亦然也是过之一,为了生病的父亲,尽量减少一切生活开销。

    “总算到了,老大,我先去找个空屋子,缓解下旅途疲惫。”白狐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去吧!别走太远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答应,白狐一路隐身,法力消耗不小,是该找个没人的地方,现出原形,进行一番简单的休整。

    两人看清楼牌,找到了云亦然的家,位于四楼东侧,老式的木门,只有一室一厅。

    云亦然已经等在家里,看到牛小田,激动的上来就是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“弟,姐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咱可是一诺千金,更何况是自家的事儿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有你真好!”云亦然笑容绽放,又招呼道:“小玉,快请坐啊。”

    云亦然张罗着,从小冰箱里拿出两瓶冰饮递过来,又把空调的温度调低,三人这才坐在老式陈旧的布艺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小田,来之前,怎么不提前说一声,我给你订机票。”云亦然埋怨。

    牛小田点起一支烟,微微摇头,“别提了,千防万防,还是一路凶险,差点就挂了!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云亦然很吃惊,她也清楚,如今表弟的“身价”,行走的小金人都没他值钱。

    :..>..